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小客栈的大通铺

 

  我心里一急,反问:“所以?”绕了这么大个圈,他想说什么?
  “怕是出关前潘小姐你是走不得了。”他想了想又说,“是出关后,确保我们安全之前你是走不得了。”
  我终于明白了,他这是要挟我出关!在危险关头能有个人质!是啊,潘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名气都传到了其他国家,有了潘家三小姐做人质,谁敢轻易动他们?这才是他们只掳我的理由!竟然还在之前说什么只要过燕州,分明就是诓我的!而我为了救小娟竟然没想到更深远些。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会被带出关外,我哪里会轻易就帮他们出燕州!死活也得在城里让他们被抓。现在可好,只有我们四人在此,他们断然是没可能放我们回去了。
  我反抗,可能当场就会被杀死,不反抗,说不定出关前还有机会。但在那之前,我必须先做一件事。
  “你要我跟你们走,可以,但是出关前,必须放小娟走。”我说得很冷静。小娟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子,我没必要拖着她一起犯险。
  小娟一听,又是哭得稀里哗啦,说不能让我一个人跟他们出关。我没应她,等着那少主的回答。
  好久,他回答:“可以。”脸上的表情深不可测,我看不明白。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小娟只是挽着我,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跟着,我们在城外的驿站买了马匹和干粮,为了加快速度,他们没有租马车。
  我看着那匹高大的马儿,实在觉得自己没必要逞强。要说有人牵着或许还行,但要策马奔腾个两天,我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能看出了我的纠结,那少主牵着马到我面前。
  “潘小姐可懂骑马?”
  这真是多此一问,先不说我了,谁不知道潘闻蝶是个体弱多病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懂骑马?见我不回答,他倒是低低笑了声,我觉得他那是嘲笑。但下一秒,他已经翻坐上了马背,居高临下地,朝我伸出了一只手。
  我看了他一眼,他和元子臣真的很像,这么笑起来更像。但我也真的很讨厌他这张脸,那种虚假的笑容让我恶心,就像元子臣的一样。转头去看于昊,他的身后已经坐上了小娟,死抓着他的衣服,不敢靠太近,又生怕会跌下来摔个粉身碎骨,那张小脸都快纠结成梅干菜了。
  我有点懊恼自己没能抢先一步,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无视那少主先生伸出的手。于昊看着我们的眼神有些不安,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大概是因为我背着他家少主,没看到那少主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不过我确实感受到了他的不悦,或者说是怒气,因为突然我腰上就多了条手臂,接着我就跌在了马背上,被他单手锁在了他的胸前。
  我重心不稳,反射性伸手抓牢了他胸前的衣服,仰起头怒瞪他。但他倒是好心情地笑了,那笑里还隐着一丝不屑。他是故意让我这么狼狈的,因为我无视了他。
  没给我出声的机会,他原先扶着我的手已经自我腰上松开,改而去抓缰绳。
  “你不抱紧了,一会儿可是会跌下去的。”
  我不理会他语气里的嘲讽,坚持只抓他的衣裳,但当马开始动起来时,我再也没法只靠这样稳住身子,只能改而环住他的胸膛。他现在一定很得意地在那笑吧!
  我想他是故意让我侧坐在马背上的,因为这样那个我只能抱着他。马飞驰起来以后,风大得吓人,本来就是入秋的季节,刺得我骨头生疼,真担心我这柔弱的身体会撑不住再大病一场。在这种苦寒之地病倒的话,潘闻蝶可能真的要死了。
  忽然,身后的男人在策马的同时腾出一只手,先是将我的脸扣进他怀里,接着便环着我的肩膀帮我阻挡一部分的风沙。
  我抱着他的手僵了僵。他也像元子臣那样,总会在不经意间展现一下体贴和温柔。男人都一样,在温柔体贴的背后,还有一颗玩弄女人的心。
  我们在沙石间奔走了大半天,偶尔会停下让马匹休息喝水,其间我曾试着和小娟换位置,但只消他少主一个眼色,于昊便立刻拒绝了。除了小娟,我没再跟他们说过话。
  出了燕州城果然地理风貌都变了,花草越来越少,有的是稀稀落落的针叶林。我们先前穿过了一个峡谷,峡谷的那边还暖些,一出峡谷,放眼望去大多都是沙石,气温也下降了不少。我们没有多带衣物,这种气候,怕是到了晚上我和小娟都撑不了这日夜温差。
  不过这两个男人对这边似乎相当了解,天黑前赶到了一家小客栈。说它小,那是真的很小,还很简陋。睡的是大通铺,吃的是粗干粮,能喝上口热茶已经是万幸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我唯一庆幸的是这屋子里晚上烧柴火,而且那么多人一起睡,总不至于太冷,实在不行我还能和小娟抱在一起。
  只是这一屋子的大男人,在看到我和小娟进来后都用相当猥琐的眼光看着我们,这叫我们怎么睡?
