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本小姐今晚有空

 

  我记得那是我大学最后一年的期末考试,因为考得不错,想早些回家和妈妈分享。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看到门外停了部看起来挺高级的房车,纳闷之时,家门开了,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却没看见妈妈。我有些担心,便走了上去。

  “你就是向妤婕?”他一见我就问,我回答是,他点点头,没多说话,便走了。

  进到屋子里时,妈妈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双肩微颤,地上还有撒掉的果汁以及碎掉的玻璃杯。我很害怕,追问她出什么事了,她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肯说。我清掉了一地的狼藉,再坐到她身边安慰她时,她才告诉我实情,包括过去的所有。

  妈妈说,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父亲,而她,曾经是他的情妇,至于我,一个意外诞生的私生女。父亲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妈妈时候才十八岁,没过多久便被抛弃了,之后才发现有了我。

  妈妈不是一个会带着孩子上门讨说法的人,而父亲也乐得我们不去纠缠他,于是整整二十二年,他对我们不闻不问。如今他突然出现,会是想做什么?

  答案很快就分明了,一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吃饭,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来意。

  “我一个投资合作伙伴前些日子去看了你妈妈的演出,很是喜欢,了解后知道她有个容貌神似的女儿,就是你。”

  我心中警铃大响,有些明白他的目的了。我默不作声,等着他继续。

  “当然,他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而我也正想利用这一点。如今我有大项目急需用钱,他又不愿意出资。我要你去接近他,做他的女人,如果你做得好,让他喜欢你,甚至能被他扶正嫁过去的话,我会出面说明我们的父女关系。”

  多么直白的利用?他对我根本没有父女之情,相信他对妈妈也是一样的。

  “你要我做人情妇你以为我就会去做了吗?”当时我心中只有愤怒和不屑。

  “你可以不做,”他摊摊手,不痛不痒地说,“反正他也觉得你妈妈不错,给他玩玩说不定一样可以让我达到目的。”

  我咬着牙,恨不能冲上去抓烂他那张无情又虚伪的脸。

  “你跟妈妈说过这些了?”

  “目前还没有,我相信你不会想让她知道。”

  “全世界最下流卑鄙的人非你莫属,你就是个混蛋,我以有你这样的生父为耻。”这是我那天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同时也换来了一巴掌。

  离开饭店我没有回家,进了临街的一间酒吧。我平日从不喝酒,那天狠狠灌了自己三大杯洋酒,不胜酒力的我自然是喝醉了,昏昏沉沉在路上走。外面下着小雨,我淋着雨却不觉得凉。

  真好笑,酒精几乎麻痹了我所有的感官,但我竟然还觉得左边脸颊烫得如同火烧。

  脚下一个踉跄,没站稳,伸手抓住了一旁的树干才勉强没有摔倒。这时候前方一个看起来很高级的饭店里走出几个男人,说了几句话后便各分东西,其中一个朝我的方向走来,伸了一下手,随后就看到旁边的一辆银色房车闪了两下车灯,伴随着开锁的声音。

  我跌跌撞撞往人行道里侧靠去想给他让路,但那个男人却没过来开门上车,站在离我不到五步远的地方,皱着眉头盯着我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抬头的时候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像是抓到自己品行不端,酗酒不归的女儿。

  这个想法让我胸口莫名燃起一把火,举起手指着他,想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口齿不清。“你……你看什么看!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要我做什么……你以为……我就会去做吗?”越说,我就越气愤,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二十几年对我和妈妈不闻不问的人……你以为你有资格以爸爸的身分来命令我吗?我叫向妤婕!我这辈子都姓向!和你姓赵的没有半毛钱关系!”

  眼前的男人向前走了几步,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停下,下一秒钟我就感觉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托起了我的下巴,力道不大,却足以让我无法挣脱。他在打量我,我知道,但晕眩的感觉模糊了我的视线,除了他的轮廓,我怎么也瞧不清他的样貌。

  当他的手指抚上我被打肿的脸颊,我身子微微一颤,一半是因为疼痛,另一半是惊吓。但当我想到我自己的亲生父亲要我去做别人的情妇时,不知是哪里来的想法,我忽然就拉住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衣领,靠近他,问:“这位帅哥,本小姐今晚有空,你有兴趣吗?”

  话音刚落,我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原来也可以这么诱人,酒果然是神奇的东西。很好不是吗?至少我还有选择我初夜对象的权力。我的第一次可以给任何人,比如眼前这个陌生帅哥,也不能浪费在一场交易中。

  陌生男人没有回答,松开了托着我下巴的手,我一个重心不稳就趴在了他身上。我才不管自己的姿势有多不雅观,舒舒服服靠着,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是洗发水的味道吗?

  他没有推开我,反而伸手扶住了我有点下滑的腰,两秒钟后,他就搂着我往一旁的车子去。开了车门,我想都没想就爬进了副驾驶座。

  我不记得我们坐了多久的车,又进了哪个酒店,只知道自己好像被抱上了一张很软的床,天花板上有柔和的桔色壁灯。但很快那些光都被一个身影挡住了,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有什么关系?我很享受他手指抚触我肌肤时的感觉,还有他流连在我耳畔及颈项的细吻。

  嗯……就让这一切都发生吧,这可能是我对父亲能做的唯一抵抗了。

  我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在大海中漂浮,而且还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床上,房内却没有别人。

  我从来都没去细想过那晚是否真的发生过什么,而那个男人又是谁,知不知道对我来说无所谓,反正我的人生已经成了别人的玩物。

  几天后我父亲便让我住进了他的一栋私人套房里,我知道他是不想我出生状况,他这是软禁。我告诉妈妈我是被实习公司派去外地学习,而我在那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等父亲终于放我出来的时候,第一个安排我见的人就是元子臣。

  我很快知道我不用再去做别人的情妇,因为元子臣买下了我,我成了他的妻子,走进了另一个人的游戏中。

  父亲的出现将我的人生如同纸张般撕成一片一片。如果没有他,我依然还是那个为梦想奋斗的天真女孩,如果没有他,我不会嫁给元子臣,如果没有他,我不会在最后选择死亡。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不管是自杀还是穿越,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如今我是潘闻蝶,成了别人的俘虏,我必须考虑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