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卖花的姑娘

 

  回到大舅家吃完饭后,孙孜赢开口道:“舅舅,舅妈,我想过两天就回家住。我今天去看过了,该买的东西也买了些,这两天打扫打扫应该就能住了。网线那些我也都开通了。”
  “你打算住多久?”舅妈问。
  “看看吧,先试试找个工作,看能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孙孜赢坦白。她也没想过要一辈子留在上海不回美国。
  大舅放下筷子,思索了一下:“你跟你爸妈都商量好了吗?”
  “嗯都说好了,如果实在不行就让我回美国找工作。”
  “那好吧,你看看什么时候要搬过去,我帮你。”大舅并没有太强硬,毕竟孩子大了,也该有些自己的主张。舅妈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叮嘱。
  “哎,那你要自己小心知道吗?女孩子一个人住很不安全的,晚上不要太晚回家,三餐能自己解决就不要在外面吃,如果不方便自己做可以来我们家吃,千万别没事一个人在外面晃荡。”
  毕竟也是做妈妈的,虽然唠叨,却相当仔细。
  “舅妈你不用担心啦,我有计划的,而且退路也很周全。我绝对的能屈能伸,一定会在饿死前跟妈妈求救然后乖乖回去的。”孙孜赢也不过就是想回国讨个经历,如果真容不下她,那她绝对不是倔强或者要强型的,撒娇耍赖皮才是生存之道。就算真的要逃回美国然后被爸妈嘲笑死,她也绝对能做到铜墙铁壁,致死不感羞愧。
  第二天一早,吃过舅妈的爱心早餐后,两人便整理东西一起出门了。到了孙孜赢家中,大舅帮忙安顿重物,孙孜赢抹地擦窗。这套房子也真够大,忙了整整一天才收拾得像样些。
  “我看以后还是定期让钟点工来帮忙打扫吧,否则你一个人估计难料理。”大舅看着满头大汗的孙孜赢,有些心疼这可爱的小姑娘,看起来养尊处优的样子却忙里忙外大扫除,怎么看也不搭调。
  “没事啦,反正周末有的是时间,一星期自己清理一次,平时注意维持的话应该不会太糟糕。如果实在不行再找人帮忙吧。”孙孜赢可不想还没找到工作就先考虑怎么铺张。
  当整个房间看起来焕然一新的时候,太阳也差不多下山了。累趴了甚少劳动的大小姐,一回到大舅家就洗澡睡觉,连吃饭都省略了。睡死前还再三提醒自己,明天搬过去以后要先去找住得最近的表哥顾孜谦,还要买好多花草,当然顺便让表哥帮忙搬运。
  一个哈欠后,孙孜赢便正式去寻找周公了。
  第二天一早。
  哦天,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孙孜赢抱着大大小小的花草站在路边,脚边还放了一堆。努力思考自己究竟是驮着这么多植物回家好呢,还是誓死站在路边等救援好。
  都怪自己没事先给小姑姑家打电话,就武断地买了这么多植物,却不知道该怎么搬运。本来昨晚上就决定来找姑姑和孜谦表哥,哪知道退休了的姑姑去和别人打麻将,顾孜谦被临时招回公司处理紧急文件,而姑父向来都是隔天休息,恰巧轮到今天上班。
  当顾孜谦充满歉意地告诉她没办法立刻赶回去的时候,孙孜赢还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生气,气自己怎么就这么不细心。现在可好了,买了这么多花草没法退,也不知道该怎么搬,搞得好像自己是卖花的一样,就差路人来讨价还价了。
  也就在这种痛苦的时刻,情节式戏码通常都会上演,还真的有人来问价钱了!
  “这盆薰衣草怎么卖?开得很好啊。”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孙孜赢没好气地转头瞪了路人甲一眼,瞧瞧,一个大男人干嘛学女人养花?就算送女人也应该去旁边的花店买把红到冒火的热情玫瑰,装什么有内涵。看他桃花眼薄情唇就知道他就算要送花也不可能送给什么高雅懂得欣赏的女人。况且她孙孜赢现在,就这样站在路边,哪怕被花草埋了,没有一身名牌,难道就真的像是个卖花姑娘了吗?
