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小小的自卑

 

  第二天去上学,我依然没有去那座大房子,甚至在巴士路过他家的时候都没有勇气去看他在不在大堤上。心里乱糟糟的,到了教室也是没精打采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发呆,直到班上的同学发出唏嘘的声音。
  我抬头看向前面,然后整个人就僵住了,站在讲台前的除了那个坏家伙还能有谁?
  “相信大家都听说了,这就是新转来的薛城羽同学,之前因为他受伤不方便所以一直没来学校。大家要帮他熟悉学校,以后要好好相处。”
  老师在为大家介绍这位陌生但名字却如雷贯耳的新同学,他薛城羽则站在一旁,脸上冷冷地没表情,也没看向我这边。
  “那薛城羽你就坐在——”
  不等老师指示,他就直直往我这方向来,站定在我面前后用手指敲了敲我的桌面,很不客气地说:“过去点,你占太多地方了。”
  我一呆,下意识听话地把椅子往我这边挪了挪,空出旁边的桌面让给他。待他坐下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多没志气多唯唯诺诺,但又不敢发火,只能缩在角落独自叹息。
  “好吧,那雨澄你就多照顾一下新同学。”
  我点点头,不敢多吭气。
  接下来的时间难熬到让我窒息,就算他没一直盯着我看,我还是觉得有无形的压力笼罩全身,有种他是特地来折磨我的感觉。他倒是大老爷似的靠在椅背上,相当清闲。语文课上要看课文,他没有书,我只能把我的书放在中间和他合看。他很自然地靠向我这边,低着的头几乎能抵到我的头了。我觉得我的脸颊在冒热气,丢个鸡蛋在我头顶大概都能蒸熟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感受到。
  他身上有香香的味道,是洗发精和沐浴露混合后的香味,有淡淡的薄荷香。忍不住用眼角偷偷看了看他的侧脸,这一瞧让我恍了神。
  他很好看哎。鼻梁很挺,眉毛很浓,内双眼皮让眼角看起来修长修长的,而且好像还有比我还长翘的睫毛。
  可能是我看得太投入,他抬眼看我,嘴角似有若无扬了扬,我赶紧低头看书,真想把脸也埋到书本里去。他偏偏又凑过来,在我耳旁很轻地问:“你病啦?脸那么红?”
  我听了一窘,不顾老师侧目,一把把课本扯到自己面前,拒绝继续与他共享。他也不在意,自顾自拿起我放在桌上的笔,在我笔记本上写:你爱上我啦?
  我恼羞成怒,抢过他手上的笔,拿起橡皮擦用力把那句话给擦掉,差点连纸都撕破了。旁边的他撑着下巴,感觉心情好得不得了。
  可恶男,捉弄我那么好玩吗!
  到了午休终于让我松了口气,这时我才发现,班上的那些女孩子都在偷偷瞄我这边,当然不是看我,是在对我旁边这位频送秋波。前一天还在人背后滔滔不绝说什么吸血鬼,今天见了本尊就立刻化成柔情似水的淑女了。在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我们班上的女孩子都已经想着要交男朋友了。
  十六岁了哎,花季的时候,当然会有恋爱的心思,只有我还以为大家还像五年前一样单纯。再偷瞧了下旁边的这位,他似乎完全没感觉到自己成了焦点,拿着我的课本随意翻着。我用力把叉子叉在饭盒的肉块上,还不满足地多叉了几下,心情恶劣得很。
  “城羽同学,我看你没吃午餐,我多带了面包,给你一个吧?”
  班上一个长得挺秀气的女孩子羞答答地走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蔡阿姨烘焙坊的肉松面包。
  薛城羽放下书,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上的面包,回答说:“不用了,我没有吃午餐的习惯。”说完低下头继续看书,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搞得女孩子相当尴尬,只能回到她们一群姐妹中间,几个人低头不知在悄悄谈论什么。
  这家伙果然冷漠,那口气和第一次见到我时一个样,让人退避三舍。难道他看不出人家女孩子的心思吗?枉费人家鼓起勇气来搭话还送面包,想我那时酝酿多久才能做到啊!
  我没打算跟他表现得有多熟悉,默默吃我自己的饭,也没搭理他。一想到午休后就是美术课我就心情大好,上次的一幅画完成了一半,今天终于能画完了。
  我有随时使用美术教室的特权,也只有在拿着画笔的时候,我才能深刻体会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我有很多完成品和半成品在那个教室里,有几幅特别满意的还被挂在了墙上。
  一进教室,我就把什么薛城羽什么受压迫全都抛诸脑后,一门心思画画。我专用的画架上还放着我昨天未完成的画,摊开绘画工具,我聚精会神坐在画前做精细的描绘,根本没注意身后站了个人。
  “这些都是你画的?”
  我吓一跳,因为他的头就在我左上方不到三公分的地方,眼睛盯着墙上挂的几幅画,上面有我小小的签名。我的小心脏又开始活蹦乱跳了,脸颊立刻热腾腾的。
  “嗯。”我闷哼一声,觉得喉咙干干的,说不出话。
  “怎么都是黑白的?”
  我拿着画笔的手僵了僵,垂下眼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雨澄她眼睛不好啦,看不到颜色,只能画黑白的。”旁边一个女生插进来替我回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说话的口气似乎有点看好戏的样子。
  薛城羽低头看我,就算没有直视他,我也能猜到他眼中的惊讶。是了,我挺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不想他看我的眼光也像别人那样,先是意外,再是同情。反正我就是不想在他眼中变成一个异类。
  “没听你提过。”他还是在我身侧,看样子不打算离开。
  小小的自卑心让我有了防备心理,没来由的生气。
  “我和你不熟。”说完我放下笔,第一次没了画画的心情,起身走出了美术教室,一个人走到教学楼的屋顶,那里有一排很粗的水管,我每次上来都喜欢坐在上面。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