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阳光的碎片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可人,布置简单温馨的庭院里有一座秋千,支架上爬满了银藤。金银色的小花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秋千上落坐的是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与其说女人,她看起来更像是女孩,天生的娃娃脸上有一对大而漆黑的眼眸。可是已经很长时间了,她眼神不再光芒四射,增添的是一份呆滞和黯然,仿佛正在枯萎的*。
  微风拂动着蔓藤上的枝叶,阳光零零散散掉落在她鹅黄色的小外套上,调皮地互相追逐着。当有一束明亮不小心跑进她眼里时,她终于不再发呆,慢慢抬起头。刺眼的阳光让她皱了一下眉,缓缓探出身子,让整张脸都置于阳光下。长发顿时倾泻于颈侧以及双肩,增添了妩媚,白皙的脸颊也因为阳光的反射而少了几分恙色。
  伸出手挡在眼前,像是把玩阳光一般,眯着眼看那从指尖流泻出来的金色。
  好美丽啊,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想要赞美一件事物的心情了,被模糊了的记忆不知为何竟然出现了几个琐碎的片断。
  记忆中的她执起一个男人的手,笑着说:“你看,很刺眼是吧?那你这样——”她把他的手放到他眼前,“这样就不刺眼了。漂亮吗?这样你就能看见阳光的碎片哦!”
  男人没有说话,适当调整着指缝的大小,光线忽明忽暗地在他脸上闪烁。
  “觉不觉得有时候幸福就好像指间的阳光,明亮清澈,你抓不住它,却始终可以放在手心。如果像这样不小心从指缝里溜走,只要好好把握,最后还是可以落在自己身上。”
  幸福如指间阳光吗?
  这个男人是谁似乎已经无关紧要,她也不想去回忆。站起身走回屋里,看见妈妈站在厨房倒水。
  该吃药了。
  这一年多来,一直都是靠药物维持着自己的精神状况。她知道自己得病了,也不排斥父母带她去看心理医生。自从回到美国以后,发病的次数渐渐减少,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但是不知从何时起,她逐渐忘却了前些年在上海发生的点滴。
  她叫孙孜赢,爸爸希望她是个孜孜不倦,将来可以胜券在握的人。可是明明已经过了三十岁了,却只能在家养病。最近这些日子,她意识到自己思维慢慢变得清晰,知道自己是活在当下。医生也说过,这样的趋势,她应该可以尝试去工作了,这样有助恢复。
  一如往常的傍晚,孙孜赢帮妈妈一起准备晚餐,门铃蓦然响起。
  “赢赢去看看是谁。”
  孙孜赢点头。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看似面熟却又陌生的男人。
  “孜赢!”
  来者一看是孙孜赢开的门,热切地呼唤,脸上满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孙孜赢有些害怕,身子微微缩了一下。
  “请问你是?”
  范宇看到她的反应不免有些失落,“你不记得我了吗?”
  仔细端详了孙孜赢,范宇这才发现,眼前看起来依然小巧的人儿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孙孜赢了,没有光彩,没有了会笑的眼睛。空洞的眼神仿佛她已经不是活生生的人一样。顿时一年多前的痛苦回忆再次浮现在了眼前。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孙孜赢,躺在病床上,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后脑勺上的伤口裂开,鲜红的血透过纱布,斑驳地印在病床上,让人触目惊心。当时他只能心痛而懊悔地守在病房门口,连走进去抱住她,不再让她伤害自己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此刻的孙孜赢,不再痛哭,也没有流血的伤口,安然站立在他眼前,他竟然感受不到她生命的气息。
  孙孜赢的妈妈林雯丽见门口许久没有动静,不放心地走出来看。当看清来客面貌的时候,也不禁讶异。
  “是你?”
  “林阿姨,你好,我是范宇。”
  孙孜赢见是认识的,让开身子请范宇进门。林雯丽担心女儿的精神状况,便嘱咐孙孜赢去厨房帮忙泡茶。
  范宇目送孙孜赢的身影消失在厨房的墙后,才转身看向林雯丽。
  “林阿姨,孜赢她?”
