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皇上万岁!

 

  “回不去也无所谓,潘闻蝶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我总觉得自己会来到这个世界并不只是机缘巧合。那我为什么要来?
  “皇帝生日,我要拔你三根毛,你会不会生气?”像是能听懂我说话一样,那鸢子向后退了一步。我不禁轻笑,这神鹰也是很可爱的啊。
  不知坐了多久,我觉得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冻得有些麻木了,天际便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月光也淡了去。
  “你说……孔绍维他在做什么呢?”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当惊觉不妥的时候,就已经脱口而出了。幸好这里谁都不在,也没有人听到。
  谁在乎他呢?他在做什么和我无关,我在乎的是他把我抓来北朝,又丢我在附临,他究竟是想做什么?是了,这才是我在乎的事情。
  “姑娘怎的那么早就起了?”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连忙起身回头,金翅紫鸢也拍着翅膀飞走了。
  是素冉!她是何时站在那里的?她可有听到我的自言自语?
  “睡……睡不着了。”我不知道我为何要心虚。
  她点点头,没有追问。“既然睡不着了,奴婢就伺候小姐洗漱用膳吧,今天要接着赶路,早些准备也不至于匆忙。”
  我不想去猜她听到了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她回了营帐。我们于当天中午抵达上都,但没有立即进宫,而是在宫外的别业里暂住两天,这两天都是素冉给我讲宫里的规矩,以防我冒犯圣颜。
  第三日早晨,素冉带了一批婢女进来,除了衣服首饰,还带来各种熏香以及胭脂水粉。
  “姑娘,今日是皇上的寿辰,姑娘会跟王爷一同进宫。为免在圣驾前失宜,就由奴婢为姑娘沐浴更衣,梳妆打扮。”素冉是一贯的毕恭毕敬。
  这一天终于到了,过去看过的电视剧读过的小说都帮不了我,我只能靠自己。
  婢女们为我沐浴更衣,那是一套很华丽的衣服,鹅黄的底色,绣着金线,滚着纯白的狐毛,领口和窄袖上更是缝上了珍珠。头饰也颇讲究,先不说花了大半天编扎好的头发,光是头上那一顶纯白色的狐毛帽子上就有着各种珍奇宝石,再加上各种鲜花配饰,整颗头感觉千金重。
  “潘姑娘真漂亮,若是再壮实些,这衣服穿了会更气派。”一个小婢女忍不住赞叹。
  我起身在铜镜前看了看,很意外她们给我化的妆挺是符合我的喜好,虽然这一身行头看起来有点过于华贵,但确实有种身价百倍的感觉。我并不觉得欣喜,因为在那之后等着我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打扮得再漂亮也有可能是浪费。
  “时辰也差不多了,素冉陪姑娘出去吧。”
  我点点头,吞下自己的恐惧,随素冉前往大厅。附临王和王妃也已经准备妥当,那虹熙郡主更是穿了一身喜气显眼的红色,各种奇珍异宝金银首饰,就怕自己不够抢眼,别人不看她似的。在看到我的时候,气呼呼地一跺脚,翻了个大白眼。
  “哼,东宜女人穿我们金旗的正装,连模样都穿不出来。”可能碍于他老爹在,她没敢说太大声,但是我还是听见了。
  当作没听见,我随他们上了进宫的马车。
  皇帝寿辰,整个皇都都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车子穿过街道,往宫墙那边而去。这里的宫墙和我所知道的紫禁城大不相同,纯白的墙壁,红色的屋顶,屋檐边涂着金漆。高深的宫门旁有十多个士兵守着,确认过我们的身份后便放我们进去。马车沿着石路向前,最后停在了一个类似广场一般的地方,而朝北的方向有巨大的白色阶梯直通上方的宫楼。广场上已停了不少的马车,阶梯前也聚集了一批人互相寒暄。
  我跟在附临王一家的后面走向那群人,而其中已经有人看到了我们并打招呼。
  “附临王终于到了,你们家的那位客人可是在上都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啊!我们都等着见识见识呢!”说话的是个留着满面胡子的高大男人,中年,还有个大肚子,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其实我是真的不想成为焦点受人瞩目,但何奈我的那只紫鸢正欢乐地飞过宫墙,在皇宫上方盘旋鸣叫着,引得所有人都惊叹能一睹神鹰的风采。而被这金翅紫鸢吸引的不只是他们,很快我便听到阶梯上方的宫楼内有动静,接着便出来了一批人,有男有女。因为天色渐暗,距离也远,我看不清上面人的容貌,但凭直觉,我知道站在中央,身着黑色锦袍,头戴金玉高冠的一定是皇帝。
  孔绍维……也在那群人里吗?
