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淮庆小王爷很豪迈

 

  我走上前去,端起一碗酒,谢过后放到嘴边抿了口,忍住皱眉的冲动,感觉这烈酒如同火烧般直线灌进了胃里。
  “姑娘酒力还得多练练啊!”说着卑启仁便开怀笑了笑。
  “小女子初来北朝,还不习惯这酒,小王爷见笑了。”
  “你说你喝不得我们北朝的美酒,却降得住金翅紫鸢,不得不叫人惊叹啊。不过我今天终于知道这神鹰是个什么模样了,果然如传言的那样,既凶猛,又忠诚,据闻它还能感应主人与危难,一心护主呢。”
  他这番话倒叫我好奇,问他:“小王爷没去皇上的寿宴吗?怎会是第一次见这紫鸢?”
  “我最怕那种场合,若不是阿谀奉承便是勾心斗角,哪有心情喝酒说笑?那天下午给皇上拜过寿后便出宫找地方喝酒了,这儿就是那天晚上新找到的酒楼,真是不错。”
  呵!原来是个随性的小王爷,说话这么直接也不怕被人听去作文章。
  “难怪民女没能认出小王爷您,还望小王爷见谅。”我继续恭顺着,礼多人不怪。
  “你才来北朝,不认得我是自然,不过我对你可是知道得不少,怕是现在整个上都的人都该知道你的存在了。我父王那日回来后可是满口都是你这当着众人面顶撞他的东宜姑娘,还有皇上把那白玉鹰赐予你,都是些了不得的事情。”
  我一听心里一警,这小王爷不是来给父报仇,找我麻烦了吧?
  “民女久居闺阁,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懂规矩。那日真是无心冒犯,小王爷恕罪。”
  那卑启仁不耐烦得摆了摆手说:“什么恕罪不恕罪的,这些话也就我父王爱听。我啊,就是觉得你有意思,我喜欢直来直往的人,怎么想就怎么说呗。这整个上都敢公然顶撞我父王的人还真不多,能让他回家叨念个十几二十遍的更不多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小王爷还真是直接,就连问小姑娘名字都不婉转些。不过这样也好,说话绕圈圈我也不喜欢。
  “民女姓潘,潘闻蝶。”
  “对对,东宜潘家的三小姐。我叫卑启仁。我看着姑娘挺有眼缘,交个朋友如何?”
  我听了一愣,他这是认真的吗?不过管他那么多呢?今朝有酒今朝醉,以后能碰到几回还是个未知数,要说信不过,在这个世界除了我自己,谁都信不过,猜忌拘谨什么的,见鬼去吧。
  “承蒙小王爷看得起,民女就——”我拿起没喝完的那碗酒,“恭敬不如从命了。”闭上眼,一口气闷了碗里的酒。
  辣,辣得我五脏六肺都烧起来了。我现在的样子一定窘迫至极,因为卑启仁已经笑得仰了头。
  “好!我以为东宜的姑娘扭捏得很,没想到也有如此爽快的!好!小王我今日高兴,来人,再上两坛好酒!”
  这淮庆小王爷除了爱喝酒,还喜欢天南地北地聊,调侃国家大事,又或者戏说古今趣事。我喝酒不如他,知道的事情自是也不如他,所以都是他喝酒讲故事,我就做个听众,时不时也给他说些我自己的故事,以及我懂得的天文地理。
  “真是想不到,虽说潘姑娘你对国情时事不了解,却知道许多其它的事情,通晓甚广,不知姑娘在家中都请怎样的先生?”
  这时代哪儿来的先生懂我知道的那些?但既然扯开了,那也不妨胡乱扯得大些,反正他也没处求证。
  “并不是先生教的。以往我身子弱,父亲着急,四处求医,正好遇上位名医来到京都。那大夫云游四海,医术了得,通晓各种古今中外之事。就是给我治病的那段日子,给我说了不少未曾听闻的事情,很是稀奇。病愈后那位大夫没有辞行就离开了,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现在何处。”
  “哦?世上竟有如此奇人,真想拜会结交啊。不过如今能与姑娘你相识谈天,也是件美事。”说着他又是一碗酒,我还真是好奇了,喝了这么多,不说他丝毫没有醉意,就连方便都不用的吗?这酒量真是惊人,我就算练个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境界。
  “是民女高攀了小王爷这个朋友。”
  “这左一句小王爷,又一句小王爷,听着厌烦。你若不嫌弃,你就叫我一声卑大哥,我直呼你小蝶,你看如何?”
