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吃糖的小孩

 

  老人笑得和蔼,十分恭敬地问:“请问这位小姐是找我们孙少爷吗?”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被叫小姐,我一下子有点受宠若惊,不知不觉也跟着学起大家闺秀来。
  “老先生,能不能请你……”边说我边拿出巧克力口味的棒棒糖,但拿出来以后我又后悔了,我竟然想让他帮我转交一根棒棒糖!一尴尬,我又结巴起来,“这……这个……麻烦你……”我都说不完整,就已经想落荒而逃了。
  老人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又换上了微笑。
  “代孙少爷谢谢小姐了,我一定转交。”
  “谢……谢谢……”说完我赶紧转身,一路小跑了一段后,才停下喘气。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跑到一个大户人家里,自我感觉良好地送上一根五毛钱的棒棒糖,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说不定那位老大爷已经丢进垃圾桶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敢去找他,早上也没有再早出门,而是搭了晚一班的巴士。路过大堤的时候,都没有见到薛城羽。不是我意志不坚,而是我很怕再面对棒棒糖事件,觉得超级丢人。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已经有一星期没见过他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又轮到我值日,放学后我比大家晚了一个多小时回家,出校门的时候正好错过一辆巴士,于是决定走回家。
  大房子是回家的必经之路,再怎么绕都是会路过他家门前。看着不远处的房子,我有点犹豫。虽然认定了他不会知道我今天路过,但就有那么个小小的担心怕他正好出来。张望了老半天,确定那里静得只听得到海浪声后,我才放下心,刚踏出一步,不祥的声音就从身侧响起。
  “哟,这不是棒棒糖小朋友吗?在人家家门前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光是那“棒棒糖”三个字就叫我立正站好了,更别提这声音的主人了。反正这世上就是怕什么来什么,他薛城羽不都是大家闺秀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怎么今天跑出来了。
  转身正视他,看到他手里的一包没拆封的烟,大概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了。
  “我就是路过而已。”我装作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
  “路过你干吗偷偷摸摸的?之前你还不是每天理直气壮跑来教育我,这两天怎么就变胆小鬼了,棒棒糖小朋友?”
  他还刻意在棒棒糖三个字上加重语气,一脸的讥讽让我想踹他一脚。
  “谁胆小鬼了,你你……你不能抽烟!”说着我就要伸手去抢他手上的烟,哪知道他眼明手快,用绑着石膏的左手挡在了我面前,我只能恨自己手短够不着。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好一会儿突然说:“我说你那么爱管闲事是怎么回事?你是天生老太婆性格吗?还是你都是用这种手段吸引男人眼光的?”
  一股怒气打从脚底就冒了上来,我也顾不上他现在是伤残人士了,一把推开他。
  “胡说什么,我不就是看你人模人样的没病没痛,干嘛要去做什么特殊份子。你知道学校里别人怎么议论你吗?你又不是天生就跟别人不同,为什么要有差别待遇,为什么你甘愿让别人对你差别待遇!明明有能力改变现状却放任自己变成异类,特殊待遇这么好吗?”
  我一股脑儿把心底最深处的话全倒了出来,除了第一句,其余的全都是在说我自己。眼泪竟然控制不住地就往下流,那么多年来的心事就这么三言两语跟个完全不认识的臭男生说了。
  没错!我是个残疾,变成特殊份子是我改变不了的事情,所以我只能乐观去面对。那他薛城羽呢!独立派就那么开心吗!
  可能我刚一推太用力了,他疼得龇牙咧嘴的,但看到我哭了,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大概是我哭得太悲愤太大力了,他只能开口安慰我。
  “至于吗,我还没叫痛你就哭成这样。好了别哭了,算我错行不行,真麻烦。”
  我收不住眼泪,反而哭得更凶猛了。他皱眉挥挥手:“再哭不管你了啊,被别人听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行了行了我请你吃糖可以吧?”
  他看我哭成这样,干脆拉着我往大房子走去。我是哭得太惨烈了,早忘了自己在干嘛,就任他拉着边走边哇哇大哭。等我好不容易止住眼泪一阵阵抽泣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坐在大房子的客厅里。桌上有一盒他拿来的纸巾,旁边丢了好多张沾满了我的鼻涕和眼泪。
  情绪闹完了又该尴尬了,我低着头缴手指,肩膀还时不时抽一下。薛城羽坐在我对面,一声不吭好整以暇看了我十来分钟了。在我快受不了这难熬的沉默的时候,他突然就开口了,不过是对着一旁待命的老人。
  “老刘,去给她拿点糖来,这个小朋友爱吃糖。”
  “不……不用了,我要走了。”我腾地站起来,拎起脚边的书包就往大门走。他也没拦我,倒是那个被叫做老刘的老人把我送到了铁门外。
  “刘老伯不用送了,谢谢你,我走了。”我低着头刚要走出铁门,老伯就叫住了我。
  “雨澄小姐。”
  我一愣,反射性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老人摇摇头,似乎不打算回答,只是继续说:“雨澄小姐,您别见怪,我们孙少爷其实对您没恶意。那天能收到雨澄小姐送的生日礼物,他很开心的,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孙少爷心情那么好了。雨澄小姐以后还请多来坐坐,我相信孙少爷他会很乐意见到您的。”
  “生日?那天是他生日吗?”这倒是个意料之外的事情,没想到我误打误撞挑了这么个时间送上那么不体面的礼物。
  老人微笑点头,说:“这可是孙少爷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老刘我代孙少爷谢谢您了。”
  我被说得怪不好意思的,出门前还在心底骂里面那个是坏家伙臭小子,现在倒有点小雀跃的心思。
  “老伯您太客气了。那个……我先走了……再见……”
  “小姐慢走。”
  我闷头走了好多步才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发现薛城羽竟然站在房门口靠着门框望着我这边。心咚地跳了下,连忙跑开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