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花火下的初识

 

爱这个字是那么的简单,我不懂为什么一定要将它复杂化。如果爱你的空间是整个太平洋,那我愿化为海水,填满每一个有你的角落;如果那空间变作你指间的一丝缝隙,那我将是那光,穿过那缝隙落在你身上。但我的这些比喻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华丽字句吧。因为你的不在乎,让我在好不容易飞上天后,又发现了自己的不自量力而重重地摔回地面。可能真的是我太过天真,总是为我们的感情写下自以为幸福的剧本,那些只有在小说和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动人情节是那么的遥远而不真实。只有在跌倒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不停追逐的,永远是你的背影,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这个是我和他的故事,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会在今天叙述这段感情,因为我终于决定放下,放下这大半年来的所有快乐以及不快乐。2005年7月8日凌晨,我最后一次给他留言,也为我的付出划上句点。我给他留下了我最后的祝福,我对他说:生日快乐。

花火是一样非常吸引人的东西,即便是在游戏中,它也一样的漂亮。开始,就是在那花火下。

 

一道闪光,在我们头顶画下浪漫的光圈,化作无尽花火,随后星星点点地落下。


我常这么告诉自己,如果相识是在这花火飞舞的瞬间,那这已为我们的感情谱下了精彩的序章。可惜我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花火总是在爆发出最绚丽的那一刻消失的。

那时因为还没开学,我把从上海带回美国的天翼客户端装了起来,以此来消磨开学前的那一个月。第一次接触网游,我可以说是傻乎乎的只知道练级,那个时候连外挂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好奇为什么那些人都可以打这么远这么快。所以,一开始的TW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线上的单机游戏,唯一不同的是我可以在游戏中看到我上海的好朋友。

2004年10月16日
那天,我在库尔的杂货店刷了好感,因为不懂用挂,刷得我手指发软,不过很有成就感的,我买到了想要的爆竹。开开心心的带了百来个,和朋友相约在那自由放烟花,不为庆祝什么,就是开心。三种颜色的花火不停在我们头顶闪烁,那温和的光透着迷人的色彩,常能吸引路人滞留。但没多久,他们两个都要下了,毕竟有着时差,无法时时刻刻陪着我。说了88后,我独自一个人徘徊在自由市场,望着多出来的20来个爆竹,突发奇想的跑去阿德放烟花。
我坐在那里,点着物品栏里的道具,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光圈散开在我头顶。这时,他从医院里走了出来,刚染了200的颜色,同样的,为了我这奇怪的举动停在了我的身边,没说什么,贴着我坐下了。随后他也放起了烟花,我们就在那浪漫花火的映照下,深刻的记住了彼此。
在我放完最后一个的时候,我打了一串点,他也回了我一串,随后说:“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笑笑,回答:“因为这里浪漫呀~”
他笑了,继续问我:“玩这个游戏多久了?多少级?”
“一个月了哦,60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是那种势利的人,回答得有些勉强。
意外的是他不但没表现出鄙视的态度,反而说:“那也不短了哦,交个朋友吧?”
“嗯啊。”挺开心的,我结交了TW第一个朋友。
往后的日子里,他常常如影随形地陪着我,帮我解决任务上的需要以及困难,带着我还有白菜他们打BOSS,一起在混洞打怪怪,然后坐在那里猜拳。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我不是呆子,我知道他有心追我。我不想违背心愿的说,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他了。我把网络爱情看得很死,从来不相信在虚拟的互联网上会有那所谓的爱情。同样的,我也没有拒绝他的追求。收费前的一个多星期,那天早上我起得特别早,他还没有睡,于是我们就用外挂聊天。
“快收费了哦,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玩。”我闷闷地说。
“玩吧,可以让你朋友给你带点卡啊!”
“可是,没打算想花钱玩这个游戏。”我犹豫着。
他沉默了半饷,说:“3.0我们结婚吧?”
虽然是意料中的进展,可我却不禁心跳加速,更有些许不知所措。
“这…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玩。”我没有拒绝,却也维有我的矜持。
他回答说:“没关系,到时候看吧,反正3.0以后也不是马上就收费的。”
我低低的嗯了下,有了想充值的冲动。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