October 3, 2017

  “嗯?怎么回事?不是意外吗?”东方彧昏昏沉沉的,也没太用心去听赵伯说的话。
  “少爷你休息吧,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我先出去了。”
  赵伯走出房间,为东方彧带上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夜已深,东方豪宅里的众人已经酣然入睡。而东方华宏的子公司——唯雅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虽然没有亮半盏灯,但电脑显示器的光线,仍旧可以映照出坐在办公桌前的一个正拿着电话筒哆嗦的男人。这个男人肥头大耳,油光满面,肚子上的膘能榨出至少十公斤油来。而这个男人却一脸惊恐,对电话那头的人非但唯命是从,还要极力奉承。
  “先……先生,我真的尽力了。今天是上头直接...

September 18, 2017

  “哦?什么时候?”
  “下个月底,二十八号。打算在我们家开的宏会所办个聚会,我爸爸六十岁生日,妈妈想给他办得体面些。你们能来吗?”
  “这……我没听我爸妈提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打算。”
  “我们还没正式发帖,明天会发出去,我就是想先问问你。因为我和我妈想请你为我爸爸弹一曲他喜欢的音乐,当作礼物给他个惊喜。”
  原来是这样,但伊馨总觉得这后面还有别的理由。不过想来这样重要的日子,想必也会有很多媒体参加。只是自己这样常常出面为东方家演奏,是不是会引起不必要的新闻炒作呢?
  无论如何,人家都亲自来问了,总不能推托吧。况且上次东方夫人还送自己那...

September 17, 2017

  伊馨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爸爸妈妈已经去了公司,妹妹伊柔也在上学,整个大宅子里只有叶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客厅,一脸的火气蓄势待发。
  “去哪儿啦?”一看到伊馨开门进屋,叶翔胜放下手上的报纸,目光凌厉地质问。
  “朋友生病,我过去看看,帮个手。”看外公那样,伊馨也只能选择欺瞒。
  叶翔胜并不怎么信她,但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说她什么。
  “我昨天跟遐迩聊过了,他说想和你一起在亚洲发展。”
  “真的吗?”伊馨为这突如其来的喜讯忘记了外公还在考虑把自己带走,“他怎么说的?”
  见她如此高兴,叶翔胜也稍稍安心一些。
  “他说等他现在在创作的一个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