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为什么娶我?

 

  卑启仁的话我没怎么放在心上,在我看来这事情太不现实,孔绍维娶我根本没半点好处,说不定难处倒是不少。男人若是对女人没感情,又没有利益的情况下,不可能考虑结婚的。这就是我和孔绍维的关系。
  我是一个结过一次婚的女人,但我依然不知道婚姻究竟算什么。并不是我不曾有过浪漫幻想,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去体验,所有的浪漫就成了阳光下的泡沫,消失殆尽了。
  读书的时候,我一直期待着一段值得回忆恋情,但那时候更注重学校的各种活动,虽然身边也有形形色色的男生出现,却没有花心思去经营感情。和元子臣的婚姻是一纸契约,没有感情基础的我们一同生活,也只有相敬如宾。
  我对元子臣的第一印象挺好的,彬彬有礼,相貌出众,事业有成。住在一起后,我看到的优点就更多了。他是个很懂得生活的男人,会家务,会做饭,从室内装修到衣着都彰显着个人出众的品味。他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通地理,作为事业的投资理财经营生意更是做得有声有色。他爱好广泛,喜欢运动,喜欢音乐,就连养花养草都颇有心得。和这样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生活,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先婚后爱这样的故事不也是有的吗?于是我就想着,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说不定将来的哪一天我们会相爱,会像普通夫妻一样白头偕老。
  还没正式搬去他家时,他说要办婚礼,我觉得没必要,结婚证可以因为需要而领,但婚礼对我来说必须是和自己爱的人办的。
  “那旅行就不能少了。有没有你想去的地方?”他问我,目光柔和。
  婚礼都不用了,又何需蜜月?
  “不……不用了吧,从简就可以了,反正也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我避开他的眼光,看着窗外。
  余光里,我瞥见他垂下了眼睑,脸色稍稍黯然,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没有意外,我们便会一直在一起,很久很久。”
  我觉得心里紧了一下,他说话的口气有种说不出的伤感,是我刚刚说得太直接,太伤感情了吗?
  “我……我是说……我们还不那么了解彼此……你知道的,我爸要我嫁给你的原因……”我说得很小声,提起那个父亲让我心里莫名抽痛,怨恨他并不能将我的无奈减少半分,我能做的只有试图接受现状,往好的方面想。
  “那出去走走,散散心,换个心情,又是个互相了解的好机会,不是一举两得?就这么定了吧,你想去度假还是旅游?”
  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我再推辞反而显得做作。
  “那就……你挑吧,我去过的地方也不多。不过在那之前,我想都住自己家,毕竟我妈妈还不知道这结婚的事情,突然提她一定接受不了,我需要点时间。”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但也不能不说。从父亲的别墅出来后我天天都在烦心这件事,好在妈妈这些天都忙着演出,在家碰到的机会不多。但我知道,既然结婚了我迟早要搬去和元子臣住,我该怎么跟妈妈说呢?
  “也好,有什么需要你给我打电话就好了。你父亲应该不会再去骚扰你和你妈妈了,你可以放心。”
  我微微点点头道谢,想了想,又说:“我会找机会跟妈妈提我们的事情,到时候……可能要麻烦你来我们家一趟,也算是让我妈妈见见你。我会告诉她我们认识一段时间了,觉得合适所以决定在一起。请务必不要提起我爸的事情,我不想她担心。”
  “当然,你看要我怎么配合都可以,我也会好好表现,让你妈妈放心。”
  他这种毫不犹豫的配合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但更多的是不解。
  “你娶我究竟是为什么呢?”我忍不住又问他。素未谋面的两个人,如今也不过是萍水相逢。
  他看着我想了想,说:“你就当我是看不惯你父亲拿你当摇钱树吧,再说决定娶你之前我还是稍稍了解过你的,你的学校生活,你的为人处事,我相信我们会合得来。”
  这算不上一个特别让人信服的说法,但他既然现在不想说,我就算追问也是徒然,何不就先信着,毕竟我已经是元太太了不是吗?
