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赐的是未来太子妃?

 

  “姑娘是要穿哪一件舞衣?”素冉看着宫女们送进来的格式衣服问我。
  哪一件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就那件最简单的吧。”天知道太过啰嗦的衣服会不会在我跳舞的时候把我给绊倒了。
  换上衣服,我迟迟不想出去。我选的这套衣裳以薄纱和丝绸为料,相当轻盈,拂袖犹如缎带,若是摆起来,又或者转起圈来必然很美。
  转圈?或许这是我能做的一件事?
  小时候我在其它动作上并不出色,唯有那原地自转,因为我极佳的平衡感,常受到妈妈夸赞。她说可惜了我不爱跳舞,否则会是个出色的舞蹈演员。
  挣扎半晌,我知道拖延也不是办法,既然想好了对策便去试试看吧,就算失败了,最差的情况也就是一死罢了。敢自杀的我还能怕死不成?
  我整理好衣物来到厅门边,外面的宫人已经朝乐师们打了手势,整个大殿便响起了有东宜风格的乐曲。我闭上眼睛,脑中回响着妈妈那些现代舞的动作,再融合上电视里看过的宫廷舞,搭配现在的旋律,最后便是凭感觉跟着音乐的节奏舞动身体,拖着拂袖进到殿中央。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跳的,跳过些什么,只记得那音乐渐渐转快,而我则在那节奏最快的时候开始原地自转,一圈接着一圈,拂袖在我身边形成圆圈围着我,转得越是多,掌声也随之响了起来,最后音乐缓缓变慢,而我也以一个孔雀舞的姿势结尾。
  顿时整个殿内掌声雷动,而我觉得自己似乎还在转圈,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这是跳过了吗?会不会因此招来麻烦?
  “好!真是太美了!这是孤见过最美的舞蹈!来人!赏白玉鹰!”皇帝一声令下,我忽然感觉背后凉凉的,所有盯着我看的眼神不知怎的都变了,让我觉得莫名害怕。
  不一会儿一个宫人端来了金盘子,上面放了尊白玉雕刻的玉鹰,约三寸高,展翅欲飞之姿,栩栩如生。那宫人将白玉鹰端来给我,我知道这东西必然大有来头,不敢立刻接下,而是先瞟了眼一旁的孔绍维,见他向我点头了,才接下谢恩。
  素冉扶我回偏厅更衣,屏退其他宫女后,悄悄在我耳旁说:“姑娘,这白玉鹰一共六尊,一尊在太后那里,两尊分别给了皇后和柳妃,还有一尊在册封典礼上给了太子,便还余下两尊。如今皇上赐姑娘这白玉鹰,素冉不敢说定是好事,往后姑娘行事更要小心谨慎了。”
  我心里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这白玉鹰竟会比先前赏我的金护手还要贵重上千万倍,而且意义重大。
  “姑娘切记,这白玉鹰彻底将姑娘的处境推到了风口浪尖上,现在外头的人多会分成两批,若不是对姑娘竭尽讨好,便是极力排除。以后姑娘该如何自处就要想仔细了。一会儿出去姑娘须得表现得若无其事,我想太子爷会尽力给姑娘担着的。”
  我看着素冉,很感谢她的提点,但心里也有着疑惑。“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明明她是附临王派来监视我的人。
  “如今素冉是姑娘的人,姑娘安好,奴婢便也安好。”
  她的回答很直接,很诚恳,不矫情不造作。这是事实,如果我出了什么差池,那她可能比我更危险。我不敢说我就此会相信她,但至少有了我们得同舟共济的意识,这也正是她想告诉我的。
  等换好衣服回到座位上,我发现整个大殿的气氛显然都不同了,每个人都还是在谈笑,只是那笑声中隐着一丝紧绷感,仿佛现下的状态会一触即破。自打我坐下后,我身旁的太子爷也没再同我说话,让我那颗心就悬在那儿,很不好受。好在这宴席已经接近尾声,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赶紧离开这皇宫。
  在众人的朝拜声中,皇帝偕同皇后先行离席,待圣驾远去,其他人才纷纷起身离开大殿,我却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
  “跟我走。”孔绍维没有看我,只是这么沉沉说了一句。
  我默默跟在他身后来到殿门前,大部分人都已经互相告辞,先后下楼,唯有附临王一家还守在门口。
  “太子,是否将潘姑娘送回附临?”
