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调戏良家妇女

 

  我看着她微微一笑,回答:“听过葬花吗?我这是在挖坑葬花。”
  “葬花?”素冉不明白,“为何要葬花?而且这季节就连盛开的秋菊都不多了,腊梅又没到季节,姑娘葬的是什么花?”
  我拿过一旁的竹篓,打开盖子给她看。“就是这些花。”
  “天啊,这可是纸做的?粗略一看还真以为是玫瑰的朵儿。这是姑娘做的?可为何要将这样漂亮的东西埋了呢?”
  她拿起一朵放在手中端详,很是爱不释手。
  “若是喜欢便送你吧。”我将竹篓推到她面前。
  她摇摇头,说:“既然姑娘要葬花,那女婢怎好要了回去。若姑娘不介意,素冉只要这一朵收藏便好。奴婢帮姑娘挖吧,姑娘可以先去洗漱,一会儿水该凉了。”
  “没事,这葬花自然是要亲力亲为,一会儿再一起去打些热水,就当走走,整天呆在屋里也不好。你若是没事陪我聊聊便是。”
  素冉听了点点头,想了想问:“那姑娘葬花是为了什么?”
  一连问了三次,我想她一定是很好奇,否则就她的性子,断是不会重复问的。
  “有些东西承载很多特殊的回忆,可以是开心的,也能是不开心的。而我想埋了这花,连同我想忘记的那些事情。”
  “这葬花葬回忆之说,还真是头一遭听闻,是东宜的说法?”问这话的不是素冉,而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院门口的太子爷孔绍维。
  我闻声抬头,没想到他这么清早就来串门。
  “凡事都有个先例,有人开头有人效仿,自然就会成了一说。”我低下头继续刨坑,看到孔绍维那张和元子臣那么像的脸,让我刨得更卖力。
  “这话倒也实在。”太子爷边说边走到我们身旁,弯下腰从竹篓里取了朵花放在手中细瞧,“这纸做的花竟然能如此逼真,真是一门手艺。都是你做的?”
  我没把他的恭维当回事儿,抬头看他:“正是民女做的,太子爷若是喜欢尽管拿。”
  他笑着摇摇头,将花抛回篓子里。“这小女儿的东西你们还是自己拿着玩吧,有机会我倒是想知道你葬的是何回忆,不过我来是要告诉你,今日我须入宫办些事,不能带你去骑马,你有什么需要知会一下府上的人便是了。”
  我听了暗自皱眉,这太子府上下虽都是看着他的脸色办事,但我晓得,那些下人没一个愿意与我这个东宜女人亲近,我也不想自己凑上去自讨没趣,岂不是只能呆在屋里发呆?
  “不能让于昊带我去学马吗?”
  太子爷脸色微变,原先的笑容渐渐淡去,回答:“你还挺喜欢跟他在一起的嘛,可惜了,他要与我一同进宫。”
  我失望地低下头继续忙手上的活,挥了挥手说:“那算了,你去忙吧,我自己找事做。”
  我不晓得他是个什么反应,也不怎么在乎,总之他默了一会儿后便转身拂袖而去。
  “姑娘……如此对太子怕是不妥吧?”素冉待孔绍维离开后小声问。
  我耸耸肩,回答:“他来不就是让我自己找事打发时间,我也没说什么顶撞他的话。”
  “可是……太子离开时脸色很不好,怕是恼姑娘了。”
  “哪有男人这么小心眼的,如真是如此,只能说他不够男人。”
  素冉连忙拉住我不给我继续说。“姑娘这话若是叫别人听了去,怕真就是不妥了啊!”
  我不以为然,我也没说错什么,但也不想同她争执,埋了那一篓子花后便进屋洗漱。吃过早餐后我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子,琢磨着干什么来打发这一整天。
  “素冉,这上都的街上是不是热闹得很?反正也没事做,要不我们出去走走?”
  素冉犹豫了一下,说:“热闹是热闹,毕竟快过年了。只是没有请示过太子就擅自出府,总有些不妥吧?”
