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林荫道

 

  “还记得这里吗?”
  伊馨没说话,心里却已经小鹿乱撞。
  怎么会不记得?这是她以前就读的大学外的林荫道。在那几个春夏秋冬,自己曾经无数次走过这条小路。
  东方彧带她来不是来怀念母校的,他之前的问题应该是:还记得我们手牵手走在这条路上吗?而且,他们就是在这里分手的。
  他侧头看她,话中颇有深意:“虽然不是我的学校,但是我对这里可是印象深刻啊。”
  伊馨松开安全带,开门下车,东方彧也尾随其后。
  夜已经深了,小路上没有来往的学生,只有入秋后的凉风吹拂发梢。变黄飘落的树叶铺了一地,踩上去哧嚓作响。他们两个人前后走着,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脚下枝叶断裂的声音回响在小道上。伊馨毕业已经三年了,昔日的朋友大部分都也一同离开了学校。走在这里让她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心境忽然就年轻了好几岁。
  身后的脚步声停下了,东方彧首先打破沉默。
  “当初为什么说走就走,第二天就没了音讯?”
  伊馨立住身子,脑中出现了过往的一幕幕。是的,那天和他在这里说分手之后的第二天,她就提前办了毕业手续,没几日就随外公飞去了欧洲。至于为什么,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必要提起了,因为那之前的事情她并不想去回忆。深吸口气,转身直视他,努力维持平淡的口音。
  “我外公为我安排了去欧洲进修音乐,而且因为家庭原因所以走得有些匆忙。”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伊馨别开眼,有些心虚,但语调依然是那样轻柔:“那之前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她这样风轻云淡的回答让东方彧有些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
  “真潇洒啊,以前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在猜你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果然是他自作多情了,但他不想就这么顺了她的意,一步就跨到了她跟前。伊馨一紧张,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这个反应更让东方彧怒火中烧,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臂往怀里拽。
  “放开我!”
  上次宴会上的出格已经让伊馨懊悔了,她不想重蹈覆辙,不想再为他动情。可是东方彧气急败坏,不可能妥协。就在他意欲再次欺吻她的时候,手机很适时的响起。伊馨趁机挣开他的钳制,退后好几步。
  东方彧深深看了她一眼,掏出手机,闪烁的荧幕上是苏紫言的来电。就在犹豫该不该接的时候,来电转入了语音信箱,但很快又打了过来。铃声在安静的小道上不屈不挠地回响着,伊馨淡淡一笑,说:“接吧,别耽误了正事,我去车上等你。我要回去了,我外公不准我们晚回家,我妹妹还在等我。”
  说完就朝车子走去,身后的东方彧最后还是敌不过苏紫言的耐心,接起了电话,但是语气却很低沉冷淡。
  “我现在有事,你可以让小武送你回去。”停顿了一会儿,又说,“不过去了,你早点休息。”
  伊馨能猜到是谁,背对着东方彧,美丽的脸上早就没了表情。
  期待什么?他从来都是这样,以前不会变,现在依然不会。
  两人再度驱车上路,伊馨给妹妹去了个电话后就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目,拒绝任何交谈。东方彧当然记得她家的地址,直接就送她到了叶家祖宅。叶老爷子当然不可能住去伊家,所以他们干脆集体搬到了这里。
  伊柔和艾芸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东方彧下车帮伊馨开门,林艾芸就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叉腰站到他面前。
  “东方彧!你想怎么样?你别太过分了!”
  东方彧倒是没所谓,她没一拳挥上来他就该偷笑了。
  “艾芸啊,好久不见。你和允哲挺好的吧?我上次看到他,他都不出去玩了,新好男人啊。”
  “你懂什么叫新好男人吗?”说着一把拉过下车的伊馨,“别再来招惹我们,否则跟你没完!”
  伊馨拍拍她轻声安抚:“好了艾芸不早了,今天真谢谢你送我妹妹回来。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我和你联系。”
  “小馨你以后别轻易就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跑了,都担心死我和小柔了。”
  一旁的伊柔连忙插进来,她可是第一次知道姐姐认识这么有名的帅哥。
  “原来依馨的老板是姐姐的朋友啊,早知道就不那么麻烦订位置了。以后我们是不是能只跟你打个招呼就能坐贵宾席呀?”
  “小柔!”
  “谁说我们还要去了!”
  伊馨和艾芸异口同声,伊柔暗自吐舌头。东方彧微微一笑,虽然第一次见面,却很庆幸伊馨有这样的妹妹。
  “没问题,随时欢迎。”
  伊馨不想正眼看他得意的表情,转头看向妹妹:“我们该上去了,否则外公肯定发脾气。艾芸你回去开车小心。”
  林艾芸最后又瞪了东方彧一眼,目送姐妹俩人走进大铁门。
  “你还不走?看什么看!”
  “艾芸,都好几年了,别再计较以前的事情了好不好。怎么说我和你老公还是朋友,大家以后还是有机会碰面的。”
  “谁要跟你见面,混蛋。想要我忘记你以前做过的事情,做梦!”
  “我到底做什么了?”
  东方彧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能让林艾芸如此憎恨自己,而伊馨也避他如蛇蝎。没错他以前女朋友是很多,但是自从和伊馨正式交往后,他和其他女人都尽量保持距离。也正因为如此,他不能接受伊馨毅然提出分手,然后远走高飞。
  “哼!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说完林艾芸就转身上车离开了。东方彧被指控得莫名其妙,加上之前和伊馨的谈话并不顺利,心情很差,上车就飚走了。他没有去找苏紫言,而是回到酒吧。金程武一看他面色极差地从吧台抓了瓶酒就往办公室走,猜想肯定和伊馨不愉快。早前看到伊馨尾随东方彧走出酒吧,他就知道有事。
  哎,老大今天估计又要宿醉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