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17

  那天他如往常一样在书房学习,但因为眼睛太过疲劳,平时只是站在阳台休息的他选择去花园里散步,也就凑巧让他听到了两个女佣之间这么一段对话。
  “听说没有,孙少爷这次的比赛又拿了第一啊。”
  “听说了,真是厉害,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真不愧是老爷的孙子,老爷一定很高兴吧?”
  “哎谁知道啊。大家都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少爷出了意外,谁会想到老爷还会接他回来?当年他妈妈抱着他上门讨说法的时候老爷不是和少爷一起把她赶出门了。”
  “是啊,你看老爷到现在还没让他改姓程呢,心里怕是很不乐意吧,还不时因为少爷和少奶奶就生了一个女儿。老爷子也真够绝情的,儿子...

June 11, 2017

  那个身为他“爷爷”的老人已经在车子里坐好了,那是一部看起来很贵,闪亮闪亮的黑色轿车,城羽从来没坐过这样的车子。更准确点说,他除了公交车,就只坐过带他来福利院的警车。车子旁边站了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戴着墨镜,看到城羽来了,就打开车门,请城羽上车。
  车门一开就看见他爷爷,依然严肃,看着前方,完全不关心城羽的出现。
  “孙少爷请上车。”老刘在身后催促,城羽只能坐进车里。待他上车后老刘和黑衣男人分别坐在了副驾驶和驾驶座,黑衣男人在老刘的指示下发动车子往马路上驶去。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城羽心里些微有些忐忑。看着周围的风景慢慢变得陌生,直到车子出了市...

June 11, 2017

  城羽抬起小脸,他不明白为什么阿狼要这么说,福利院一点也不好啊。
  似乎是知道城羽在想什么,阿狼又说:“我知道在那里不一定过得好,但是城羽你要明白,你现在还小,没办法一个人活的。等你到我这个年纪了再出来,听懂没?你现在没地方去,不管那里的人有多不好你都要忍。”
  城羽愣愣点头,感觉明白了什么,又不是太明白。但他现在是真的没地方去,如果回福利院的话至少不用害怕晚上一个人。
  “放心,以后你偷跑出来的时候还可以来找我们玩,不会没事做的。”说着阿狼轻轻拍了拍城羽的脸颊。
  吃饱之后阿狼说要送城羽回去,就和那群朋友分开了。走在夜间的马路上,一大一小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