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川崎玫瑰

 

  “怎么,还想骑?”孔绍维跟到我身后,环胸问。
  我横了他一眼,难道他是当我刚刚说笑的不成?
  “不骑怎么学得会?刚刚一折腾我也有点感觉了,你放心,多练练准能学会,不会给你这个做师傅的丢脸的。”
  “精神可嘉,不过再要骑这个就不准拿了。”说着他就从我手上拿过那根红色小马鞭。
  我撇撇嘴,反正我也不打算再用。他过来要抱我上马,我侧身挡住他,说:“我要自己上去,总不能次次都让你帮我,你不在我岂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哼笑一声:“等你练好身子够力气自己上去时再说吧。”语毕便将我托上了马背,“林子里不安全,等牵出去了你再练,不准再胡来了。”伸手拉过缰绳,便领着马儿往回走。
  坐在马背上看他的背影,我顿时有重说不出的自豪感。堂堂一国太子给我牵马,这是何等的待遇?我忍不住偷笑,这要是给别人瞧见了会是怎样的想法?我还正这么想着,这别人就已经出现了。
  于昊牵着另一匹马正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在看到太子爷给我牵马的时候还真是愣了一下。
  “殿下,姑娘,你们没事吧?”他一边问还不禁瞄了我两眼,而我刚刚的自豪感也渐渐被尴尬取代。
  “我们这里可是有个神鹰认了的女中豪杰,是块闪闪发光有待雕琢的美玉,怎会有事?”孔绍维笑得一脸得意,让人看得牙痒。
  “潘姑娘得神鹰与殿下庇佑,自是逢凶化吉。”客套地恭维完了,于昊便牵过马说,“殿下请上马。”
  孔绍维摇了摇头,回答:“罢了,就走走吧,在马上坐了一上午也要走动走动。”
  于昊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拉着另一匹马跟在一旁。我觉得这气氛有些让人不舒服,现在要说下马反而奇怪,就像找些话题换个氛围。
  “怎会突然想到教我骑马?”
  “骑马不过是其中一项,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回答我的是太子爷。
  “学什么?”我心里好奇。
  “射箭,耍鞭,还有驯鹰。金翅紫鸢的主人却不懂驯鹰,让人听了岂不笑话。”
  我一听蹙了眉头,问:“这么多?我又不是男人,学这些做什么?”
  “我们北朝的女人可不像你们东宜的,整天在闺房里做女红,学习相夫教子。在北朝,上到国母,下至平民百姓,没有不懂骑马的。”
  “我本就是东宜人。”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心情似乎不错,懒洋洋地回答我说:“只要你还留在北朝,自然要融入这里的生活。”
  他一定还不知道那个附临王正在找机会将我送走,我在这里还不一定能久留呢。
  不想叫他看出端倪,我便顺着他的话说:“这骑马驯鹰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学射箭舞鞭?”
  他在前头走着,不语,我纳闷地看向于昊。于昊想了想,便说:“再过两月就是新年了,北满本是马背上的民族,我们金旗人过年自是要有我们的传统。每年初一,皇上会协皇后及位分高的嫔妃,同皇子公主一起游走六大主城,六位王爷也会协家眷一起。这周游六城,一是为了检视各城状况,二是联络各部落感情。这么多人凑在一起自是少不了各项比试和表演,其中女眷的马术箭术等比赛很受欢迎。姑娘若是同去,学些本事参赛,也能感受一下我们北满的民风。”
  “这临时抱佛脚哪能学得好什么。”我是一点宏图大志都没,比赛什么就算了,学来打发时间倒是不错。
  “重在参与,皇上对姑娘礼待有加,姑娘如今在朝内已经是个名人,届时定有许多人想一睹姑娘的风采。”
  我看是等着看笑话才是真的吧!不过他这话听起来倒是让我放了点心,至少目前我在这北朝还是安全的。
  “即便如此,两个月内学三样一定不成。我看那耍鞭就算了,紫鸢也听话得很用不着驯,我就学学骑马吧。”
  “既然想学就不能再胡来了,别还没学会骑就先摔残了。”半天不出声的太子爷终于开口了,而我们也出了林子,回到之前的大草原上。
  有了之前的经验我自然不再莽撞,乖乖照着他们的指示做,时间过得也快,一晃眼就一上午过去了。骑马这事还真是累人,回到太子府后我就觉得自己每一根骨头都在抗议,巴不得立刻散架,而我又缺乏睡眠,以至于一进屋子就往床上爬,连饭都没胃口吃。
  一觉醒来已是大半夜,肚子饿得发慌,亏得素冉细心,在房里留了些清口的糕点。除了桌上的高点,还放了一个做得精细的香木圆盒,打开里面是白色的药膏,淡淡的香气,想是先前孔绍维说要给我抹伤口的药膏。取了点抹在手上,清凉清凉的。