  不过他们那些目光在看到那两个高大的主仆二人后,都稍稍收敛了些,还有些不识趣的,在他们把刀往通铺上一搁后,也都自动让了床位出来。
  折腾了两天之后,也实在轮不到我们挑剔,身心俱疲,我和小娟爬上了床铺,而另外两个男人倒也绅士,在我们一边睡了一个,完全打消别人觊觎的念头。
  我是真的累了,都不在乎身边睡的是那个恶心人的少主,合上了眼便睡着了。但即便烧了柴热了炕,沙漠气候的夜晚真的是可以冻死人。我一直都在半梦半醒间,就连做梦都是冰天雪地的,直到身上渐渐变得暖和,才可以睡得安稳些。
  可这一睡沉,之前的那个噩梦便又来了,那个我走在城墙上,最后被一个女人推下城墙的噩梦。一样,我还是在摔死前惊醒了,醒来后依然不记得细节。
  那女的究竟跟我说了什么呢?
  窗外有暗暗的光透进来,却不够照亮整个屋子,我猜是我们时间的五点上下。屋内的鼾声此起彼伏,我知道我是肯定没发再睡回笼觉了。
  屋子里烧的柴火已经熄了,本应该很冷的我,现在却觉得暖暖的。想着不对劲,才意识到我竟然是枕着那少主先生的手臂,窝在他胸前睡的!我一皱眉,很想立刻就翻离他身边,但又怕动作太大弄醒另一边的小娟。
  我抬头瞪着他的睡颜,真希望能就这样瞪醒他。只是看着他的脸,我心里又翻搅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元子臣睡着时也是这样的,好看的容貌,安安静静的,没有那些多余的虚伪表情,可能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会放下戒心,仔细看他。
  拉开圈着我的手,我悄悄起身爬下床,出了屋子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室外的低温瞬间就让我缩成一团,环着自己细瘦的肩膀,我不禁感叹,这潘闻蝶也太弱了!出关后要真像小娟说的那样情况我该怎么办?等他们利用完,他们是会杀了我还是将我丢弃在沙漠里?
  如果给我个痛快也倒算了,若被丢在荒漠,我要是没冻死也会饿死,最坏就是被野兽吃了。
  不好,这些死法都不好!
  我费神想着自救的方法,却全然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个人,直到肩上多了条麻布毯子,才愕然转身。
  “这么单薄的人,站在外面吹风也不觉得冷。”说着他顿了顿,脸上还是那看不出真心的浅笑,“跟老板拿了条毯子,先挡着,之后再给你寻些厚实的外衣。”说完递了个馒头给我,应是刚在火上烤过,还热的。
  他这种突然兴起的温柔和元子臣一个样,一样让我讨厌,明明打着别的目的,何不直接些。
  “走了,于昊已经牵了马。”他没把我脸上的厌恶当回事,更没提晚上我靠在他怀里睡的事,往一旁的马厩去了。
  我心里有些庆幸,希望他并不记得,默默跟上他的脚步。
  有了那条麻布毯子,虽说保不了多暖,至少挡得了风沙。我们没在乌子口多作停留,那里确实如他所说,相当贫穷落后的一个小镇,街上大多是驻守边关的士兵,懒懒散散喝酒赌钱,几家小店铺也看不出多少风光。
  离开村子于一石林处,他们放下了小娟,可谁知道那丫头竟扑通一下跪倒在我面前,声泪俱下。
  “三小姐!小娟不走!小娟怎能让三小姐一人去那大漠!就算小姐老爷还有夫人不怪罪,我也没脸苟活了!小姐要是回不来,小娟也一同留在荒漠!小姐若不带我走,那我只能撞死在这石柱上了!”
  虽然听着很是感动,但她要跟着我,岂不是白白搭上性命?只是我不同意,她要真去撞石柱了怎么办?
  只是等不到我下决策,村子那边突然就传来骚动,接着就听到无数个脚步和马蹄声。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