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附临王府是非多

 

  正想着能做什么,小娟突然问:“要不我陪小姐在这院外走走?只要不走太远,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也好,这些天天天坐在马背上,颠得我都快散架了,也很少有机会能走动,现在舒展下筋骨也不错,便和小娟一起出去了。走了没多少路便看到一个小花园,有两个府上的婢女在扫落叶。女人在一起免不了就是嚼舌根说八卦,这两个也不例外。
  “郡主在屋子里都难过好些时候了,怎么劝都没用。”说着婢女一叹了口气。
  婢女二愤愤跺了一脚,回到:“还不都是那东宜贱婢害的!我真不敢相信她竟然是坐在尊贵的太子爷的马背上来的!郡主看到时脸都气白了。”
  唉?说的是我呢?
  “就她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怎配得起那金翅紫鸢!你没看那神鹰朝她去的时候她都吓成什么样了,还故意往太子身上靠,真是不要脸。”
  “就是,就个东宜潘家,有什么了不起的,再有钱能比得上我们郡主金贵吗?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妄想高攀,她连给郡主提鞋都不配!”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该把这话听成是赞美吗?只是这赞得让人惊颤。
  “真不知道太子爷怎么想的,一来就和王爷去谈话,也不去看看我们郡主。”
  她们两个还在说,我却拉着小娟走开了,怕是再听下去小娟就要冲上去打人了。走得够远了我才放开她,继续若无其事地欣赏这和东宜截然不同的庭院风光。
  “要不是小姐拉着我,我怎么也得上前和她们理论!”
  我俯身拾了朵落花,小小的,白白净净,也不晓得是什么花,美得很。“有什么好理论的,在东宜的时候大家不也是这么谈论他们北满,各自立场不同罢了。”
  “可她们说的是小姐!而且她们说的那些事小姐也没做过,怎能由得她们胡说八道呢!”
  “是啊,她们说的是我,我都不急,你恼什么。有些时候与其骂回去,还不如当成是耳旁风,计较多了苦的是你自己。”
  我说这些小娟不见得能明白,毕竟她不是那个曾经自己了结生命的人。我若把刚刚那些诋毁当作一回事,那曾经我父亲,以及元子臣对我做的那些事,岂不是要残酷上一千倍,一万倍?能再活一次,很多东西看得更淡了。
  “可我就是气不过啊,我不想小姐受这莫须有的骂名。”小娟低着头,可能被我说得有些委屈。
  我定下身拍了拍她的手,说:“如今在这北朝,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东宜人,要有骂名自是只有我们两个担着。这里的人本就不待见我们,若不谨言慎行,是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虽然现在面子上我们是太子带来的客人被礼遇着,但底下我们到底是被抓来的俘虏,是人质。该忍的,得忍。”
  把话说白了,小娟似乎也明白了个大概,不再纠结于刚刚那两个婢女。“那我们该怎么办?逃走吗?”
  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回答。“这院子也逛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去休息下吧。”
  小娟没多问,扶我回去。
  这逃是要逃的,北朝绝然容不下我们。只是该怎么逃,何时逃,我还得细细想想。不过听那两个小丫头的八卦,我倒也知道为什么我们非得走一趟附临,感情这太子爷是来看情人的。
  想到这儿我不禁哼笑一声,男人,都一样的。
  晚上家仆来通传说去前厅用膳,我整理了一下,留下小娟在院中后便过去了。幸好这庭苑设计并不复杂,没绕几个弯就到了前厅后院,想绕过去的时候,听到那前厅的窗口处有人谈话。
  “既然太子唤我一声叔叔,我不得不说一句,您这次去东宜实在太过冒险,皇后虽给您瞒住了皇上,但又怎能保证别人不知道呢?也不只是我在东宜布有线人,我猜其他几个部落也多少有了消息。如今朝上一片祥和,朝下剑拔弩张,皇上自去年就一直身体不佳,多少人都在伺机而待啊!”
  说这番话的是孔名彦,我犹豫了一下脚步。这偷听别人谈话是不道德的,但说不准这话里就有我和小娟的转机呢?
  “说是皇后瞒住的消息,但——”孔绍维的话没有说完就叫孔名彦截了去。
  “太子万万不可说啊!皇后是您的亲母,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亦是!”
