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礼物的玄机

 

  “啊!对噢!我都忘记了,那是她托我给你的啦,因为我是你同桌嘛,就是你回去拆石膏那天。”
  说到这拆石膏我才又忽然想起大少爷他现在两手都很健全,虽然明显一条手臂要比另一条白皙,而且要痊愈还是需要复健的,但不知怎的我就感觉他更能玩弄我于股掌之间了。
  “所以你知道她送我的是什么?”他表情突然间就变得很认真,而且还很严厉。
  我有点呆愣,实话实说:“怎么可能,我可没偷窥别人东西的冲动,你没看出来那盒子还原封不动吧?”
  薛城羽看了我好一会儿,像是在确认我有没有说谎,亏得我没偷看,否则就我这藏不住秘密的个性早被他看穿了。不过他至于那么较真吗?收个礼物了不起呀,在这儿跟我炫耀。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管闲事啊,连这种事情都参一脚,你就不担心别人居心叵测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原来那闲适懒散的表情。
  “送的是你又不是我,总不能算计我吧?”说完这话我忽然就猜到那么点他的弦外之音,“你……该不是在怀疑是她在整我?”
  薛城羽耸耸肩,不以为意:“就现在而言谁都有可能吧?我只是随便问问,况且她是托的你送我东西,是不是有异样你比我清楚?”
  这么一说我倒是真觉得那陈小雅很奇怪,但我也说不上来怪在哪儿。
  “那她送你什么了?”我忍不住八卦一下。
  谁知道我只是随口一问,大少爷的脸整个僵了,而且那脸色还不是一般的差,黑得媲美包青天。过了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管你的事,你别多问。”
  他这么说倒是让我更好奇了,壮大了胆子继续追问:“是送你爱心巧克力呢还是情侣饰品呀?”怎么想这也都是她那样的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吧?“我看她一定是喜欢你所以送你礼物的。”
  “胡说什么,送个礼和喜欢有什么关系。”
  我听了觉得还挺有理,竟然完全不经大脑思考就冲口而出:“也对,那你送我东西是为了什么?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等水都洒满地了我才意识到这问题有多尴尬,于是世界沉默了,而让人乍舌的是这次最先一脸无措的竟然不是我。就见那薛大少竟然一时接不上话,那脸一青一白一红的,然后腾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就朝楼梯走去,到了楼梯口停下来,背对着我说:“怎么说我们也还要作一段时间的同桌,每天看着你那个要命的村姑头简直就是精神摧残,我是为我自己的眼睛着想。”说完他又吩咐一直在旁边守着的老刘,“很晚了,你送她回去。”
  “喂……”也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他已经消失在楼梯转角了。
  从大宅子开车到我家也就五分钟的路程,我知道只要薛城羽吩咐了,作为管家的老刘必然是要办妥任务的,我再怎么推辞也是徒劳,所以也就很干脆地坐进了车里。
  “雨澄小姐,学校的事情孙少爷让你别担心,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老刘不管说什么,口气都那么公式化,绝对称得上是专业且一流的管家了。
  “谢谢,让你们操心了。”
  “雨澄小姐哪儿的话,孙少爷关心小姐那也是当然的,小姐也对我们孙少爷很好啊。不是老刘我多嘴,孙少爷在陆上那会儿还真花了不少心思挑合适小姐的礼物呢,他可是一直都很惦记你送的生日礼物啊。”
  又是那根棒棒糖!我笑得尴尬,硬生生扯开话题:“再过段时间说不定他关心的就是陈小雅了。”瞧我这话题扯得,扯完了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愚蠢,这不摆明了在吃醋嘛。
  老刘含蓄地呵呵笑,说话一样客套:“孙少爷的心思向来藏得紧,但老刘我倒是真没感觉出来孙少爷对那个女孩子有特殊感情。”
  我舔舔嘴唇,整个人从后座趴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三八兮兮地问:“老刘,你知道她给你家孙少爷送了什么礼物吗?”
  “这个你就得亲自问孙少爷了。”
  就知道,主仆一心,小主人不肯坦白的事情,这老管家哪有可能多嘴。我只好放弃,靠回自己的椅背上。
  “雨澄小姐还是不要跟那个叫陈小雅的女孩子走太近比较好,就像孙少爷说的,人心隔肚皮,现在没找到凶手,谁都有可能。至于那个刘俊的人,我们还会查的。总之雨澄小姐就按平时那样上学就好。”
  “谢谢。”
  就是说嘛,被整的人是我,可我却在这儿纠结那大少爷和别的女生的问题,有病呢我。
  回到家的时候爸妈还在熟睡,我悄悄溜回房间,坐在书桌前是半点睡意都没。拿起一旁的镜子左瞧右看,果然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此刻我实在很难抑制满腔的优越感,跟加了温的玉米一样,炸了一心窝的爆米花。
  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班上那些女孩子为什么总在讨论流行服饰了,我们这偏僻的海岛上自是不会有什么精品店,所以她们常常结伴搭船去陆上逛街,恨不得天天都能穿不同的衣服来一段走秀。回头看看我衣橱里那些个布衬衫布长裤,真是和人家工作服没两样,唯一的一条裙子还是妈妈用多余的窗帘布给我做的,我就还真没穿过,总觉着是身上裹着窗帘往外跑一样。
  哎,我看这发箍上的水晶花算是插在我这坨牛粪上,暴殄天物了,再贵重的东西看起来也像塑料珠子。虽然这东西跟我不合称,但一想到老刘说那个难伺候的少爷花心思给我挑礼物,还是忍不住地偷乐,被人重视果然是件开心的事情。
  曾经在学校我也是时常受人照顾,那个时候又怎么可能料想到自己会被排挤欺负。上帝也未免对我公平过头了,那么多委屈换一个昂贵的发饰,还是那种我不知道该怎么戴出去发饰。
  不过那对主仆未免太神通广大了吧?岛上发生的一切明明都是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他们回来才不过几天就把事件的大半整理清楚了?如果他们不是吸血鬼,那就是神探了!“某笔记”里的L?
  但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我在很多年后才知道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