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卡农D

 

“小馨姐!”

东方夏歌笑着迎向美丽优雅的伊馨,心中笑得更大声了。

老妈肯定满意得不得了。哥,你千万别怪妹妹我设计你啊,这样的嫂子我绝对不要错过。

果然,才介绍认识,宋宛茹就已经眉开眼笑,作为女儿的怎能不了解她的心思。

“我可是你外公的忠实乐迷啊,他能有你这么一个外孙女肯定是高兴得不得了了。”

“伯母您见笑了。真是抱歉因为外公他老人家身体不适,家父家母只能在家陪伴无法前来。”

“没事没事,身体要紧。你能来就很好了。”

伊馨合宜且高贵的装扮以及从容大方的仪态已经让宋宛茹留下了满分印象分,这一开口就是柔软温和的语调更是让她直接锁定了儿媳目标。

“伯母,恕我失陪一下。我要去准备等一下的演出,不知道休息室在哪里?我可能需要调音。”

“哦哦好。”宋宛茹立刻转向在一边监工的管家,“赵伯,你带伊小姐去后面休息室,好好款待。”

赵伯恭敬地带着伊馨离开后,宋宛茹连忙抓着东方夏歌催促:“快打电话给你哥!让他快来!”

东方夏歌偷笑着拿起手机跑到一边去打电话,心里乐坏了。

东方彧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三点,整晚的疲累让他忘记了时间。拿起手机看到好几个夏歌的电话,才想起今天晚上的酒宴。转身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苏紫言,轻轻叹口气。

他又梦见伊馨了,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么坦然地说分手,过了没多久就消失无踪了。而他却为了她的毫不留恋想了她好几年。

走进浴室冲了澡,苏紫言有为他准备换洗的衣物。刚穿上走回卧室,就见她醒了,裸着身子下床,随手拿起一件丝制睡衣套上。这样的景象是男人多少都会有感觉,东方彧自然也不例外。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压下胸中的欲火,淡淡告知必须离开的事实。

“夏歌给我打了好几通电话,我要走了。”

“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

东方彧摇头,他还不至于想为了她特意让父母不高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便潇洒离去。

苏紫言心中满是酸楚,她明白自己永远无法堂堂正正站在他们家人面前。看了看放在一边的暗红色小礼服,这是她精心准备的,期待奇迹的发生。

其实她也收到了请帖,因为自从和东方彧在一起之后,她就很努力博得东方夏歌的欢心,希望可以借此拉近与他们家的距离。

眼泪扑簌簌落下,心中充满不甘。并不是她想去做歌女的,而是除了这个职业,她没有别的维生之计。也不是她想生在一个家境不宽裕的家中,让她连高攀的机会都没有。

想了许久,毅然拿起礼服走进浴室。她是光明正大被邀请的,即使不是他东方彧的女伴,她依然可以是贵宾。

下午四点,宴会准时开始,宾客们陆陆续续到齐。忽地灯光一暗,打断了众人的交谈,一道聚光灯随着一段轻扬的前奏落在侧面的舞台上。伊馨一手拿着弓,另一只手扶着小提琴架在肩膀上,缓缓演奏出众所皆知的名曲。

在伴奏下,小提琴的音符由轻柔渐渐转为悠扬,动人的旋律回荡在整个大厅。客人们目不转睛,不单是因为演奏者的技术,更为了那超凡脱俗的容貌。

东方彧到达会场的时候,在门外就听到那优美的《卡农D大调》的主旋律,不禁让他想起,以前伊馨就喜欢这首曲子。她说在《卡农》的伴奏下走上红毯的新人一定是最幸福的。

站在门口发呆的空当,场内音乐已经停止了,只有雷动的掌声。东方彧推门进入,在人潮中寻找家人的踪迹。但很快,一曲奏起的钢琴乐章擒住了他的脚步。

这么巧吗?

这是《梦中的婚礼》,法文直译应该是“爱人的婚礼”,是她最喜欢的钢琴曲。如果《卡农》带人走入幸福,那《梦中的婚礼》就是幸福的延续,她曾经天真地这么对他说过。

那时候,他为她那梦幻的表情着迷,就是因为这样,她成了他唯一的一个“单纯”的例外。

东方彧抬头,眼光越过人群去寻找台上的身影。是她吗?那个背影,还有那头秀发,很熟悉,但他却不敢肯定。刚想走近去确认,东方夏歌不知何时冒出来拉住他。

“哥!你怎么这么晚,快跟我来,妈妈在找你呢。”

不由分说,两人在黑暗中穿过人群往休息室走去。台上的音乐还没结束,东方彧回头想再看一眼,无奈却被人群挡住。没关系,等一下还有机会。

“彧儿,你干什么去了?连小武都比你来得早!”宋宛茹一见儿子立刻拉着他,“妈跟你说,一会儿我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你听好了,好好和人家相处,这绝对是东方家少奶奶的最佳人选。如果你肯多和她接触,妈妈保证以后不再逼你跟别人相亲了!”

“妈!你说什么啊,你别自己随便决定好不好!”

“好了好了,音乐要结束了。一会儿你不准乱跑!”

场外音乐一停,又是一阵掌声,众记者纷纷上前拍照采访。

“伊小姐,这次你是和叶大师一起回来,请问是不是有意要回国发展?”

“伊小姐,你首次登台是小提琴独奏。今天的表演虽然只是娱乐助兴,但也显示了你在钢琴上的天赋,不知道将来是不是会往这方面发展呢?”

问题此起彼伏,伊馨笑着从容回答了几个后,申明到:“今天是东方家和方家的喜筵,我希望大家不要喧宾夺主。”

虽然记者们还有问题想问,但伊馨的话也确实在理,更何况订婚的佳偶也已经出场,大家都围上去拍照。

伊馨收拾好小提琴,转身回休息室。

东方彧陪着母亲出来的时候,伊馨已经不知去向,四下张望却没见踪影。台上长辈们在致词,随后方佑天为夏歌带上订婚戒指,场下都是掌声和祝福。

东方彧的心思早就不知飞向何处,满脑子都是那抹熟悉的背影。

伊馨,会是你吗?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