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可观的报酬

 

  还是一样的高峰时间,等我好不容易到了画廊门口,就看见裴先生站在那儿,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我。
  “人还在吗?”我也顾不上多喘两口气,虽然车站到这里并不远,但我的体质从小就没好过,小跑一段就上气不接下气。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说:“我留人家五分钟时分钟还说得过去,但人家都走了半小时了。”
  “这样啊……”唉,失望在所难免,但也在意料中,毕竟这一路塞过来就花了一个小时了。反正人都走了,我干脆跟着裴先生进画廊,先找杯水喝。
  “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因为今天来的不是上次的小夫妻,只是没能问出来是哪家的少爷千金。”
  “算啦,老师的拍卖会来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很多都低调得很。将来老师再办类似活动的时候一定还会再邀请,还是有机会见到的。”
  虽然我完全挤不进什么上流社会,也没那个意愿,但碍于老师的身份,来画廊的客人多少都有那样的背景。但我不像裴先生和小白果,还总要和他们打交道,所以对我来说他们每个人的脸和陌生人都没有区别。
  “喏,钱给你,扣税了。他们可是现金一次付清的,可见连从支票上查身份的可能都断了。”
  裴先生给了我一个信封袋,厚厚的,我拿出来大概点了点。
  “怎么这么多?除税和杂七杂八费用后应该没那么多啊。”
  “好啦,那些钱从你老师卖掉的画里扣下来就足够了,而且这是你第一次卖掉自己的作品嘛,大家给你庆祝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要你这点钱。”
  画廊里卖掉的画会从所得里提出一定的百分比来经营画廊,包括大家的工资。虽然我的作品大概还抵不上老师的一个零头,真要算出个百分比来估计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但规矩就是规矩嘛。
  “可是……”我刚想从信封里抽出一点钱就被裴先生阻止了,硬是帮我塞回去,还顺便放进了我包里。
  “别计较这个了,我们都期待你下次更出色的作品,那样的提成才有看头嘛。”
  我抿抿嘴,知道已经没有再客气的意义了,便诚心向裴先生鞠了个躬道谢:“谢谢你,劭宏哥。”
  “客气什么。等一下有时间就去一下银行吧,身上带那么多现金不安全。”裴先生拍了拍我的肩,“加油!已经成功踏出第一步了。”
  我笑着点点头,心底里有着一丝暖意。裴先生真好。
  离开画廊后我确实去了银行,不过不是存钱,还是汇了一部分的所得到我爸妈的帐户。这几年出走在外,虽然会定期写信回家报平安,但从来没给过他们回邮地址,我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孝。以前赚钱少,总是积攒一段时间后给他们汇一点,也算是表达心意。
  其实我有偷偷回去岛上几次,偷偷去看看妈妈,每次都会悄悄留一封信在信箱让他们知道我回去过,让他们不要担心我。
  有一次差点被妈妈抓住,那时候她抖着手拿着手上的信,在门口边骂边哭,她知道我在附近。我记得她最后一句说:“不要再寄钱回来了,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我一直在想,都那么多年了,我相信爸妈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管着我的行动,我之所以还是不敢回家,我想是因为觉得对不起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正因为这样我才有勇气,有信心去过自己的生活,去寻找自己牵挂的人。现在回想起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不想认命地永远留在那个岛上了,即便那时候视力不好,我还是坚信外面的世界会是斑斓的。
  或许再过个一年半载,等我真的有能力养活自己,孝敬父母的时候,我便能坦然回到他们面前,任他们责怪,拥抱他们,跟他们道歉。
  出了银行我又去超市逛了一圈,买了一些营养又好吃的食品以及一些孩子们的生活必需品,便带着剩下的钱直接去了怀恩堂,神父外出探望一个病重的老教友,只有李家夫妇忙进忙出在给孩子们准备午餐。最近他们接回来几个女婴,都是从周边小城镇接来的,出生后就被留在了医院,生母不知去向。
  都这个年代了,却依然有人无法摒弃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让这些无辜来到世上的女孩子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成了孤儿。
  “雨澄姐姐!”我还没来得及跟李妈妈打招呼,一个从里面跑出来的小女孩就瞧见了我,一边大叫一边就朝我冲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那个小小软软的身体就咚一下撞进我怀里,然后在我身上猛蹭。是柿柿。
  “小柿柿今天梳的头发真漂亮啊。”我蹲下身与她平视,摸了摸她的小辫子。她妈妈以前是在小弄堂口卖柿饼的,小本生意没什么可赚,生活一直过得很清苦,也不知道爸爸是谁。在她五岁的时候妈妈车祸过世了,之后就一直由怀恩堂抚养,在我来这里之前就在了,柿柿是她的小名。十岁的她已经很习惯这里的生活,还总是带着新来的小朋友玩。
  “李妈妈帮我梳的。雨澄姐姐你好久没来了,我们都好想你啊。”
  “你雨澄姐姐也很忙的。”说话的是跟出来看的李妈妈,看起来应该是在厨房忙的样子,还围着围裙,满脸笑呵呵的,很是慈祥。“小杨啊,我们知道你经济也不宽裕,做什么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我们这里能凑合的。”
  我起身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跟他们一起进屋里,笑笑说:“最近我也有收入了,老师一直对我很照顾,也不要我负担日常开销。你知道的,我平时也没什么地方要花钱,就带点东西来给孩子们。对了——”放下东西,我从包里把装钱的信封交给李妈妈,“这次老师准许我用我自己卖画的钱捐助给你们,这钱你一定要收下,你也知道我们这次本来就是义卖。”
  根本容不得李妈妈推辞,我便把钱塞给她。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