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讨厌的城羽

 

  等我再回学校上课的时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薛城羽离开之前,没有人提起之后发生的一切,同学们对我的态度依然不冷不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与其说他们忽略了我的存在,不如说他们是在避开我,他们的冷淡里参杂了一些些的恐惧。当然他们害怕的人不是我,是我的同桌薛大少爷。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问薛城羽,但转头看看一旁打瞌睡的他,还是暂时打消这个念头吧。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爱理不理,那天晚上来我家送东西的关切早飞到西天陪唐僧取经去了。很庆幸我今天是戴了那个发箍来上学,至少他在看到我的那一秒钟,似乎还挺高兴,要是我又绑着麻花来上课不知道他要给我摆什么臭脸了,说不定会当即命令我回家戴了再来上学。
  我一边叹气一边冲了抽水马桶,午休时刻我却只想呆在厕所里度过,难道我得了人群恐惧症了?哗哗的冲水声里忽然就参进了两个女生的对话,而那对话偏偏好像和我有关,害得我这个从来不参与女生八卦的人也竖起了耳朵。
  “你看看她头上戴的东西,我在杂志上看过,今年的新款。真恶心,这么名贵的东西带在她头上就是浪费。”
  “那有什么办法,人家有后台呀。那个人一回来马上就被扶正了,你看学校里谁敢再对她动手?”
  “就是啊,不知道那个泼油漆的是谁?真是伸张正义了!这种女人,平时装傻姑卖可怜,一遇到有钱有势的主还不是死不要脸往上贴。”
  “真不知道那人看上这女人什么了,奇怪。”
  “这你当然不懂,人家吸血鬼来的。那女人肯让他吸血,你肯吗?”
  “哎哟你别恶心了,好恐怖,不知道他们私底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好了别说了,隔墙有耳,要是被那个人知道了我们都吃不完兜着走。”
  两个女孩子出去了,剩下马桶水箱里蓄水的声音,我看着马桶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死死咬着嘴唇,想借着这种疼痛来忘记怎么流泪。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世界彻底变了?遇到那样的事情不但没有人同情或者打抱不平,他们竟然还在期待同样的事情能继续发生?如果薛城羽他没有来,如果我没有去管他不上学的闲事,如果之后他没有对我好过,那一切都还会跟从前一样吧?
  伸手摘下发箍,不适合我的东西还是不要勉强戴着比较好。
  下午我没有回教室,借着身体没有复原的借口请了假,一个人跑到海边散步。这还是上学后第一次在这种时候来海边,不会遇到别的同学,只会是我一个人。
  今天的风景很好,很适合画画。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好多天没碰画笔了,棒棒糖也是很久没吃过了。生活的节奏被打乱了,一直遇到一些从未想像过的事情。或许改变不见得一定是坏事,但现在的我连怎么适应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让一切变得更理想呢?我不是一个善于处理人情世故的人,一点点小问题就可以打乱我的生活,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能,连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不知道。以前我总是把一切看得太理所当然,每天平淡的生活就是我一辈子的命运,虽然没有特别喜欢,却也没觉得不好。
  现在不同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种或许这个岛并不适合我的想法,我总会想着如果离开这座岛,我会找到更好的人生目标。而现在这座岛上发生的一切,无非让我对外面的世界有了更大的期盼。既然这里容不下我,为什么我不自己去寻找一个属于我的地方呢?
  脱了鞋走在沙滩上,偶尔一个大些的浪过来就会冲到我的脚。海水很凉,但是沙滩很暖,我这才发现,气温正在逐渐上升,很快就是雨季了,接下来就是台风。看今年这个趋势,或许又会是个翻天覆地的景象。
  低头看到沙滩上有块小石头,想起电影里的某个情节,忍不住捡了起来,脑子里还努力想着该吼些什么来抒发内心的不愉快。
  “讨厌的油漆字!讨厌的被人同情的生活!讨厌的闲言闲语!还有讨厌的薛城羽!统统从我的生命里滚开!”
  吼完我就使了搏小命的劲把手上的石头甩进了大海里,扑通一声,丢得不是很远,但我还是很舒坦。哈!烦恼统统丢掉!
  “喂喂,你干嘛把我和那些个其它的什么相提并论啊?”
  我还在高兴自己终于解脱了一些些,岂料想要丢掉的其中一样“东西”就上门问候了。我像是在打他的小人被他抓了一样,别说那恐惧了,连心虚也是一阵阵地,搞得我满头冒冷汗。
  “你……你在这里干……干嘛……”我结巴着质问,该有的气势全被胆怯给掩埋了。
  薛城羽双手插在裤袋里,海风把他头发吹得好乱好乱,下午的太阳很烈,照在他身上反而让他看起来更阳光。
  “你有资格问我吗?你自己不上课跑来这种地方又吼又叫,还连带我一起骂了,怎么?你还怕被我听见不成?”
  切,我紧张得有这么明显吗?
  “谁……谁怕了!你在我一样说!讨厌鬼!讨厌的薛城羽!离我远远的!”
  他倒没生气,反而笑了,说:“你就那么讨厌我,想跟我划清界限啊?别忘了当初可是你追着我跑的啊。”
  “谁追着你跑了,你少臭美!我那时候是出于同学的关心!”
  他笑着转头看我,刚想说什么,忽然脸色就变了,跟脱了皮的青面獠牙一样恶狠狠地盯着我说:“头上的东西为什么不戴了?”
  我闻言下意识摸了摸散乱的头发,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没有绑麻花,而且那个昂贵的头箍正躺在我书包里睡觉。
  见我不回答,他眯着眼睛靠近我,我不知怎么的不由自主往后退。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