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三年前

 

  三年前,伊馨和林艾芸就读的大学宿舍里。
  “我真的没想到,死姓季的竟然这么对我……我……我要和他分手!”
  看着同窗好友重复着这一年来反复上演的戏码,伊馨无言以对。像这种自己不可能遇上的情况,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感情的事对她而言太陌生,也从不期盼自己能有电视小说般浪漫的恋爱情节。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听。这对冤家应该会和过去无数次那样,和好,热恋,然后又吵架吧?
  林艾芸和季允哲的恋情在学校里早就从新闻变成了习惯,家常便饭的吵架也早已没有人关心。
  一连抽了好几张面纸,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气后,艾芸红着眼眶看向伊馨:“小馨,这次我是认真的!我要分手!这对我而言太痛苦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信他,给他机会,可是他永远安定不下来,一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连魂都没了。”吸吸鼻子,艾芸一把抓住了伊馨:“今天我们去酒吧,不醉不归!”
  伊馨暗自叹息,什么不醉不归,没有酒量的人哪有资格说这话?
  借酒消愁?从古代开始就被流传下来的自我麻痹伎俩,至于效果究竟为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伊馨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必要以酒解救自己,没有感情,又怎么可能有烦恼?至于爱情,她自认自己碰不起,也不敢碰。遇到喜欢自己的人是运气,但是如果自己对那个人没感觉,怎样都是一场空。什么要找个爱自己多过自己爱对方的人,都是骗人的。没有等对的付出又怎么可能有平衡的爱情?就算真的谈了也会是精神上的负担,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冷血到无视别人的付出的。但相反,如果找了一个花心的,那就是艾芸的翻版,那也未免太对不起自己。既然如此,还不如明哲保身,空空荡荡的心里没有多余的情感,才能让她二十一年的生命里永远都这么轻松闲适。
  和艾芸两个人走在学校外的林荫小道上,伊馨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毕竟不早了,天早就黑成一片,这样单独外出有些不妥。但是林艾芸一点也不担心,边走还边咒骂那个她口中没心没肺的臭男人季允哲。
  “十五街”是附近比较有名的酒吧,离学校不远,在里面进出的大部分都是大学生。而这所以昂贵学费出名的私立大学自然也就有那么多有钱人家的富二代们在此挥霍金钱。
  一进酒吧坐定,艾芸就点了两杯调酒。这种地方永远都那么昏暗嘈杂,伊馨并不是特别喜欢,只有偶尔无法推托的时候才会跟着朋友一起来。看着舞池里扭得跟蛇一般的性感女郎们,她向来不敢恭维。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关系吧,爸爸虽然是个企业家,但对子女的教育向来都很严谨。而妈妈是出身音乐世家,骨子里就有那种优雅的气质,加上老古董的外公,伊馨怎么也做不到身上穿几片薄布在大庭广众下热舞。
  酒吧是是非最容易聚集的地方,形形色色的寻欢人来来往往。才混入人群,浑浊的空气弥漫着酒精的气味,在昏暗的彩灯投射下早已把人熏得醉意连连。
  “伊馨你看,那边那个怎样?不错吧?”才一杯下肚,艾芸已经有些醉意了,“我喜欢!”
  顺着她的眼光,伊馨看向一群男生落座的前方。很显眼的,艾芸所说的那个他面朝她们这边,出色的面孔毋庸置疑的成为了这里的焦点,微笑的双眼有着女生无法抗拒的光芒。帅哥就是这样的吧?
  伊馨笑了笑,像这种极具杀伤力的男人她不是不喜欢看,而是不敢多看,没必要给自己制造爱幻想这种烦恼。不过她也从来不否认,长得漂亮或帅气的人看了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所以此时她正用微笑的眼神打量着那位帅哥,不放肆可也不保留该有的赞美。
  “嗯,长得不错呀,不过不是你该喜欢的那一型。一个季允哲就够你忙了。”
  伊馨淡淡陈述着事实。没错,这个帅哥绝非善男信女,长得帅的男人总是有这个花心的本钱。至于被玩弄的女人只能怪自己不擦亮眼睛,又或者太自恋,以为自己有能力绑住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
  “啊!他看过来了!”
  艾芸轻轻推了推伊馨的手臂。可能是受这里两个女色魔视线的影响,帅哥看向了她们这边。伊馨微微一惊,这位帅哥真的极具威胁,光是眼神的交汇已叫她有些无法适从。感到自己的唐突,伊馨收回目光,低头喝了口杯中颜色可爱的酒精物质,觉得脸有些烫了。
  “咦?那个男的不是我那个死男人的朋友吗?那个叫什么张靖的,他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帅的人了?”
  伊馨好奇地看回那群人,果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
  “真是个名正言顺认识帅哥的机会。”还来不及回头,艾芸便一把拉起她走向他们那边。
  “嗨,张靖!好巧啊!”艾芸先打了招呼。
  “耶?艾芸啊,你怎么来了?你老公还在宿舍伤心呢,我看你心情倒不错啊?”张靖玩笑的打趣。
  “切,别跟我说他,我才不信他会悔悟些什么,现在八成又找别人玩去了。”艾芸挥挥手,不屑于顾,“一起玩吧?反正我和伊馨两个人也没事干。”
  “好啊。”张靖看向旁边的伊馨,含蓄的点了点头,伊馨也回礼。他们两个只是认识,并不熟,所以伊馨觉得和他们一起玩自己好像有点多余,但是艾芸似乎是决定了,早一屁股坐进一堆男人圈里,无奈,只能跟着坐下。
  互相介绍之后,得知这位帅哥叫东方彧,大家都叫他彧。伊馨不敢再盯着他看了,因为感觉自己越来越热,甚至有些紧张了。哎,认识帅哥确实是荣幸,但是千万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啊,否则真的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的。
  手机非常凑巧的响了起来,是妈妈。伊馨暗自庆幸,打了声招呼后便跑去外面花园讲电话。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