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琉璃水榭

 

  “结婚这样的事,还是应该你们自己去决定,做父母的能给的也只有祝福而已。如果我女儿喜欢你,而你也确实能给她幸福,那我自然不会反对。只是——”她看着我,并没有多大的不悦,却还是有些不满,“这种事情可以早点让妈妈知道。”
  我知道妈妈虽然认可了元子臣,却没有由衷认可我们的婚姻,好在她是个通情理的人,在我解释了很多天之后,她终于接受了。
  我和元子臣没有婚礼,也没有到处通知亲友,只是在妈妈的祝福下搬去了他家,正式成了他的妻子。搬走前一天晚上妈妈找我彻夜谈心,没有聊元子臣,聊的是她自己,以及父亲。
  “妈妈出生在书香世家,你外公是大学教授,你外婆是名门闺秀。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习跳舞,十五岁第一次在大舞台上担纲主角,你外公外婆对我在这方面有很大的期望。在我十七岁那年收到了留学通知,这是我最大的梦想,那个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等着我的演出。但有时候世事总往意想不到的反方向发展,那一年我认识了你爸爸。那时候他也才三十岁,事业刚起步,总是谈着他的宏伟志向。在我看来他很成熟,有抱负,有担当,于是我便跟了他,只是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是个有家室的人。和他在一起半年,我也开心过,他也曾花过不少心思讨我欢心,只是这样的心思并不长久。终于有一天,他不再接我电话,去公司找他也是避而不见,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保质期到了,他不想要我了。但我那时候年轻,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我还是一次次去他常去的地方等他。我等到他了,只是他身边还有另一个女人,他说是他的太太。我一下子就懵了,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做了别人的小三却浑然不知。”
  说到这里妈妈顿了顿,似乎在想着怎么继续。她的表情平静,仿佛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我想她现在一定已经从那段回忆里走出来,只是不知道花了她多少年的时间。
  “十七八岁的年纪不懂的东西太多,而你父亲则认为避孕是女人的事情,确定我有了你之后,我没有去找他负责,他不会负责。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家人也没有一个愿意支持我,而你外公甚至在知道后把我赶出了家门,我只能偶尔在远处偷偷看看他们。刚离开家的时候过得很辛苦,虽然还能演出还有收入,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身体已经不允许再继续跳舞了。那个时候我很挣扎,恨犹豫,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把你生下来。”
  “所以差一点我就看不到这个世界了。”我打趣地说。
  “是啊,因为要生下你就意味着我必须放弃演出,放弃出国,而我不知道自己的积蓄够不够维持到你进幼儿园的那一天。就在我很苦恼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就是我现在舞团的团长。她也有类似的经历,她告诉我,一个热爱舞蹈,热爱生命的人,不会轻易被困难打倒,只要还想跳,少了出国这条路,将来一定也会有别的路等着我。而孩子一旦拿掉了,或许将来会懊悔一生。我想那时候我就是在灯一个人跟我说这番话,等着一个人鼓励我把你生下来。”
  “难怪她每次看到我都特别亲切,原来还有这件事。下次我要谢谢她。”我还是在开玩笑,只是心里苦苦的。
  “她帮了我很多,生下你之后也让我借用她的练习室,那时候我就带着你去练习。你小时候不管怎么哭闹,只要音乐一起立刻就安静了,我心想我果真生了个贴心的乖女儿,一定也想妈妈能回到舞台上。因为勤于练习,在你稍微大一些后我就进了舞团,当然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直努力到后来能再一次出演主角。虽然世界舞台是没办法达到了,但能在全国的舞台上跳舞,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已经很满足了。”
  “怎么以前都没听你说过这些呢?”
  她苦笑了下,说:“都是些不开心的事情,有什么可说的呢?我不希望你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私生女,父亲不重视你,外公外婆也不喜欢你。我想你健康成长,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只是如今你要结婚了,能祝福你的家人只有我,委屈你了。”
  我窝进妈妈怀里,我知道她一定也因为外公外婆那么多年始终不接受她而心痛,她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现在经历的这些又算得上什么?