  阶梯下的人一看到皇帝,纷纷跪下磕头,嘴里喊着一些皇帝万岁之类的贺词。我当然也是从善如流,规规矩矩把自己淹没在人群里。上面的皇帝让大家起来后,差了一个小宫人,手上托了个金盘子,一路从阶梯上跑了下来。
  那小宫人端着盘子站定在人群前,高喊了一声:“东宜潘家三女,潘闻蝶!”
  我心口一紧,没想到这么快就得面圣,一时没准备,僵在了那里。一旁的素冉悄悄推了推我,我才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一步一艰辛地穿过人群走到那宫人面前。
  “领赏!”他的意思是让我跪下。
  这封建社会的规矩真是多,没权没势的人动不动就得给人下跪,虽然不甘愿,但也没得选择,跪在了宫人面前。
  皇帝赏的是一个金质护腕,镶着珠宝,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素冉也是相当机敏,我接下赏赐谢恩的同时,她已经上前,为我戴上了那护腕。
  哎,今天身后没有人能扶我了,紫鸢啊紫鸢,你可要温柔点啊!
  但很快,我感到后腰多了只手臂。转头看了看素冉,感激地朝她点了点头,随后便看着那紫鸢,伸出手臂。不过这次这鸢子没像上次那般激动,在天上转了圈后,盘旋着缓缓下降,在立到护腕上之前还拍着翅膀缓了力道。真是一只有灵性,还体贴人的鹰啊!但也幸得素冉托住我的手臂,否则我定是托不起这胖鸟的。
  “姑娘请。”一旁的宫人侧过身,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我上楼。
  要来的躲不掉,我调整了下呼吸,平复一下心跳,便抬起头挺直背,带着金翅紫鸢一步一步走上那阶梯。最后二十来阶的时候,我就着灯火算是看清了楼上那群人的面貌。
  着黑锦袍的皇帝年约四十有余,留着胡子,是常见的褐色头发,算不上是英俊的容貌,但绝对称得上伟岸,身形一定不比那附临王以及于昊矮小。这让我不禁想到孔绍维,他的个子要比普通的金旗人稍微小一些,虽然相较我而言还是很巨大的。而且孔绍维的脸也比别人俊俏,阳刚里还有着一般金旗人没有的斯文。并不是我有心要夸他,但有些事实容不得我否认,元子臣其实也像他一样,是个长得很俊美的男人,两人唯一的差别就是孔绍维更高些,壮些,更豪迈些。
  再看旁边的人,多半是皇帝的妃嫔子女,个个身穿华服,最惹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个穿戴最为贵气,站在皇帝身后的女人。她就是皇后,照理就是孔绍维的母亲。在我看来,她说不上漂亮,却成熟,性感,有魅力。
  又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见到孔绍维,莫名让我心里有了压力。
  走完最后一格台阶,我恭敬地低头下跪,原本脑子里准备了很多恭维的贺词,最后只是战战兢兢地说了句:“民女潘闻蝶拜见皇上,皇后。祝皇帝陛下万寿无疆,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这都是些电视剧里常听到的词,但似乎在哪个君主面前都是受用的。
  “抬起头让孤看看。”这个皇帝并不是自称朕的。
  我恭顺地抬起头,迎上皇帝那双审视,锐利的眼睛。一个比我想象中更厉害的皇帝,光是那气场就能压死人。
  “皇上看,真是个美人胚子,也难怪太子会将她带回来。”说话的是皇后,声音沉沉的,却挺好听。
  “是啊,就是生得瘦弱了些,否则带着金翅紫鸢,绝对会是我们北朝最傲气俊美的女娃儿。”皇帝说完笑着摸了摸胡子,看我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意思。
  我低下头,不敢继续直视,怕生出个什么事端来。
  “听说这神鹰是自己降服于你,可是真的?”皇后问我。
  “回皇后娘娘的话,是真的。”
  “潘姑娘可知道这鹰在我们北朝代表着什么吗?”她又问,口气很平淡,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太子爷只说难得这紫鸢与民女亲近,不忍将其射杀,便让民女带着它来给皇上贺寿。”装傻总好过强出头,一问三不知,自然也就少了给人抓把柄的机会。
  “那……”皇后又意欲追问,但却被一人出声打断了。
  “母后,今日是父皇的寿辰,各王爷及其家眷还等着朝拜,共享盛宴。时辰也不早了,入夜后风寒,何不先入殿中,若母后对儿子带回来的客人感兴趣,想聊聊,来日方长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