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素冉丫头

 

 

  第二天的早餐是在自己房中吃的,本还想着这太子爷是打算拿我怎么办,却听闻他一早便离开附临,去了上都。太子一走,那附临王随后就找上了我。
  屏退了侍从和小娟,附临王端着茶杯坐在我对面,始终没有开口,也没有看我。虽然我心里没有底,但我并没有表现得焦急,我知道,他是在等我先沉不住气打破这沉默,而我不想随了他的意。我知道他来找我来者不善,自是不能给他抓太多把柄,于是便低着头把玩袖子边的兔毛。
  很久,我觉得茶可能都凉了,我听到他放下杯子,连忙抬起头正视他。
  “潘小姐出生名门,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姑娘。”
  “王爷过誉了。”
  他抬眼看我,目光锐利。“你是太子爷带回来的人,理应厚待,但不瞒潘小姐,我并不想留你。”
  我喉咙口一紧,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不禁悄悄摸了摸袖中的匕首。我没接话,知道他还有下文。
  “那金翅紫鸢降服于一东宜女子,想是早就传进了上都,届时即使太子想留你在附临怕也是办不到的事情。”
  这话我听着总觉得糊涂,孔绍维要留我在附临做什么,而这和我的名声传进上都又有什么关系?
  “他本就想送那紫鸢给皇帝,只是凑巧那鸟儿喜欢与我亲近罢了。”
  附临王哼笑了声,冷言到:“太子爷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遇过什么人,在下也是有所耳闻。我不管潘小姐是明白还是不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今日我来这儿就是想告诉你,明日之前宫里必会传话让你去上都,而你的存在会直接影响到朝政局势。时机一到,我会设法让人将你送回东宜,北朝,你留不得。”
  我不明白,真是什么都不明白!我真的很想问他,如果觉得我有什么不妥,怎么不现在就把我送走?就算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要把我杀了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他干嘛跑来跟我说这么一通深奥的话?穿越也真是件愁人的事情,穿越遇到一件跟宫廷有关的事情更是愁人。
  “正合我意。”想了半天,我最后只憋出这么一句话。
  我还能怎样?带着一个小丫头,不是生就是死,但我不想再死得那么随便,不想自己的人生再由别人来玩弄。至少这一次,我想试着去活,带着小娟活下去。
  “希望潘小姐将来能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他看着我的眼神有着审视,“还有,离开附临后,我府上的丫头素冉会是你的贴身婢女,到时候她会帮你打点一切。”
  我皱眉,问:“那小娟呢?”
  “放心,她在我府上自是不会亏待了她。”他没看我,我知道这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小娟是个人质,他怕我出尔反尔所以留下来牵制我的人质。
  我咬牙,心里有些愤恨。“我如何确认她的安全?”
  “你只能信我。”说完后他便起身,“准备一下,最晚明日早晨我们就要动身。”
  自他出了房门,我就再也没安心过。有太多事情我不明白,也看不懂,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俎上之肉,任人宰割。但不明白就要去弄明白,否则就是任人摆布的命。
  “三小姐……您没事吧?”我一个人想得出神,都没看到小娟进屋。
  “小娟,我可能会离开几天,但你不用担心,我们很快会在见到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家了。在那之前你一定要行事安分低调,听明白了吗?”这可能是唯一我能嘱咐她的事情了。
  小娟想追问,被我阻止了。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而我,则必须为之后的事情打算。孔名彦说得没错,下午便从上都快马送来了一道圣旨,说是让我带金翅紫鸢,随附临王一家一同进宫。
  除了紫鸢和那匕首,我本也没有随身物品,自然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与小娟道别后便同他们一起启程。附临王此次只带了王妃以及他们的女儿虹熙郡主上京,我知道他还有个侧室,以及由侧室所生,带兵驻守边关的儿子。
