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2. 神秘的房子


半年前——

  昨夜下了很大的雨,听说隔壁林阿姨家的小菜园遭了殃,眼看着刚冒出的嫩苗就这么被冲得只剩下稀稀落落几根。在这个小到只有百来户人家的小岛上,随便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被闲聊上好几天。   虽然有点对不起林阿姨,但其实我很感激昨晚那场雨,因为我原先还在为今天的美术课的取材烦恼,这场雨之后的海滩,自是别有一番风味。还有就是,这场雨在今早的天空中,留下了一道彩虹。   我不是要画彩虹哦!因为事实上,我看不见那七彩的颜色。   不不,我不是盲人,我只是无法分辨颜色。自我很小的时候,一场意外导致脑部相关神经受损,不单是传统色盲无法分辨的红绿以及蓝黄,在我的世界里能清楚分辨的只有黑白灰三色。至于空中那弯光的折射,对我来说其实不过是一条光带而已。   因为受伤的时候还很小,对于色彩已经没有了记忆。可能正因为看不见,才特别向往吧。每次看到那条光带,我都很努力去幻想不同的色彩,虽然不过是徒劳,却也成了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我叫杨雨澄,今年16岁,生活在南方四面临海的一个小岛上。   上帝拿走你一样东西的时候,一定会以另一种形式赋予你所失去的。很讽刺,我有绘画的天分,而我的作品,永远只有一种颜色。那些画参加过很多小展出,也曾经有人出价买走,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我已经相当满足了。   我很乐观,分不清颜色让我会更细心地观察事物的轮廓,有更为敏锐的空间和距离感。   边吃早餐边听妈妈说隔壁林阿姨的小菜园,我琢磨着早点先去学校取景画画,顾不得妈妈叫唤,拿了块鸡蛋饼就拎起书包准备出门。   “澄澄你东西还没吃完呢!”   妈妈从厨房追了出来,我已经穿好了鞋,打开门后才转身回答说:“我要去画画!还有块饼在路上吃。”   边说已经跑了出去,只听妈妈在身后喊:“早点回来!,晚上可能还会下雨!”   一路小跑到海滩边的水泥堤前,迎着湿咸的海风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向那若影若现的光带,心情无比舒畅。今天会是美好的一天呢!   回到旁边的环岛公路边,沿路朝学校的方向走去。这条环岛公路全长也不过三十分钟车程,住户大部分都是沿海建的屋子,而学校则设立在偏中央,方便各家的孩子上学。在这么座小岛上,只有一所学校,三个班级,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一气呵成,高中的话要搭二十分钟的小船到对面的城里去上。学校里除了一些主课,其它都是各个年级混上,比如我最爱的美术课。   岛上有固定的巴士环岛,一般大家都会坐下一班车去上学,但我每天都是提早出门,走上一小段,在下个巴士站坐车。下个车站对面有一家李阿伯开的便利店,每天我都会去那里买一根水果棒棒糖。   “小雨澄今天怎么那么早就来啦?”李阿伯刚开店门,还在摆货架。   “昨天下雨了,想早点去学校画画。”我在柜台的老地方找到放棒棒糖的盒子,翻找适合今天的口味。   “是啊,听说你家隔壁的林姨那点菜苗全被冲没啦,好可惜啊。”   小地方就是这样,消息传播得异常快,估计是早上七大姑八大姨买菜的时候聊起的吧。从盒子里拿出一根柠檬口味的,付了钱后,巴士正好到站,赶紧跑了过去。和司机赵叔叔打了招呼后,我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因为太早,车上只有几个买完菜回家的婶婶阿婆。   车子路过一段海滩有不少岩石,我知道再往前一点就能看到一栋全岛最大最华丽的别墅。这栋别墅是两年前建造的,是唯一一栋有半座房子在海面上的建筑。因为岛上有季节性的台风,为了抵御暴风雨以及被海水腐蚀的地基,当时听爸爸说来了专门的设计师勘察地形,还请了一整个施工队,花了将近大半年才建成。不过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见过房子的主人。从落成到今天,只有人定期从岛外来打扫,却没见人住过。这栋楼成了我们小岛的神秘建筑,很多大人都会讨论主人的来头,作为小孩的我们,有人传言说是吸血鬼住的房子。我当然是不相信的,房子的主人可能很有钱,有钱到等房子建成的时候都忘记这里还有他们的产业了,毕竟我们这里并不是什么富庶的旅游景点。   车子沿着弯曲的公路前行,很快就看到那栋巨大的建筑。房子的正门面朝公路,大铁门内有非常华丽的前院和喷水池。白色的外墙,能看到屋顶的全玻璃日光室。后半座房子以水泥柱支撑悬在浅浅的海面上,还有一个平台式后花园,连接着靠船用的小码头。花园下面是清澈见底的海水,以及海底雪白的沙。   爸爸说要在这里建这样的房子是很不容易的,在我还小的时候海边还留有几栋像这样直接建在海面上的房子,但都吃不住每年的台风,被海浪卷走了。   我也好奇房子的主人是谁,怎么看都应该是个王子一样的人才配得上这么华丽的房子吧?   想着,我剥掉棒棒糖的包装纸,把糖含在口中。嗯!柠檬的香味,很适合刚下过雨的清新!   虽然自己看不到颜色,但我读过很多描写颜色的书本。柠檬是黄色的,草莓是红色的,还有绿色的苹果和橙色的橘子。如果颜色也能有味道该有多好?这样就算看不到,我还是可以凭香气分别。   棒棒糖还没完全在口中融化,巴士已经停在了学校门口,我背起书包和赵叔叔道别后,便下车走进学校。取了画具跑到学校的顶楼,这里能看到最靠近的整片海滩。雨后的天空有很多形状奇特的云,还有原本还有些透明感的海,今天也变成了墨黑色。   画画的时间是快乐的,早上完成了易变的天空和海,放学后我一个人又去顶楼把其它静物勾描完成。在画那栋豪宅的时候,我竟满脑子都是公主王子的画面,一直到天空变了色,才发现时间不早了。   错过了班车就要等半个多小时,怕爸妈着急,我干脆抄近道走路回家。谁知道才离开学校不到十分钟就开始飘雨,这才想起妈妈早上说过会变天。幸好她在我书包里塞了件雨衣。我找了个屋檐披上后继续赶路。   雨势渐渐变大,我有些后悔没在学校等巴士了。绕过一条有些泥泞的小路,我又看见了那栋大房子。走了几步,那房子里突然亮起了灯,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猜应该是来清扫的工人。没多在意,拉紧雨衣后加快了脚步。   房子在视线中慢慢变大,而房子旁边的大堤却牵住了我的目光。   大堤上站了两个人,从背影看是男人,一个年轻,一个年迈。年轻的那个穿了件白色衬衫,和我分不出颜色的牛仔裤。他身后的老人头发接近花白,应该是一身黑色。年轻人看着海,右手好像夹了根烟,仔细一看,他左手受了伤,绑了石膏挂在脖子上。雨把他不知染了什么颜色的头发打湿了,风又吹乱了那湿湿的头发。老人手上拿了两把伞,一把撑在年轻人的上方,一把为自己挡雨。两个人似乎没有交谈。   他们是谁呢?我好奇,却无暇多逗留,雨越下越猛了。路过大房子的时候,我看到后花园的小码头边,不知何时停靠了一艘快艇。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