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消失的画作

 

  后半夜彻底睡不着了,干脆起来看书,想借此分散注意力。天亮的时候我听见妈妈起床梳洗的声音,等她出门买菜了我也起床,第一次想到去晨跑。沿着公路一路跑到大房子那里,没有体力的我早就气喘如牛了。撑着膝盖朝房子里望,窗帘还是拉得严严实实的,证明那对主仆还是没有回来。待呼吸平复了一些后,我绕到另一旁的大堤,那个薛城羽每天早上都会待个十来二十分钟的地方。爬上大堤我用力深呼吸,用清晨的海风灌满胸腔,然后全部吐纳出来,感觉胸口的那种郁闷也被一起排放掉了,心情好了许多。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他大少爷也会每天在这里发呆,可能他心里也有许多的不愉快吧,比如被丢到这么一个鸟不生蛋的小岛上。
  虽说跑了一圈心情好了许多,但真的站在校门前免不了还是会紧张害怕。不过幸好,一整个上午都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除了同学看我的眼神越发森冷了。
  吃过午饭第一堂就是体育课,老样子,剩我一个人落单,但今天我没有去美术教室,对那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感,所以就跑到了教学楼屋顶上一个人吹风。
  就在我觉得越来越安详的时候,学校后面飘来一阵烟味,像是什么东西着火了,我回头去看,果然在后门的方向有黑烟。我赶忙跑过去看,楼下的空地上除了有一小堆东西在烧之外一个人都没有。那是什么?
  我犹豫着是不是应该下去看,却忽然刮了一阵强风,卷着那堆烧焦的灰烬满天飞舞。而也就是这阵风,让我了解到楼下在燃烧的是什么东西。
  被卷起的废墟中有一张未被烧尽的纸片,很小一张,上面却是我相当熟悉的东西。“雨”,这个签名我再熟悉不过了,每一张我完成的画上都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签名。而现在,它却成了废墟的一部分飞散在空中。
  我呆愣着站在原地,努力去明白现下的状况。
  我的画!
  终于回过神来之后,我立刻夺门而下,一路跑到无人的美术教室。教室的门敞开着,里面充斥了刺鼻的油漆味,就好像刚装修过的房间。不好的预感充盈每个细胞,我深吸一口气后,才走进教室。
  我被眼前的一切吓呆了,这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让人恐惧的画面的,就像一个案发现场。我那些挂在墙上的作品全部不翼而飞,而空出的墙面上赫然写了一整句的英文:用你的血来和我交换永恒的生命吧。
  这是什么?好可怕!我想都不想就往外冲,拼了命地逃离这个像被诅咒了的房间。不顾其他同学的侧目,我穿过操场,一路跑出校门外,沿着公路狂奔,直到无法再负荷心跳的加速,双腿也开始酸软,我才停下喘气。撑着膝盖连吞了好几口口水,喉咙像被火烧一样干疼。抬起头,我才发现不知不觉我就跑到了大房子旁。大堤上没有人,屋子的窗帘依旧拉得严实,仿佛害怕有任何一丝光会偷溜进去。
  吸血鬼!之前的噩梦再次在脑际盘旋开来,一幕幕的惊栗画面涌上眼前。
  薛城羽真的是吸血鬼?这些天奇怪的事情都是他做的吧?他想要吸我的血吗?他要把我变成同类吗?
  我根本无法以逻辑去思考现下发生的一切,唯有这样去解释所有的事情。
  隐约自海面上传来一阵阵并非浪潮的声音,仔细听来,像是马达声。我眯着眼睛朝海面望,看见远处正有一艘快艇靠近。船速很快,在我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已经能看清上面的人的身影了。
  是薛城羽,他回来了。就在看清那张脸的同时,我先是有种莫名的兴奋,好似等了他千百年一般,但随即恐惧就像一张挣脱不了的巨网,即使我不相信吸血鬼的传言,却因为他的靠近而不由自主全身战栗。
  就在他也看到我的那一刻,我向后退了几步,最后因敌不过恐惧而再次逃走,无视他讶异的表情,我这次一口气跑回家,直接进了房间将门反锁。站在屋子里我不知如何是好,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顾不上奔跑后的口干舌燥和气喘心跳,我立刻关上窗户,一把把窗帘拉上后就躲到床上钻在被子里浑身颤抖。
  恐惧并没有消失,但稍稍的放松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肆意流淌的眼泪,发泄一般,我大声哭了出来。
  妈妈在外面拍门,一直追问我怎么了,但这些声音仿佛成了整个世界的背景,而我脑中回响着的却是:用你的血来和我交换永恒的生命吧?当我的新娘吧?
  我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又在什么时候睡着,一个接一个的噩梦让我穿梭在一个个血腥的场景中,不知为何,梦中的我似乎特别能判断一种颜色,血的颜色,即使在醒来之后对那个色调依然毫无分辨力。
  我是被一连串的敲门声吵醒的,屋内窗帘拉得严实,以至于我一时间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我很坚持不想离开被窝,至少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我能有微薄的安全感。
  敲门声停下了,好一会儿外面都没有声音,我还以为是妈妈放弃让我开门了,才想翻身继续昏睡,门外却不期然响起了薛城羽的声音。
  “留在学校的东西我帮你拿回来了,放在门口,你好好休息。学校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不要担心,我先走了。”
  我睡意全消,转头看着紧闭的房门,仿佛能看到他放下我的书包后转身离开的背影。他那句话很简单,语气平淡得让人感受不到他的喜怒哀乐,但却神奇地扫除了我对他的莫名恐惧。
  他怎么可能是吸血鬼?终于,我坐起身子,重新绑了下凌乱的头发,认认真真回想下午所见到的那恐怖的画面。
  到底是谁!一次次用这种方式来打击我,这个人用心好险恶,利用岛上的留言蜚语来增加其他人对我的反感。我到底做了什么得罪了他?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