  “你爸爸后来找过你吗?”她突然这么问,让我整个人僵了一下。
  “没……没有。他又不要我,找我做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他,那天也只是看了一眼。现在在路上碰见我都不见得认得出他。”我很想说得不屑于顾,但藏不住口气里那些微的颤抖。
  妈妈没有追问,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怎么说他也是你爸爸,如果将来他有意跟你联络,不要轻易拒绝,给他一次机会吧。”
  我懂妈妈的意思,明白她的心情,只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等那一天真的到了再说吧。”不想她继续这个话题,我连忙接着说,“婚礼就不办了,他家里也没什么亲人,不过他说要去旅行。”
  “好啊,玩得开心点。”
  开心点?我不知道怎样开心,连个不熟悉的人一起旅行,又能有多开心呢?
  元子臣带我去的不是什么海滩,而是临市新建的一个度假村,一直在打广告的琉璃水榭。这个度假村依山傍水,中式阁楼设计,却恰当地融入了西式布局概念,省去了错综复杂的长廊过道,取而代之的是园艺设计,到处小桥流水,接近一半的建筑是传统的水榭布局。
  “元总,按照您的吩咐,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一进大厅就有个漂亮的服务员上前,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这度假村的老板。
  我原以为我们会住一个房间,毕竟已经结婚了不是吗?但他似乎并不打算为难我,所以让人准备了相邻的两间房,3100以及3102,在走廊的尽头。
  “我就在隔壁,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我点头应下,进了房间。这绝对是vip套房,相当华丽,比上次宿醉和陌生男人开的那房间还漂亮。按耐不住有些雀跃的心,我拉开阳台门,一眼望去尽是青山绿水,美得像是山水画。就在我沉浸在这美景中时,楼下传来了说话声。
  实在不能怪我偷听,这里房子的设计不是一般大酒店那种高楼,而是层层叠叠的阶梯式,占地面积广,却不高,最高也就三层楼,也就是说我的私人泳池和阳台是别人的屋顶。
  “郑秘书,元总交代的客人已经安排在3102房了。”说话的是之前接待向妤婕的那个美女。
  3102?我这间?一听是和自己有关的,自然就竖直了耳朵仔细听下去。
  “知道了。元总有提过这个客人是谁吗?为什么会安排住那间?”被称为郑秘书的女人说话声调有点冷傲,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猜测是个有点身份的秘书。看来元子臣并没有四处公布我们结婚的事情。
  “元总没说,就只交代了会有重要的客人,让我们安排在那间的隔壁。平时规定那间隔壁的3102非到必要都不会提供给客人住宿的,开业至今一直空置着没人入住。这次安排那位小姐住,酒店上下都在议论,怕会影响服务质量,郑秘书怎么看?”
  郑秘书说了什么我没听清,过了一会儿就听那个美女说“知道了”便先行离开,而那个郑秘书则抬头看了看我所在的房间阳台,我们的视线就这么撞上了。
  一尴尬,我匆忙想回避,但郑秘书似乎也就在眼神接触的那一瞬间愣了一下,随后便是那冷冰冰的视线,疑惑中参杂着不屑。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郑颖,也注定了我们之间那微妙的,不和睦的关系。
  其实就她这反应,如果我那时候够敏锐的话能猜出个大概,之后或许很多事情也不会发生,只是事后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因为比起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那时候我更在意元子臣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
  稍微休息了会儿,他便来找我,已经换上了轻松的休闲装。
  “走吧,离这里不远,我们就散步过去,就当饭前运动。”
  我没异议,反正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穿得够休闲了。离开度假村,我们向南走了约莫二十来分钟,沿途他给我介绍了这个度假村的大概。
  “这地方是五年前来旅游的时候发现的,以前是个比较落后的小村子,因为度假村能给他们带来游客和生意,所以这块地拿得不算费事。不过我选择这里,赚钱只是附带的。”边聊我们已经到了他说的地方,“而是为了这里。”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