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记忆的锁链

 

  陈唯涛坐在办公桌前,拉开百叶窗。早晨的阳光没有什么热度,却依然透明清亮。喝着秘书送来的咖啡,一时半刻无心工作。
  这样的阳光总能让他想起她,那个身在大洋彼岸,教会他什么是幸福的女人。
  伸出手,如同她曾经教过他的,放在眼前,让光线从指缝中流泻出来,落在眼帘,感受这清晨的幸福。
  一年了,他用这一年的时间重新从当初摔倒的地方站了起来。眼前这家广告公司虽然还未得到业界的信赖,却是不容小觑的行业新星,前后也接手过几件较为出名的case,在广告业渐渐建立起一定的知名度。但是这一年,他没有去找过那个给予他幸福的女人。
  孙孜赢,那个在他整天游走街头,自感堕落的那些日子,带给他阳光,让他愿意为她重新努力的女人,在一年多前离开,去到美国。
  那天晚上,当他找到满脸鲜血,衣衫不整的孙孜赢的时候,她已经不省人事了。抱着她冲进医院急救室,一直到手术室的灯熄灭,整整一个晚上,他内心的恐惧翻搅着他的五脏六肺。
  脑膜受损,严重内外出血,但是幸好,孙孜赢脱离了危险。之后有警察来过,但是一无所获,没有人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更没有人敢问。因为只要孙孜赢是清醒的,就一直喊叫着要回家。她母亲林雯丽第三天从美国赶到了上海,看着病床上的女儿,痛心疾首。
  在医院康复的那两个星期,不知用过多少镇定剂,伤口也反复裂开,血迹斑驳着雪白的床单。
  每一夜,陈唯涛都守在病房外,悄悄在窗口看着脸色苍白憔悴的伊人。她曾经是那么活泼可爱,多次在那昏暗的小巷与他侃侃而谈。而那时却奄奄一息躺在那里,只有在哭喊的时候才能感觉她是活着的,否则就好似没有生命的躯壳,如风中残叶。
  最后林雯丽实在无法忍受女儿受此折磨,坚持带孙孜赢回美国。他们离开后,陈唯涛辞掉了建筑工地的工作,接受贺嘉轩帮助,开始经营现在这家广告公司。
  贺嘉轩拥有自己的杂志社,经营得相当出色,事后运用了很多人脉调查了那件事,而现在真相也渐渐有了眉目。
  “陈总,贺先生电话,一线。”
  干练的秘书为陈唯涛接进了贺嘉轩的电话。
  “有新进展了?”
  陈唯涛懒得寒啴,直接说重点。贺嘉轩早就习惯了,也不在乎。
  “是啊,那件事情果然有内情,牵涉还挺广的。如果真如我们之前所料,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唯涛把咖啡放在桌上,转身迎着阳光看向窗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能怎么处理你比我清楚,你看着办,我相信你的判断,你又是干这行的。”
  “行,那这件事我彻底调查清楚之后再跟你说。”
  贺嘉轩顿了顿,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
  “你到现在都那么执著于她和那件事,怎么不去找她?应该去看看她了吧?我听Yvonne说她现在好多了,好像都可以工作了。”
  陈唯涛的眼神顿时柔情似水,思念总是在每个晚上侵蚀他的脑海。当初他什么都不是,一无所有,只能目睹她的痛苦。而现在,自己也终于有机会为她做些什么了。
  他一直都坚信当年的事情不单纯,当时被捕的几个小混混供词混淆不清,没过多久就被处理了。但自从她回去美国,就没有人再愿意谈论那个悲剧。
  既然现在孙孜赢除了夏苡芩,其他人其他事情都几乎忘记了,那就让真相在她身边变成永远的秘密。只不过该处理的,决不手软。
  目前他们手中掌握的可靠资料已经把几个最有嫌疑的人物联系在了一起,并且有一定的佐证这中间牵涉到的刑事案件。连同当时孙孜赢所在医院的院长,他女儿,还有范宇,应该都脱不了干系。
  如果他们推断没错,孙孜赢只不过是一个被急于抹煞的证人,因为她知道了一些真相。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天晚上的惨剧和这个真相息息相关。
  这件事牵涉甚广,更何况对象是个有头有脸的大医院院长,要搬动这样的巨石并不容易。想到这,陈唯涛拨了一通电话,对面的人接起后,他直接了当进入主题。
  “贾子健,我需要你的帮忙。”
  贾子健是他和贺嘉轩学生时代的同学,都是当时的风云人物,关系都格外地好。小的时候贾子健就有过人的口才和辩论能力,高考更是不负众望实现了自己的诺言进了清华,现在已经是个知名律师了。
  “难得你会联系我啊?好不容易友情失而复得,这还是你近些日子来第一次主动找我呢。说吧,什么事,自己兄弟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其实贾子健也为当年没能在陈唯涛和贺嘉轩最困难的时候帮上忙而懊恼,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在读书,不是执照律师。
  “就是一年前的事情,你不是帮我们找过一些线索?最近贺嘉轩那里好像有眉目了,接下来就是你专长的部分了。”
  说着把大概的情况详细叙述了一下,贾子健听后也觉得很难办,除非有坚不可摧的证据。但胜算也不大,铁证如山还能逍遥法外的人多得去了,法律条款并不完美,无限的漏洞让人去钻空子。
  要在二审终审时淋漓尽致用尽一切法律手段让对方难逃法网,估计是需要长时间的研究。况且孙孜赢身份上有些特殊,在法律上会有怎样的偏袒就不得而知了。最主要孙孜赢被牵涉的那原案件的当事人不知道还是不是能找到并且出庭还是个疑问。
  但这都左右不了陈唯涛坚决讨回公道的决心,决不能让孙孜赢白白受那么大的伤害。
  想起两人初识的情景,思绪不免被拉去那遥远的三年前。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