  他们这种规矩多如牛毛的古人都不介意了,我又有什么好介意的,能攀上个小王爷做大哥当然好。
  “卑大哥都不介意我这东宜人的身份了,我这儿还能有什么不妥?”
  “这哪儿的人不都一样吗?争锋相对那是国事,不涉及国事,大家便都是普通人,哪里还分东北!对了,你现在是住太子府吧?一切都可还习惯?”
  “都还好,这两日太子爷想教我骑马射箭,说是过年巡猎时可以参加女眷的比赛,感受下金旗的民风习俗。”
  卑启仁点点头,说:“就算不是为那比赛,练来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我看你这身子如此瘦小,想必很是体弱,多些户外运动有益身心健康。”
  这话我赞同得很。“学骑马我是很乐意的,不过其它射箭什么的,可能有些困难,我想我连弓都不一定能拉得开。”
  “也不是所有的弓都制得那般大那般紧的,也有适合身形娇小的女子使用的弓箭。这样吧,我还要在上都留上些时日,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我去给你觅一把好弓。”
  “要找一把好弓也不是立即能找到的,大哥你平日里若是有时间,不如教我骑马如何?太子爷贵人事忙,空闲时间不多。像今天我若没出门走走,就只能窝在自己房里发呆。”
  卑启仁爽朗地笑了笑,一口答应了。他是我穿越后遇到的第一个最有亲切感的人,没那么多拘束,天南地北随便聊,开怀时能大笑,还能互相打趣。
  多久了?到底有多久我不曾这么笑了?自从我父亲找上我,软禁我,我嫁给元子臣,到我选择死亡,已经有多久了?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开心的感觉,忘记了曾经和好友们一起度过的学校生活,忘记了我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
  和卑启仁聊天,我觉得我又找回了我自己,曾经那个活泼的女大学生,一个会去不断争取自己喜欢的事物的女孩子。
  欢乐的时光过得总是特别快,我也不清楚我们聊了多久,最后是素冉打断了我们。
  “姑娘,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我想想也是,便起身与卑启仁道别。
  “也好,确实不早了。我在上都的这些天若有需要,你在这儿找不到我的话就差人去喜来客栈捎话,我都住那儿。”
  “怎么王府的人在上都却是住客栈?”这倒稀奇,我知道附临王可是有华丽的大宅子住的。
  “住客栈自由呗。”
  我笑着点头称是,道别后便同素冉回太子府。回去的路上依然有人看我们,却没人敢再上前找麻烦,想是先前的事已经传遍了这整条街。
  一路上边走我边思索着,忽然就想到了些什么,扭头问素冉:“你说,皇上赐我白玉鹰,会不会就是因为我当众给了淮庆王难堪?因而有意重赏我,也是给那淮庆王一个下马威?”
  “朝上的事情素冉懂得不多,也不好妄加揣测。但皇上赐姑娘白玉鹰是绝非一时兴起,这对姑娘而言影响重大。”
  “附临王是如何交代你的?送我回东宜的事可还算数?”
  “王爷让我照顾姑娘的生活起居,他会安排一切事宜,时候到了会让人知会我,届时我便安排姑娘与接应的人碰头,离开北朝。这要等多久我也不知道,事情随时都在变化,就好比皇上赐姑娘白玉鹰,就是件不好办的事。不过姑娘放心,王爷定会安排姑娘安全离开的。”
  “你们王爷曾说我不能留在北朝,影响太大。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但既然他容不得我,为何不干脆让人杀了我,反而要将我送回东宜?”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
  “王爷自有王爷的打算,奴婢也不好多问多猜什么。既然忘了说了要送姑娘走,那定是会送的,姑娘无需太过担心。”
  我哪里不知道素冉这话也就是安抚我,但如今除了等,我也没其它能做的。
  回到太子府的时候太子爷还没回来,金翅紫鸢倒是难得立在房内的木架上闭目养神。就这么看它还真看不出它攻击性竟那么强,如果没有它还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呢,真不敢相信这么有灵性的神鹰就认了我做主人。
  我没打扰它,任它休息。素冉端了饭菜到我房里,吃过饭后我原是想在院子里散个步消消食,就看见太子爷脸色颇差地走进了院子,后面还跟着于昊。
  “哟,太子怎么不通知声就来,我刚才吃完饭,都没能招待太子的了。”我心情不错,看他那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忍不住跟他抬两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