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鸡婆的纠缠

  课间时间班上的同学还在讨论薛城羽,吸血鬼的故事说得更生动了。听得我觉得有点好笑,又很不快。
  “吸血鬼怎么可能大白天出来,他家肯定有副棺材吧?”
  “可是李阿伯说他们去他那儿买烟了。”
  “那天下雨吧?他们去的时候天都黑了。小孩子抽什么烟,他肯定活了几百年啦!”
  “你说得好吓人!”
  “小心他晚上去找你哦!”
  那几个男生还在吓唬女孩子,一脸得意的样子。我没打算参与,更何况他们也没打算让我加入话题。
  晚上回到家,妈妈不知道又是听谁说了我早上半途下车的事情,晚饭后质问我。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学校要在那家人那里下车?”
  我知道她说的“那家人”是谁,但直觉告诉我要装傻。
  “啊?我看到那里有个好看的角度,就下去画了两笔。”
  说着谎,难免心虚,低头看桌上的课本,怕被妈妈发现心事。幸好她没有怀疑,只是再次警告我。
  “我跟你说过了,那家人不是什么好来头,没事别去招惹。要画画哪儿不能去?非要去那里。以后不准去知道了吗?”
  “哦……”我闷闷地回答,知道就算问为什么也是多余。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很早出门,先走到李阿伯的便利店买棒棒糖,挑了根有点苦苦的咖啡味,因为我还是想去找薛城羽,但能预料一定又是一鼻子灰。
  有了妈妈昨晚的警告,我干脆不搭巴士,直接走路过去。十来分钟的路程并不远,糖还没吃完就已经看到了那白房子和长长的大堤。他站在上面,还是夹着烟看着远方。今天他穿了浅色汗衫,一条格子的沙滩短裤和一双夹脚拖鞋,乱乱的头发反倒看起来很阳光。
  可能是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忽地转头,一看到是我,那眉头立刻纠结得跟扫把一样。我心里不禁来气,他干吗老用这种看呕吐物一样的表情看我。
  “怎么又是你?”
  刚刚还有想对他说教的欲望,哪知道他一开口我就退缩了,又觉得自己变成了渺小又惹人嫌的鸡妈妈的妈妈,不过幸好今天他没立刻转身走人。我立刻把嘴里的棒棒拿出来,深吸一口气,打算一口气把酝酿好了的话说出来。
  “你很烦啊。”他十分不客气地抢在我前面发言。
  我嘴巴张着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他这人怎么这样,好吧,就算是我多管闲事了,但也用不着这么恶劣吧?
  “你那伤又不是不能动,为什么不去上学?我们学校虽然比不上大城市的学校,但是同学都很好相处啊。”
  “你怎么这么好管闲事?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啰嗦干吗不去和你的同学们好好相处?烦。”
  他还是第一次说这么长一句话,我还以为他惜字如金呢。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觉得自己就快丢脸至死了。我知道我现在应该冷哼一声,然后不屑地抬头挺胸转身走开,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脚下就像被强力胶黏了一样,一步都走不开,又不敢说话。正在内心挣扎的时候,他一口把手上的烟吸尽,丢在大堤上用鞋底踩熄后就跳下来往大房子走。
  “你不该乱丢烟头,而且未成年不能抽烟。”啊,这下我大概惹恼他了吧?后悔到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果然停下脚步,没有转身,就是停在那儿,过了好一会儿他又迈开脚步,边走边说:“神经。”
  看他消失在大铁门内我反而松了口气,刚我还以为他要爆发了,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打不打女孩子。
  所谓铁杵磨成针那种弃而不舍的精神我现在明白是什么了,也明白了什么叫没事找事自寻烦恼。估计是我被那个薛城羽激发了我内心的牛脾气性格,我还就要跟他杠上了。于是我依然在大清早跑去那个大堤旁,果然他还在那里抽烟。
  这次我暗自下决心决不在气势上输给他,所以不等他有所反应我就爬上了大堤站在他旁边,完全无视他意外加不爽的表情,顿时我心情大好,忍不住一脸乐滋滋的笑容,终于不觉得自己那么弱势了。
  他就一直侧头看着我,虽然我没看他,但眼角余光还是瞥见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嗯,天气真好,上学前在这儿看海果然让人心情愉快啊。
  他摇摇头,似乎不打算搭理我,抬手就要吸烟。我大概是自我感觉良好过头了,连勇气也是过度膨胀,竟然伸手截住他的手,还理所当然地拿掉了他手上的烟。他大概是太过惊讶,都看傻了,只是瞪着我一句话都没说。
  而我也在拿着烟的时候才恢复自我,咽了口口水,努力看着海面然后清清喉咙,说:“小……小孩不能抽烟……”
  嗯,我死定了。
  好半晌,他哼笑了一声,说:“你未免也太得寸进尺了吧,吃棒棒糖的小孩?”
  我都能呼吸到周遭他的怒气了,但做都做了,豁出去了!半途而废成不了大事。
  “我这是作为同班同学的友善提醒。”
  看他不回话,我悄悄瞄了他一眼。我的神啊,他竟然用那还完好的那只手插着腰,还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完了,他要揍我了。
  “喂喂,男生不能打女生的啊。”
  “哈!”他冷笑一声,随后说:“我也友善地提醒你,第一,我们不是同班同学。第二,你赶紧去学校跟老师学学什么叫不要多管闲事。第三,男人会打不是女人的女人。”
  说完他就跳下大堤走了。
  我再次宣告失败,而且更遭他讨厌了。
  跟薛城羽说话后的第四天早上,我垂头丧气的,虽然还是很早出门,却慢悠悠晃到李阿伯那里买糖。今天他新进了巧克力和香草口味的,我一时竟拿不定主意,两个都想吃。忽然灵光一闪,我干脆两种口味都买下了。
  大概是知道我会来,也烦看到我,又或者是他看到我在这儿就没出来,总之今天我在大堤旁等了二十来分钟都没见到薛城羽。看看时间,要是还不走就迟到了,我有些焦急,在大房子前转了好几圈,最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按了门铃。等了一会儿,大铁门开了,走出来的是和薛城羽一起搬来的老人。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