  “那……我是不是也应该见你的父母呢?”我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包括家庭情况。
  “我读中学的时候一场车祸他们都去世了,我也曾受过重伤。”说这话的时候他神情有些飘忽,像是在回忆一个梦境。
  “对不起……我不知道……”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我连忙尴尬道歉。
  “没关系,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那场意外确实给我带来很大的痛苦,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不过我同时也学到了许多,看清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一些我原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往好的一方面想也算是一种收获吧。”说完他定定看着我,眼神再度变得坚定。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能说些别的缓和气氛。“听父亲说你是个很成功的商人,相信是有很强的实力才会在那样的意外后还能靠自己闯出一番事业吧?”这不完全是恭维,我相信他是真的厉害。
  他轻轻笑了笑,不以为然。“就像我刚刚说的,那场意外让我学到了很多,是早就我现状的一部分原因,当然我不否认我父母也给我留下了很多财富,才让我有那个资本去经营。不过对我而言财富不过是附带品,可贵的还是人生经历。”
  他是个阅历比我丰富太多的人,三十不到的外表下有一颗成熟的心以及头脑,在他面前我就像个小孩,让我难以自处。
  不过他的成熟以及世故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在他去见我妈妈的时候知道如何表现得宜,让我们的关系看起来自然。
  妈妈并不会过多干涉我的交友状况,她总说,她相信我的判断能力,相信我会妥当处理男女关系。我从未叫她担心过,所以这次这个谎,我必须扯得圆满。
  “妈妈,星期六我可以带一个朋友回来吃饭吗?”真开口问了我还是有些忐忑的。
  她抬头看了看我,问:“男朋友?”在这方面她直觉还真是准,我点点头,她想了想说,“他喜欢吃什么?”
  “随便点就好的。”
  “人家第一次上门怎么好随便,周五一起去超市逛逛吧。不过——”她拉长了尾音,我明白这事情没法含糊其辞,“什么时候认识的?在一起很久了?是以前你说的那个学长?”
  妈妈说的那个学长我差点就忘记了,那是我刚读大学的时候同系的学长,那时候觉得他很帅气,读书又好,曾有过那么一丝幻想,只是在知道那人是个花心大少后幻想彻底破灭了。
  “不是,是——”我原先准备了好几个说法,一时不知道哪个更让人信服,“朋友的朋友,一起出去玩认识的。认识很久了,之前因为读书也没怎么好好谈过,如今毕业了,我们都有为将来做准备的打算。”
  妈妈没有追问太多,大概问了问元子臣的情况,我便把我这些天知道的所有都说出来。
  “能认真考虑未来是好的,以前妈妈也没有跟你说过,如今你知道你爸爸的事情了,我只想跟你说,妈妈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自己的感情,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不现实的幻想上,更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凡事用自己的心去看,不要太相信感觉,不要……不要像妈妈一样……”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妈妈有些哽咽。
  我心里一酸,为了她曾经爱上过那样的父亲,也为自己要辜负她的期望。从小到大我都没有骗过她,如今不但骗了她,还是一件刺在她心头上的事。
  垂下眼,我硬生生将眼泪吞回肚子里,以最平静的声音回答:“嗯,我明白的,所以我想让妈妈见见他。”
  妈妈笑着答应,而我依然紧张着。周六元子臣如约前来,带了体面的见面礼,进门后一直维持着作为长辈都喜欢的言行举止,我知道妈妈是喜欢他的。但就在大家相谈甚欢的时候,元子臣突然就提到了结婚的事情。
  “如果阿姨不反对,我想和妤婕结婚。”他说得风轻云淡,好像是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了。
  妈妈当场就愣住了,看着他,又看了看我。我心跳得快出了喉咙口,他怎么突然就这么说呢?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很喜欢她,我想和她一起生活组建家庭,我会好好珍惜她,让她幸福。”他说得诚恳,就好像我们两个已经相恋很久了一般,而我明知道他说的都是假的,却还是因为他这样的告白而心跳不已。
  妈妈再看向我的时候目光落在了我左手的无名指上,上面的钻戒此刻就算我想藏也藏不住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