  肚子吃饱,药也抹了,没了睡意我只能在屋子里瞎转悠。住进来后根本没时间仔细参观一下这房间,现在细看,到底是太子府,比起附临王府的客房可算得上是奢华多了。屋子一侧是我睡觉的卧房,另一侧辟出个小书房,放了些书籍,还有文房四宝。我一直都挺庆幸这个世界的人至少用的是我看得懂的汉字,否则我就是个文盲。
  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是些类似论语什么的书籍,并不那么易懂,而且烛光毕竟是弱的,看书太伤眼。扭头我又看到书桌上放了一叠白纸,准确点说是参了金箔的纸,在烛火下泛着柔光,很是漂亮。我随手拿起一张,没有多想将纸叠成了朵玫瑰花。这纸玫瑰是有名字的,叫川崎玫瑰,以前读书的时候朋友教我的,我很喜欢。
  这纸张甚好,折出来的成品很逼真,于是一时来了兴致,我便折起纸花,一朵接一朵,等桌上的纸用完了,天也已经蒙蒙亮,而台面上早已堆满了川崎玫瑰。
  看着一桌精致的纸花,原先挺好的心情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连串不好的回忆。
  上次我这么没日没夜做川崎玫瑰是在被父亲软禁的那一个多月,那屋子里没什么可供消磨时间的东西,除了一些书。刚开始我还会用那些书来打发时间,但被关得越久,我内心就越是不安,恐惧,还有怨恨。我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我将父亲的那些书页一张张撕下来叠成玫瑰花,每看一页便撕下一张,就这样我不让自己闲下来,一直到累得不行才去睡觉。
  等父亲再来的时候,他看到的便是一地的纸花,我依然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愤怒,相当生气,我猜那些是他喜欢的书籍。看他这样我却笑了,即便这种报复方式幼稚,我还是成功惹恼他了,但他却不能因为几本书来跟我为难。
  但他也没恼太久,最后哼了一声,说:“反正你也还有点价值,几本书算什么。”
  然后他就让人带我离开,去见那个买下我的金主,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买下我的人除了给了我一枚钻戒,还给我捧来一大束玫瑰花,川崎玫瑰。
  父亲将我交给他后便离开了,连同一份他企盼已久的企划案。当只剩下我和他两人的时候,他把那束花交给我,说:“以前我不知道这花是有名字的,不过现在我知道了。”
  我默默接下花,这份意外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盯着花出神。他的这束玫瑰叠得比我做的那些更细致,甚至还有浅浅的玫瑰香。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他忽然执起我的手,然后我无名指上一凉,便看见一个小巧的银色指环套在了上面,一颗钻石闪闪发光。
  “从今天开始,你向妤婕就是我元子臣的妻子了。”他的声音很好听,和孔绍维的很像,但多了份南方人的书卷气。
  我知道他不是之前父亲说过的那个男人,但他是谁?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娶我?还特意花这么些心思?
  “你为什么要娶我?”
  他看了我很久,那神情我看不明白,有一些沧桑,也有一些眷恋,可我们不过是初次见面,他这神情不是有些奇怪吗?最后他笑了笑,没有回答我。
  我拿着那把玫瑰花,有些无措,不明白他娶我的理由,自然就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暗自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我就这样被父亲卖给了这个男人,成了他的妻子,短短一个月,我的人生天翻地覆了。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场婚姻只是另一个游戏的开始。
  是了,川崎玫瑰本是我喜欢的东西,如今却承载了太多不愉快,我有些后悔自己花了大半夜折的这些花了。但纸花是无罪的,一朵朵那么漂亮,还镶了金箔,捏掉实在可惜。想了好久,我将所有的花扫进了旁边一个空竹篓,拿着去了门外。院子里有一颗杏树,找了把小铲子便开始凿洞。
  “呀!姑娘怎么那么早就起了?这天寒露重的,怎能穿得这么单薄在院子里呢?”素冉手上端着一盆热水刚从院子旁的长廊里过来,一见我便匆匆将水端进屋,又拿了件披风出来给我裹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