  气愤!已经心情够差了,还来个不识相的蠢蛋。
  “不卖!”懒得多看呆瓜路人一眼,别开脸摆明了不想再搭腔。
  呆瓜路人愣了一下,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顿了几秒以后,似乎是明白状况了,连忙道歉,“这位小姐真抱歉,我误会了。”
  孙孜赢斜了他一眼,懒得回答。
  一秒,两秒,三秒……奇怪了,都过去十秒了,这颗蠢蛋怎么还没走?想干嘛,难道还非要她说没关系吗?莫名其妙。孙孜赢转头嫌恶地看了看他,没说话,但脸上表情明显就是在质问这个呆瓜路人还有何贵干。
  “呃,你是不是需要帮忙?如果不嫌弃,我车就停在那边,我可以帮你载这些花。”
  孙孜赢听了差点就额头三条杠外加一滴汗,这个蠢蛋的提议太搞笑了吧?他以为他在拍电视还是写小说?现今这个社会有几个女人会在他这么提议后,含羞带却说麻烦你了?真让人无语。
  本来不想理他,可看他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便对他说:“先生,如果你想搭讪,那我可以像小说女主角那样告诉你,你这个办法很差劲,我建议你去学习更高深的搭讪秘诀。如果你是骗子,那很抱歉,我脱离三岁行列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我建议你下次去托儿所或者幼儿园门口找对象下手会更事半功倍。当然如果先生你是真的好心要帮忙,那我有个提议,你可以现在就帮我联系快递公司,找人立刻来这里取货,今天天黑前送到我家门口,那我会很感激。”
  一连串攻击性话语外带额外要求,让呆瓜路人着实呆了好几秒,随后竟然笑了。
  “没问题。”语毕竟然真的拨通快递公司的电话,给了现在两人的方位地址,让对方派人十五分钟内赶到取货。
  呵,这颗蠢蛋还真有意思。孙孜赢没心思多罗嗦,不管是不是真的十五分钟内有人来取货,反正一时半刻她也没想出更好的方法,别开头,拒绝再有言语交流。
  范宇实在很想笑,但是很给面子地忍住了。
  眼前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还真厉害,妙语如珠,把自己的好心轰炸得连渣子都不剩之后,竟还提出更好的方案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
  刚才远远就看到她抱着花花草草站在路边,一开始还以为是卖花的,正好想买一盆薰衣草放在办公桌上,据说这香味能减轻疲劳。没想到不小心惹恼了人家小姑娘,还被翻了白眼,正想努力补偿一下自己的冒失,又被当成了弱智骗子。哎,罢了罢了,谁让自己先得罪了这可爱小姑娘。
  两人就沉默了近二十来分钟,来取货的快递员还真的出现了。清点了一下所有的花草,便让孙孜赢填一张单子,而在一旁的范宇掏出钱包付钱。
  孙孜赢瞄了一眼,呿,竟然还是LV,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货。不过看他大叠现钞和好几张卡,估计也不会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爱面族。哼,既然他有钱有车,那就不跟他抢付这么点小钱了,反正是他自己说要帮忙的。
  填完单子,看着快递员带着她的花草上路后,便转身看向身边的范宇,笑得客套:“真是太感谢这位先生帮我的大忙了,好人有好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范宇本来还想送她回家,不过想必又会被攻击。还没来得及说不客气再见,小姑娘就跳上一辆出租车,闪得不见人影。
  算了,笑了笑,便走向自己的车。一会儿还要去医院拿一份病人的资料,后天有个大手术等着他。路过花店的时候,看到里面大把大把的红玫瑰,不禁思索,这么伶牙俐齿又可爱的小姑娘,不知道会不会喜欢红玫瑰呢?真希望有机会再见到啊。
  三十二岁的范宇在医学界算得上是年轻新秀了,也曾经出国洗了个海水澡晋升海归派。比起老资格的医生学者们他也只能算是个颇有前途的后进新生,但也正因为他够年轻,够胆识和气魄,大胆引进并首次进行了国外新型心脏手术,打破了原本因相关技术经验不足而遇到的医学瓶颈。
  虽然初出茅庐没几年,但是留学的经历让范宇突破了守旧的思想和观念,大胆参与并挑战让人陌生却更为先进的医学技术,所以在上海医学界也算小有名气。更有业界年长前辈预估他的将来不可限量,所以也就顺理成章被誉为人气胸腔外科新星。也有不少病人主动把希望赌在他的名气和技术上而接纳他的年轻与较少的资历。由他主治的病人基本相对年龄层次较低,也愿意尝试新技术,可谓是实实在在新时代的医界新人。
  年纪轻轻就出名了,伴随的结果就是小护士等年轻女性争相爱慕之。也凑巧这位先生面相还过得去,在一群叔叔伯伯之间绝对是独占鳌头,自然被套上了最有身价的医生之称。
  把车停妥,范宇走进医院大门,迎面几个小护士连忙跟他问好。
  “范医生,今天你不是休息吗?”
  “嗯,来拿后天手术的病人病例,想再确定看看还有什么疏漏。”范宇温和笑着,身上却充满了不可亲近的气息。
  年轻有为自然就心高气傲,对同事如此,对女人也一样。
  “范医生真有责任心啊,这次手术肯定能成功。”另一个小护士也连忙奉承。
  范宇笑笑,没说什么,点点头后就坐电梯上楼了。这些女人的目的多少他都是了解一些的,用的招数伎俩来来去去也就那几样,如果今天他不是最年轻有为的医生,恐怕这些在大医院工作,妄想嫁个知名医生或者勾搭上哪个有来路的病人的小护士们,没一个会花心思在他身上吧?
  不免又想起早前那个对他凶巴巴的小女孩,他正式成为医生之后,极少会被人这么没好气地对待。就算不知道他是谁,也总会因为穿着谈吐而礼让三分,他今天没穿得像个流氓呀。
  随意拨弄了下有造型的头发,整了整名牌休闲衬衫。不是挺好吗?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看自己。
  懒得多想,走进办公室后,便把所有精神都放在了病患资料上。对于工作,他有绝对的热情和专注力。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