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奇怪的瓶子

 

  败在自己旺盛的好奇心下,我还是朝了那扇门那边去。门半开着,里面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人。这让我壮了不少胆,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推开房门,房间里面很明亮,有几扇很大的落地窗面朝大海,视野非常广阔,如果拿来做画室实在是完美无缺。房间在视觉设计上分成两部分,一半是卧室,另一半看像是书房,却没有书桌,只有一张靠椅和一整面墙的书架。很简单的装潢,但不会觉得普通,这就是薛城羽每天休息的地方呀。
  落地窗边有两张沙发椅,中间摆了张玻璃小台子,而台子上的东西倒是相当引人注目。那是几个很普通的小玻璃瓶子,封口用的是软木塞。瓶子本身没什么奇特之处,比较让我在意的是瓶子里深色的水。那些带颜色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出特别怪异的颜色,虽然我说不上来是什么颜色。
  又是好奇,我忍不住走过去想拿起来近看。
  “你在这里做什么?”薛城羽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把我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差点顺手扫飞了桌上那几个瓶子。
  他一见桌上的东西,脸色顿时大变,一把抓了我的手说:“别碰那些东西,跟我下去。”说着就把我拉下了楼,直到我们都坐定在客厅的沙发里,他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我被那一惊一乍的突发状况搞得特别莫名,还很害怕,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气氛有些僵硬,谁都没先开口说话。我低着头看裙摆,数上面的小花。
  “雨澄小姐喜欢这套衣服吗?”老刘非常适时地开口扯开话题,我就差没感激得痛哭流涕了。
  “喜欢,这颜色看起来很可爱。谢谢你。”
  “颜色?”臭着脸的大少爷终于开口说话了,但口气没好到哪儿去,“你不是看不到吗?”
  “我……其实不是这样啦。”哎,多么难描述的事情,我该怎么说他才能明白呢?“没错啦,我是分不清颜色,但那不是看不到。怎么说呢,我这个和先天性色盲有区别的,医生说是神经受损导致对色彩没有判断和辨别力,我能辨别无误的只有黑色和白色。在看其它颜色的时候会因为光线明暗,或者周围出现不同颜色的时候产生辨别上的错乱。比如看天上的彩虹,我会觉得颜色好像都差不多,因为没有明暗差别。但看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我又不能确切指出每件物品的颜色。总之我自己也不知道每个颜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了。”
  这些话我除了父母和医生,就没跟别人解释过了,没人在意过,也没人会想听我说这么一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的东西,所以我从来只跟别人说我看不到颜色。不过看看薛城羽那一脸难解的样子,我知道他应该也是没听懂。
  “我的意思是,我对颜色有感觉,但说不出到底是什么颜色。就这条裙子吧,我知道是浅色系的,至于是粉红还是嫩黄就不知道了。”我艰难地补充说明了一下。
  “照你这么说,你这个问题还是有医治的可能性的?”
  “啊?”医治?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来没人跟我提过,可以医治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没听家里人提过,可能不行吧。”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有继续。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开口,但却是不同的话题。
  “我想我们应该知道到底是谁让刘俊去破坏你的画了。”
  对啊,我都差点忘记这件事情。
  “是谁?”
  “赵雯丽。”
  “她?”果然是她,我们班上那个曾经想要对薛城羽示好的女孩子。她在整个岛上挺有名的,漂亮,爱打扮,听说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
  薛城羽点点头,我再看看老刘,他只是站在旁边不语。我顿时有种特别失落的感觉,是啊,这怎么可能是乱神鬼怪做的,一切都是人为的啊。比起鬼怪,人心果然更可怕吗?而最让我难过的是,我彻底招岛上的同龄人讨厌了。
  “为什么……”我能猜想赵雯丽要整我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刘俊要帮她做这样的事情?”我说得有气无力,呆呆看着茶几。
  “刘俊喜欢赵雯丽吧大概。”薛城羽的口气很不以为意。
  “啊?”我瞪大眼睛看他,估计整个眼珠子都快都凸出来了,“可是他比赵雯丽小很多啊!不会吧?”
  赵雯丽跟我们同年,但刘俊可要比我们小三岁呢!
  “他们是邻居你知道吧?刘俊大概一直都很喜欢赵雯丽,这次估计也是赵雯丽利用他了。”
  “怎么这样。”真是受到严重打击了,受欢迎和不受欢迎的差别待遇,一个人受欢迎了,即便不脏自己的手,一样会有人为她出生入死,肝脑涂地。而我呢,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人人都等着看戏吧。
  薛城羽看着我,直直地,总觉得他的视线可以看透我的内心。“你放心,这个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不会再有人提起。至于赵雯丽,想怎么办你自己决定,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跟老刘说,他会处理好的。”
  难怪今天去上学的时候那么风平浪静,连老师都没再跟我提起,如果不是在厕所听见那两个女孩子说话,我还以为之前的事情都是做梦呢。
  “我……算了,这种事情我不擅长处理,既然你都说到此为止了,那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吧。”骗鬼去吧!怎么可能当作没事发生,我的画可都是被烧了啊!哎,果然我太懦弱了,连报复人家都不会,明明机会就在那里跟我招手。“那个……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抬眼瞧瞧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这么问。他表情冷淡,撇了撇嘴角,一看就是不想回答的嘴脸。
  “好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说着他又吩咐老刘,“送她回去吧。”
  我知道再追问也没有意思,乖乖起身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再三犹豫,最后还是回头对他说了句谢谢。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