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这叫低头思故乡

 

  “小姐……我们……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小娟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恐惧了,毕竟那些她心目中的金旗蛮人目前都还彬彬有礼,只是她依然忧心着。
  我叹了口气,若只是我自己,我是真心不怕被带去北朝,在这个世界,哪里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但小娟不同。
  “今后的事情我也说不准,但若真回不去了,你可会后悔?”
  小娟愣了一下,立马又扑簌簌哭了。“跟着小姐,去哪里我都不后悔。”
  哎,这忠心耿耿的小丫头。没法安慰她什么,我便用下巴指了指那紫鸢,问:“你可听说过这金翅紫鸢?”
  小娟有些怕这紫鸢,自进门就没靠近过。
  “是有听说这紫鸢是个宝,却不知三小姐是怎么降服它的?”
  “我也不知道,这鸢子自己就挨上了我,兴许是缘分吧。”其实我是挺幸喜的。
  “可……可我也听说只有金旗的人才降得住鹰,若是只有灵性的神鹰,更是只有身份尊贵的人才能驯服。稀有如这金翅紫鸢这般有灵性的鸟儿,自己降服于小姐的话……小姐……小姐……”小娟有些惶恐,说不下去了。
  我闻言垂下头,想到所有人看到这紫鸢跟着我时的表情。现在我在他们眼里是怎样一个人呢?
  “不过小姐要是带着这紫鸢,想那些金旗人定会忌惮着些,毕竟是神鹰认了的主人,自是不会太与小姐为难吧?”
  我知道这是小娟在安慰我,因为也极有可能有相反的情况发生。
  不过去北朝的这一路,所有人都对我们客气着,但也没人多与我们说话,只有孔绍维偶尔会调侃几句,却也相当少言,每天都是在赶路。金翅紫鸢只是跟着我们在上面飞,也不用我们喂食,隔个几天便自动消失一次去捕猎。有次还叼了只稀有的白狐回来给我,把我吓了一跳,最后是孔绍维命人拿去处理,说到了北朝给我做成围脖。
  一夜,我独自站在营帐外,裹着披风看星星。天空一轮明月,映得一片大漠皎洁如霜。今天是中秋,他们说的祭月节,也是个举家团圆的日子,不知道潘家上下现在是什么状况。
  “不在帐子里休息,在外面吹冷风做什么?”
  我没回头,厌烦他就这么扰了我的兴致,感觉这月亮星星突然就都不美了。见我不搭他,他走到我身边又给我加了条披风。我一颤,学着他那些下属说:“多谢太子,民女惶恐。”
  他哼笑了声,没理会我的嘲讽。
  “在看什么?”
  “我这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随便扯一句,好打发了回帐里,但他似乎有些诧异。我一想,这里没李白,自然也就没这《静夜思》。
  “想家?”他问。
  “今天是祭月节。”我答得简单。
  他点点头,也望向那明月。“金旗人也有过祭月节的习俗。”
  “你若没去东宜,此刻我们便都能和家人团聚享受天伦,又何必在这儿思乡情怀的。”
  他转头看我,我也不避讳地看他。只是月光究竟是月光,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晚了,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赶路。”说完便转身走了。
  我愣愣站了一会儿,总觉得是自己说了什么话刺到他了,但又不知道是哪一句。算了,管我什么事?我能顾好自己和小娟就是万幸了,哪里还管得着别人的闲事。只是当我再抬头望向那轮明月时,不禁想起了妈妈,那唯一让我挂念的人。
  我是妈妈一个人养大的,一直到二十二岁之前我都不知道爸爸是谁,没听妈妈提过,我自己也没想过问她。妈妈是个颇有名气的舞蹈演员及舞蹈老师,我知道她为了生我,放弃了出国学习表演的大好前程,在我心里,她是个为我付出一切的,伟大的母亲。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并不好,日子过得紧凑,但在妈妈不断地努力下,她在国内的舞蹈表演圈内闯出了自己的名气,后来便在一个舞蹈学校任教,每年也有专场表演,偶尔还能在报纸杂志上看到她的相关报道。就在我们日子过得越来越宽裕时,一个陌生男人闯进了我们的生活。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