  “哪儿来的那么多不妥,他又没限制我们的自由,而且他都说了随我们找事做,那逛街不正是打发时间的好方法。”不想等她继续说教,我拉着她便出门去,“行啦,走吧,我们也就是四处看看。”
  素冉敌不过我要求,只能跟在我后面出了府门。
  这北朝的大街和东宜的没什么大差别,只是卖的小玩意儿有些许不同。我们身上也没什么钱,只能走走看看,开开眼界,素冉则是一路给我解释一些我没见过的东西。
  不过很快我和素冉就成了街上最惹人瞩目的人,而我已很快意识到,这整条大街上可能就只有我一个东宜人。
  一个东宜女人竟然大摇大摆在敌国大街上闲逛,不少人已经集结成三两一群,窃窃私语。我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径自朝着一个卖小首饰的摊位走去。才拿起一个镯子瞧了瞧,那摊位老板就开口了,出口的话尖锐得很。
  “我这镯子可是给北朝的名媛们戴的,这干瘪瘦小的东宜贱婢可配不上这么好的东西。”说完就从我手上把镯子拿了去,还拿了块布擦了又擦,好像被我摸过后就多脏了一样。
  素冉刚要开口说什么,我连忙拉下她。这个情势不由我们跟他们硬碰硬,现在可没有太子爷以及他府上的人出来给我撑腰,也不是每个老百姓都知道有这么个东宜女人受了皇帝的赏赐,真要闹个什么擦枪走火,吃亏的只会是我们。于是我拉了她便打算离开,但似乎并不是所有人都只打算旁观看好戏。
  “你这东宜贱婢打算上哪儿去?”打横冒出一只手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我抬头一看,是个体形高大的男人,留着大胡子,红色头发,笑得猥琐。
  “有何贵干?”我尽量问得镇定。
  “我就是琢磨着,这春杏楼里的东宜小骚货是不少,但在这大街上见到还真是头一遭。长得挺标致的,什么名牌?下回去让你好好伺候你爷我?还是现在就随爷回去享受享受?”说着还真就伸手来抓我。
  我直觉向后退了一步,却没能躲过,被他拽住了手腕,他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我的骨头。我暗自咬牙,没有吭声,想要挣开他的钳制。但我到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东宜女人,完全动弹不得,就在我心里又急又慌的时候,我听到天空中传来的鸣叫声。
  是金翅紫鸢!
  那鸢子毫不客气直往我们这儿冲,抓着我的红毛男人一看不妙,连忙放开我想挡住面门,但已经来不及了,金翅紫鸢又快又准地抓住他的手臂,下一秒已经朝他左眼啄了过去。
  顿时惊叫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而我的白裙袍上也被溅得血迹斑斑。紫鸢并没有停下攻击,而是不停啄着那人的脑袋,那人一边惨叫想甩开紫鸢,另一只手则拔出腰间的刀胡乱挥着。他离我很近,那一挥这刀锋就直直往我面前砍,我来不及后退,只能眼看着那刀劈过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那把刀竟然框当一声落在了地上,等我回过神来,那男人的手背上已经多了把小匕首,紫鸢也闻声放开了他,扑腾着翅膀小心翼翼落在我肩头,没有抓伤我。
  我抬头环视了下四周,没见到投匕首的人,只有地上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哀号着。
  “哪个畜牲敢伤老子!”
  “小王爷在此,你这刁民岂敢放肆!想要保住你条狗命的就赶紧滚得越远越好!别扰了小王爷喝酒的兴致!”声音是从街边酒楼的二层阁楼处传来的,所有人纷纷抬头。
  那里站了两个人,年轻的男人。一个是刚刚说话的,约摸十八七岁,小家仆的样子,另一个虽然没有着锦袍玉服,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气势却是与众不同,应该就是那小家仆说的小王爷。
  地上的男人闻言只能灰溜溜连滚带爬地跑走。
  素冉附到我耳边小声说:“是淮庆王的小儿子,卑启仁小王爷。”
  淮庆王?就是在皇帝寿宴上咄咄逼人的那个?至于这个卑启仁小王爷,我是压根一点儿印象都没。
  “姑娘赏个脸,上来一道喝一杯?”楼上的小王爷冲着我们笑,还举了举手上的杯子。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这孔卑两家之间的不和睦,就连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外人都看得明白。
  “姑娘若是不上去,怕是驳了淮庆王的面子,恐生事端。”素冉依旧小声。
  她说得没错,怎么说我也是太子府出来的人。点点头,我放走了金翅紫鸢,便和素冉一起穿过围观的人群,上了酒楼。
  真的面对面看那小王爷,倒也没有他老爹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那笑容倒是可亲得很。他五官端正,很有男人味,和孔绍维比起来更粗犷些,和于昊一个类型,却又比于昊看着贵气。我上去的时候他已经满了桌上的几个酒碗,都是好酒,远远就闻到了香味,想也是些我喝不惯的烈酒。
  “多谢小王爷出手相救。”我恭敬地欠了欠身,素冉自是也跟着一起。
  卑启仁笑着挥了挥手说:“哪儿来这么多礼数,来来,这酒好得很,来喝一杯。”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