  孔绍维垂着眼想了想,回答:“现在怕是想送也不行了,我会带她回太子府。”
  我心里一颤,跟他回太子府?留在这上都?那我还怎么回东宜?只是还没轮到我反对,就有人先叫在了前头。
  “不行!这东宜贱民岂能住在绍维哥哥那里!”虹熙郡主多半是压抑了一整个晚上看到我锋芒毕露,现在终于忍不住大爆发了。
  “不得无礼!”喝斥她的是附临王,那郡主不服气还想再说,她爹又接着一句“住口”彻底堵上了她的嘴,垂着泪眼,愤愤不平地退到了一旁。
  其实她应该庆幸她父亲的用心良苦,就连我都明白她再不收口必定祸从口出。她辱骂才被皇帝重赏的我,岂不等于骂了皇帝?这话叫人听了去搬弄是非,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附临王看了我一眼,想了想,便向太子爷辞行,转身下楼。那虹熙郡主临走前还不忘怒瞪我一眼,我只能低头视而不见。
  跟着孔绍维上了他的马车,我终于有机会质问他。
  “你把我带来北朝,究竟是想怎样?”这是我最在意的事情。
  他看了我一眼,便侧过头看着窗外。“为什么带你来已经不重要了,总之你现在是不用想着能回家了。”
  他什么意思?
  “我一个东宜女人,留在北朝不是被杀也会为奴为婢,何不痛快点。”他这样真是让我很焦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处境,这种未知让人恐惧。
  “杀你?”他哼笑了声,“现在整个北朝怕是没人敢明着动你。”
  但不代表暗地里的就没有。
  “就因为这白玉鹰?”我伸手搁在身侧的檀木盒子上。
  他看着那盒子,问我:“你可知道这白玉鹰代表了什么?这玉鹰一共六尊,有这玉鹰的皆是这宫内地位不可动摇之人。原本剩得两尊,父皇曾私下同我说过,这一尊是要赏给下一个诞下皇子的妃子,另一尊——”他顿了句子,抬头看我,“是要给我的太子妃,将来的皇后。你说,他赏你的这尊是要给谁的呢?”
  我脑子里突然就轰地一下,这什么跟什么!受了这白玉鹰,我若不是他爹的小妾,就得是他的老婆?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摒着呼吸瞪他。
  他看了我很久,问:“怎么,你是不想做我父皇的宠妃,还是不想做我未来的皇后?”
  我侧过头,沉声回答:“我不想为任何人所有。”
  没错!我不想再被人抓在手心里摆布,不想做别人的玩偶。我知道这里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但我还是会以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就算结果是死,我也不要别人来安排。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选择死在我父亲还有元子臣的面前,他们可以操控我的人生,却不能阻止我的死亡,也只有在那一刻,我摆脱了他们的掌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轻声笑了,不痛不痒地说:“这个玩笑确实不太好笑,不妨我们换一个,比如……今夜你来我寝宫侍寝如何?”
  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我瞠目结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可是个封建社会!他可是堂堂太子爷!怎么可以若无其事说这种话!可他现在看我的眼神,脸上露出的笑容,暧昧得让人不得不去想那些龌龊下流的事情。我就恨不能把手边的白玉鹰砸到他脸上去!
  “流氓!”最后我还是只能骂出这两个字。
  他突然心情大好,笑得很是愉快。我不得不承认,我又被他捉弄成功,只是他先前说的白玉鹰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呢?我该不该追问呢?
  车子停在了太子府门口,下了车,门口便有仆人将我们迎入府内。因为天色已晚,孔绍维便命人带我去房里休息。折腾一整天我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便不想再动,可是却静不下心睡觉,一直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杞人忧天着将来的处境,结果就这么睁着眼睛天就亮了,等素冉来看我的时候我才刚有睡意。
  “姑娘睡得可好?奴婢给您打了水洗漱。太子殿下刚差人吩咐,说是让姑娘用过早膳后便去前院。”素冉边汇报边将水盆放下。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禁皱眉,那太子爷又想出什么花样?
  “我不想去,我没睡好。”我眼皮真的有千斤重。
  素冉闻言愣了一下,看她惊讶的表情,大概是没见过我这种不把皇家的人当回事儿的。
  “姑娘若是累,去过回来再休息也是一样,让太子等久了怕是不好。”
  我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起身。因为太累,所以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便出门去前院,边走边猜想各种可能。在这北朝成日提心吊胆,早晚要得个精神分裂症。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