  林雯丽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无奈。
  “已经好多了,吃了一年多的药。但是她好像忘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特别是在上海的遭遇。医生说她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刻意暗示自己去忘记那些伤害过她的事情。我想可能她也不记得你了吧。”
  范宇听后又是一阵揪心,他没想到这些日子她是这样过的。那件事情后他一直憎恨自己竟然让这么美好的孙孜赢经历了那么惨痛的遭遇,所以也一直都不敢来面对他们一家。但是这一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孙孜赢。
  林雯丽忍不住泪水盈眶,回想过去一年内唯一的女儿遭受这样的折磨,心痛得不知如何是好。
  “都怪我,都怪我当初就不应该让她一个去上海生活!都怪我!”
  林雯丽百般自责,把脸埋于双掌间。范宇连忙安慰:“不是的阿姨,是我没能照顾好她,都是我她才遇到那样的事情。”
  林雯丽摇头:“算了,你和孜赢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你不用自责,我只想看到她能好转起来。她一直是个健康坚强的孩子,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去勉强她回忆以前的事情。范医生我知道你人不错的,当初孜赢在上海也受了你很多照顾。现在除了她的几个从小要好的朋友,她几乎不和外人来往。”
  范宇明白林雯丽的意思。
  “阿姨你放心,我不会刺激她的,我只希望偶尔能来看看她,和她聊聊天。我这次也是工作需要来美国,明天就要回上海,特地来探视她一下。”
  林雯丽点点头,觉得眼前这个名医还是很可靠的,如果孜赢愿意接受他的照顾,那就能安心很多了。
  “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她爸爸也快回来了。”
  范宇欣然答应。
  晚饭吃得很尴尬,一桌四个人几乎没有太多交谈。孙孜赢更是避开和范宇的眼神接触。她现在不想知道过去,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周围的人伤心。
  范宇看得出孙孜赢的逃避,也不勉强。饭后两人单独在客厅里,孙孜赢刚借口想要上楼,范宇连忙阻止。
  “等一下孜赢,你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知道你最近好不好。”
  孙孜赢站在沙发边,点点头,说:“还好。”
  范宇叹了口气,觉得特别懊恼,还有那永远也说不出口的真相。不过既然她忘了,那就让这件事过去吧,他会付出一切去补偿。
  “我明天就要回上海了,如果有可能的话,要不要偶尔网上联系一下?”
  “可是我现在很少上网了。”
  “没关系,你想到上网了就看看我的留言,如果不介意我们也可以偶尔通个电话。我和你以前的一些朋友都很关心你的。”
  “谢谢。”
  范宇看无法继续更多的交谈,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那我先走了,明天还要赶飞机。”
  林雯丽闻言从厨房走出来,一边擦手一边说:“吃点水果再走吧?”
  “不了阿姨,不早了,再不走明天我怕起步来。谢谢阿姨。”
  林雯丽也不勉强,和孙孜赢一起送范宇到门口。
  “下次有机会再来。”
  范宇点头道别后,便走进了夜幕中。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孙孜赢总是不安心,最后拨通了在上海工作的夏苡芩的电话。
  夏苡芩还有身在美国的梁诗雅是她学生时代最要好的朋友,可以算得上是铁三角。即使自己病了,她们依然是孙孜赢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
  “喂?Edith啊?怎么不睡觉?你现在可是需要好好休息的啊!”
  夏苡芩充满活力的声音顿时就扫除了孙孜赢的那些微不安。
  “我睡不着。对了Yvonne,我们家今天来了个客人,叫范宇。”
  “什么?!他怎么跑去美国了?”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他,只是觉得他眼熟。他和我妈妈聊了很久,我不敢和他说话,有点怕他提以前的事情。”
  夏苡芩深表赞同,努力游说。
  “Edith啊,我跟你说,你别和他走太近了,反正你以前和他也没太多愉快的事情,不用管他。”
  “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你呢,你在上海好吗?”
  “就是忙,你也知道我的顶头上司多可怕了。”
  夏苡芩又是惯例的抱怨,孙孜赢只能附和安慰。两人天南地北地聊着,孙孜赢干觉心中满是暖意,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情绪了。除了父母,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关心自己,爱自己的人,所以她也必须重新找回自己,放开过去,过新的人生。
  挂了电话之后,孙孜赢安然入睡,半梦半醒之间,往事仿佛调皮的孩子一般跑进了她的脑海。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