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下来!

 

  东方彧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此刻他很想有根烟能抽。但他只有以前工作应酬的时候抽别人发的烟,自己没有瘾,所以身上从来不准备。
  刚刚那三杯酒是他为她们调好的,不是“依馨”,因为他不敢让她喝。这杯招牌酒在菜单上的英文名字叫My_Lovely_Memory,“我的美丽回忆”。
  她什么时候学会泡酒吧了?是她变了?还是他以前根本就完全不了解她?
  这两种可能他都不喜欢。用手耙了耙头发,摸着额头皱眉叹气。门外还有苏紫言的歌声,也就是说她看见紫言了!她会怎么想?
  现在东方彧很想上楼去看看她,但是又不知道能说什么。解释为什么自己在女人堆里打滚?解释紫言是谁?这种解释不但没有必要,她也不会想听吧,她最痛恨的就是自己女人多。最主要的是他根本解释不清。
  烦恼之际,金程武推门进来。
  “老大,你不上去和她们打招呼吗?”
  “不去了,那个林艾芸不是也在吗?她知道我是老板不是都要砸我的店了。”
  “可是老大,不瞒你说,刚刚你在吧台的时候她们就看到你了。”
  东方彧有点惊讶,语气里还带了点不知名的怒气。
  “那她们没走?”
  刚刚在吧台自己和一群女人聊天,林艾芸竟然还能沉住气坐在他店里喝调酒,而伊馨更是不动声色,这只能说明她们不在乎了,无所谓了。
  这种想法让他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非常不能接受。
  “老大,不是我说你,你连招牌都用的小馨的名字,她们不会不明白的。你怎么就不肯好好跟她们说呢。你一直都希望能再见她的不是吗,而且那天在订婚宴上——”
  “别说了。”打断金程武的话,东方彧一想到那天的事情就烦躁得想要砸东西。
  “老大,你这样真不是办法,你不能这样自欺欺人啊!”
  “你很闲是不是,扣你工资了啊!”
  “是是是,你自己想吧,我出去忙了。”
  “等一下!给我根烟。”
  金程武止住脚步,一脸疑惑。
  “你不是不抽烟吗?”
  “罗嗦,让你给你就给。”
  金程武留下一支烟和打火机,就出去了。燃起烟,东方彧深深吸了一口,随后吐纳出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视线前,让他不禁想起几年前他和伊馨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也是在酒吧,她和艾芸两个人,而他则是和小武还有其他一群男人一起。当她在他们中间坐下,他就对她感兴趣,所以才会在她出去接电话的时候跟出去。他那个时候对她好奇。之后几次见面都是在酒吧,但她总是安静坐在一边,一点也不疯。后来她才告诉自己,她不喜欢这种场所。
  林艾芸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听季允哲说她工作后就基本不去娱乐场所了。既然如此,今天不应该是艾芸带她来的吧?
  她变了!
  越想越不爽,拿起车钥匙就离开了办公室。
  伊馨看着杯子里奶黄色的液体,往事历历在目。那时候艾芸失恋所以拉她去酒吧解闷,本来只有她们两个人的,但不知怎的,艾芸遇到熟人。于是就认识了东方彧。她早就知道他危险,他不是自己能喜欢的类型,奈何那段时间总和他接触,以至于不小心失落了心房。她依然记得在学校宿舍楼下,他偷了她的初吻,也震撼了她的心。
  见艾芸和伊柔听得津津有味,伊馨站起身说要去洗手间。离开座位后她反而走到了二楼的那个露天阳台。这里没有浑浊的空气,却依然能听到些微歌声。阳台上只有几张桌子,每张桌子旁都立有高高的固体酒精鼎,虽然现在没有点燃,但相信到了冬天,可能这里都不会太冷。有一对情侣坐在角落的桌前热情拥吻,丝毫不在乎多了个观众。
  站在阳台边,感觉冷冷的风拂在脸颊,忽然看见楼下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他!原来他没走。
  路边的一辆白色奔驰硬顶敞篷闪了两下车头灯,他也随后走到车边打开车门。还没坐进去,不自觉地就看向酒吧阳台。
  伊馨心中一紧,而东方彧也停住了动作。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回酒吧里去的时候,楼下的他走了过来,站在阳台正下方,抬头说了两个字:“下来。”
  伊馨犹豫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下去,但双脚不受控制地转身走回酒吧,沿着墙边下楼。当走出酒吧门口的时候,她后悔了,应为东方彧就在眼前,想逃都逃不掉。
  她永远都能轻易跟着他转,所以当初才跟着外公落荒而逃去国外。真恨死自己的情不自禁了。
  东方彧二话不说,拉住她的手直接走向车子。
  “去哪儿?等一下,东方彧!”
  打开车门,把她塞进车里的同时,才回答:“谈谈。”
  转身上车发动引擎,不等她反对,油门一踩,车子就飞驰出去。
  “我不是一个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我包都没拿!”
  东方彧不说话,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给她。伊馨虽然很生气,但向来没有乱发脾气的习惯,只能接过手机给伊柔打电话。
  “小柔吗?我碰到熟人,和他说说话,一会儿我自己回去。你和艾芸再坐会儿没关系。”
  “你手机钥匙都没拿,你怎么回去啊?而且分开回去外公不发火才怪呢!”
  “那你们在那里坐会儿,我回去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我们在家门口见。”
  “可是——”伊柔话没说完,手机就被艾芸抢了去。
  “喂,是不是那个东方彧把你拐跑了,要不要我报警啊!”
  伊馨很无奈,艾芸到现在都憎恨着东方彧,即便当年是伊馨抛弃了他。
  “没有,艾芸你别乱猜了,我一会儿给你们电话。”
  说完就收了线,让电话另一头的两人干着急。
  东方彧忽然心情大好,嘴边勾出一抹坏坏的笑。
  “都是因为你,你还笑。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他没有回答,直到车子停在了一条两人都熟悉的林荫道上。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