  我皱了皱眉,这皇家的事情大多复杂,各种内情恐怕是我们这种人看都看不明白的,不如不知道的好。不敢逗留太久,我便悄声从一旁绕去了前门。
  这晚餐是弄得相当丰盛,也隆重。太子在上座,接着是按身份依次排位坐在两侧。我对这北朝来说是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平民,说准确点还是个俘虏,理应坐在最末端。但我一进大门,太子爷大手一挥,竟让人在他左下方摆了桌子,硬是让我同他一起坐在上面。我违抗不得,犹豫半晌,只能在众双眼睛齐齐注视下走到桌前坐下,顿时如坐针毡,头也不敢抬。
  一个东宜贱民,竟然同他们太子坐在一起。我暗自叹口气,眼角扫了扫下面那些不可思议的脸,最后停在了一张皱眉咬牙的女孩脸上。
  她很漂亮,脸色红润身体丰满,相当健康的美。在彪悍的北满女人里,她绝对算得上是娇小柔弱的了,但还是至少高我一个头。她应该就是附临的郡主,孔绍维的相好了吧?
  我垂下眼,心中有些暗嘲。
  主人一说开宴,家仆纷纷呈上美酒佳肴,但这北方的饮食习惯我还真学不来。比我腿还粗的羊腿就那么往我面前一搁,还有其它荤食也都是一大块一大块地上,但桌面上除了一个盘子和一个大酒碗就没别的餐具了。
  这是要我抱起一整只腿来啃吗?
  抬眼看看别人,都是相当豪迈地从大块肉上撕下肉片往嘴里送,完了再喝上一口酒。就算是那个相对秀气的郡主也不过是每次撕的肉小块些,吃得慢些,最多再用丝巾擦擦嘴。
  我不是一个多讲究餐桌礼仪的人,偶尔也有用手的时候,只是像这样吃却是头一遭,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瞪着那肉老半天,我打算放弃,刚要伸手去果盆里拿葡萄,一旁伺候太子爷的家仆突然就给我端来一个盘子,上面盛着小块肉片,一旁还搁着一把相当小巧玲珑的匕首,把手上镶着珍珠和白玉。
  我抬头看看孔绍维,撑着头朝我笑着,指了指那盘肉小声说:“吃不完可是不准离席的,你太瘦了。”
  我低头看着那碟他帮我细心切好的肉片,皱了皱眉。我不喜欢他这种细心,总是能让我想到元子臣,而我很讨厌想起那个人。
  我不贪吃,但也从不与美食为敌,这些天确实都没好好吃过饭,这香喷喷的肉放在我面前我没道理拒绝。拿起那把匕首小心叉起一块放到口中,味道很棒。在我们的时代里,怎么可能轻易就吃上这么好的美食。
  “也尝尝这酒。”孔绍维又说。
  我犹豫了一下,拿起抿了一口,随即立刻放下,拼命抚着胸口才没咳出来。这也太烈了点,烧得我心慌,却听见孔绍维轻笑出声,我抬头瞪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这饭吃得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拘谨,大多还是把酒言欢的,也有人问起我的事情,孔绍维都一一含糊带答。知道太子不想多说,来回几个问题后自然就没人敢再多问。整个厅里从头到尾努着嘴的就是那个郡主,我看了不免觉得好笑。她要是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是个人质,再来成了诱饵,如今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可还会这样怒目相视?
  更好笑的是,当我说吃饱了,累了想休息后,孔绍维命了于昊送我回去,那郡主竟然差点就撒了碗里的酒,一脸不信及含恨地看着我离席。
  算了,爱瞪就瞪吧,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男人只有在兴致所至时,才会花心思去玩弄一个女人,其余时候,他们都只是想着自己罢了。至于我,我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于昊一路跟着我,我们谁都没说话,到门口的时候他从袖子里摸出一个东西给我。
  “殿下让姑娘收着。”
  我定睛一看,是先前给我当作餐具的匕首,此刻已经收入鞘中。
  “无功不受禄,为何要送这匕首?”我问得直接。
  “殿下让我转达,姑娘毕竟是东宜人,这里是北朝。”于昊说得简单,没有感情。
  我并不想收孔绍维的礼,一如我从来不要元子臣的东西。但他说得没错,即便瘦小如我杀不死一只鸡,但紧要关头能有一把贴身武器自卫还是有意义的。点点头,我收下了那匕首。
  “代我谢谢你们太子。”
  于昊应下后便离开了,我收起匕首也转身进屋。小娟服侍我睡下后才去了隔壁屋,金翅紫鸢也出去狩猎了,当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就着细微的烛光,我拿出那把匕首细瞧。
  这真是把相当小巧的东西,比我手掌长不了多少,金制的鞘上和把柄上一样镶嵌了珍珠和白玉,只是侧面刻了一只展翅雄鹰,栩栩如生,眼睛上还镶了红宝石。这一定是把很值钱的东西吧,与其拿来用,更像是个装饰收藏品,但对我的身型和臂力来说确是恰恰好。
  将匕首收在枕头下,我还真有种安心的感觉,合上眼便沉沉睡了,难得的没有做噩梦。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