  那虹熙郡主知道皇帝要召见我,显得相当不满,但又不敢乱说话,只能给我脸色看。我没工夫跟她闹那些小女儿的事情,如今我最担心的是去见皇帝。自古君王都是伴君如伴虎,不管这北朝皇帝是否明君,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在这个容不得东宜人的地方,我只有死路一条。
  “让开!你挡着我们郡主的道了!”我才走出府门,就有个丫头在我身后嚷嚷,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那虹熙郡主的贴身婢女。
  我当作没听见,继续走我的路。现下她爸爸都不能拿我怎么样,一个小郡主又能如何?
  但我显然低估了北方人的魄力和蛮横,那狗仗人势的小婢女竟然众目睽睽就一把将我推开,而我这不争气的弱小身子就这么毫不费力地被她推倒在了地上。
  一个柔弱的女人或许可以博得别人的保护欲,但一个没人愿意保护的柔弱女人就活该得吃闷亏。既然在这北朝注定不会有人为我这个东宜女人出头,我自然是没傻到现在跳起来与她理论,忍耐这种事情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
  看着那郡主高傲地从我身边走过,那推人的婢女更是一脸嘲笑,我挑挑眉,决定当她们不存在。这时跟在后面出来的一个婢女看到我跌在地上,连忙上来扶我。我抬头一瞧,是个长得清秀的女孩子。
  “潘姑娘没事吧?”扶我起来后,那丫头一边帮我拍灰一边问,只是口气淡淡的,没多大感情。
  “我没事。你就是素冉吧?”我相信我没猜错,现在能帮我的也只有被安排作我贴身婢女的她了。
  “奴婢正是服侍姑娘的素冉。”
  我点点头,没多问,由着她扶我上马车。
  素冉和小娟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非常少言,多是我问一句她答一句,若是她不该说的,不管怎么问,她都是一句“奴婢不知道”。不过她相当本分,在伺候人上面要比小娟细心的多,毕竟是从王府里出来的丫头,很不一样。
  这样也好,彼此互不信任,就算我到了皇宫里做了什么不妥的事情也不用担心连累她,反正她只是贴身,不需要贴心。
  后半路我都没再问她话,坐在车里闭目养神。从附临到上都是一天半的车程,入夜后我们于一个部落聚集处休息。北满和东宜不同,除了几座大的城市外,其它小镇还是以游牧部落形式为主,只是部落越大,越靠近上都,稳定性也就相对越大。这些小镇没有太多固定建筑的楼房,大部分还是使用帐篷。
  “不行!我就是要这个帐!”我才刚下马车,就听到那娇贵的郡主在和她爹妈发嗔。
  “乖女儿,你那个帐子不也是该有的都有了,做甚非得要这顶呢?”王妃好声好气地劝着。
  可小姑娘就是不乐意,努着嘴指着眼前的帐子说:“为什么我就非得走那么远去那边的账子,让那东宜女人住去!”
  呵!又是跟我有关了吗?感情这小姑娘是在跟我抢帐篷?她的幼稚还真是无底线。我转头看看另一个远些帐篷,应该就是她说的不要的那个。
  “放肆!潘小姐现在是客人!是太子带来的客人!不得无礼!”斥责她的是附临王。
  我觉得有点好笑,我不管他们是演戏也好做秀也罢,实在是没那个精力去参合。二话不说,便带着素冉往较远的那个帐篷去了。
  “潘小姐……”那附临王在我身后叫了声。
  我回头,给了他一个客气的微笑,说:“也就一个晚上的功夫,睡哪里不都是一样的。”
  再接着我也没去管他们的反应,头也不回地进了帐篷。说实话这帐篷真是没什么不好的,不过就多个十多步的距离。那虹熙郡主也就是争个面子争口气,小孩子的性子罢了。
  素冉给我打来热水梳洗,细心地为我擦了脸洗了手后,她突然开口说:“今天开始我就是姑娘身边最近的人了,姑娘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我。”
  我从镜子里看她给我整理头发,表情还是那样淡淡的,像是个没有感情的娃娃。
  “谢谢。”我没有办法相信她,自然得保持距离。
  “姑娘客气了。”她说得也简单。
  晚上我睡得并不好,始终紧握着那把匕首,好像随时会有人闯进来杀了我一样。天还没亮,我却再也睡不着了。摸索着点燃了烛火,就着微光穿上衣服,悄悄出了帐子。整个营区依然安静,偶尔能听到鼾声,这也是帐子远的好处,没人听得到我的动静。外面很冷,我紧了紧披风的领口,往不远处,燃得只剩几丝火星的篝火处走去,找了块石头坐下。这时听到翅膀扑腾的声音,金翅紫鸢也静静飞到我身边挨着。
  “你说我还回得去吗?”我指的是现代。
  金翅紫鸢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看着我,它的金眸在月光下显得特别的亮。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