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你这个薄情寡义惟利是图的女人!他对你用情如此之深你却出卖他!去刑场啊!你敢吗!去亲眼看看他是如何被处死的!”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满面泪痕,头上佩戴的白花是为了祭奠一个将死之人。
  面对她的女人不为所动,整了整红色嫁衣的裙摆,看着白衣女子的眼神冷漠且绝情。
  白衣女子冷笑了一声,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卫梓馨,我杜晓巧诅咒你,恶有恶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不得好死!你欠他的,永远都还不清!”伴随着一阵凄凉的笑声,白衣女子纵身跳下城墙,系在身上的银铃发出刺耳的声响,最后消失在城墙下,路人惊恐的叫声中。
  红衣女子垂下眼睑,慢慢步到城墙边,低头看着下面躺在血泊中的女人,她的白衣被染红,刺目得让人不忍直视。
  “夫人,主人让奴婢请夫人去塔楼。”身着青衣的女仆欠身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这个今天即将成为城主夫人的冷艳女子,更不敢上前去瞧城墙下的死尸。
  卫梓馨转身看这个刚跑来的女仆,点点头:“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会儿过去。”待报信的女仆走远后卫梓馨才对一直陪同她的贴身婢女说:“婉灵,这里你让人清理一下,我不想这事情闹得满城风雨。”
  “是的,夫人。”被喊作婉灵的婢女脸上有着世故,对刚刚那触目惊心的一幕没有丝毫动摇。
  卫梓馨说完便往一旁的阶梯走去,连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下了城墙后便直接坐上纱帐软轿。
  “去塔楼。”婉灵吩咐抬轿的人。
  四个健壮的男人抬起轿中的人往远处的塔楼走去,婉灵跟随在侧。塔楼下被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人群的焦点都集中在塔楼下的一块空地上。空地中央跪着一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男人,双手被反绑,站在他周围的是一群将士,个个手拿弓箭,每一根箭都指向了中间那个男人。
  卫梓馨的轿子一靠近,人群自然而然让出一条道来,只要是城里的人都知道,轿子里坐的人从今天开始,就是他们的城主夫人了。
  轿子从刑场边抬过,隔着纱帐,卫梓馨能感受到那个跪着的男人始终盯着自己,视线随着轿子的移动而移动,可她却视而不见。四个壮汉把轿子停放在塔楼的楼梯口,婉灵扶夫人下轿。
  “我自己上去,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卫梓馨交待后便转身上楼。
  塔楼上站着一个身形高瘦的男人,白净的脸,五官端正,却透着邪气。看到卫梓馨上来了,笑脸相迎:“夫人来了。来来,这边看得清楚。”说着便搀她到了塔楼的看台边。
  “左辰南,今日是本城主同梓馨的大喜之日,虽然你是看不到我们拜堂了,不过喜酒还是得让你喝一杯。”说着高瘦的男人一挥袖,“来人,赐酒!”
  楼下一个仆人端着一杯酒到左辰南面前,一旁的侍卫向前,拿起杯子,捏开囚犯的嘴,硬是把酒给灌了进去。左辰南被烈酒呛得一阵咳嗽,但不卑不亢,不发一言,只是抬头看向了楼台上的卫梓馨。
  “好了,喜酒也喝了,我想你应该也能安心上路了。”高瘦的男人说完又看向身旁的卫梓馨,“夫人,就由你来亲自下令赐死吧?”男人脸上的笑透着奸险。
  卫梓馨心里咯噔一下,对这样的提议很意外,但她没有拒绝的权利。看向塔楼下的左辰南,紧咬着牙,一时开不了口。
  “怎么?夫人是舍不得?”高瘦的男人有心刺激。
  闻言卫梓馨昂了昂下巴,缓缓伸出左手。
  “梓馨!不管你作什么决定,走什么路,我都不会恨你,我对你的感情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左辰南的眼神坚定,对于死亡他毫不畏惧。
  卫梓馨左手成拳,脸上的表情始终如一。在她挥下左手的同时,楼下将士的箭齐齐发出,直射被围在中间的左辰南。
  抬起头仰望天空,不知是不是因为见了太多的血,此时的天空在卫梓馨的眼里,竟失去了原有的碧蓝,成了一片鲜红。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