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城羽1. 银色的发箍


  拆了石膏顿时感觉手臂轻松了许多,一时还真不习惯。   “短期内受伤的手臂不要使力,复健运动也从简单的开始。”医生最后一次嘱咐。   出了医院城羽心情大好,回想早上那个小鸡婆在海边跺脚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她一定在诅咒自己吧。如果一会儿看到他在她作业本上添加的大作估计得恨到掀桌子了。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还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就这么有耐心跟那个叫杨雨澄的小鸡婆纠缠,明明她那么呆,那么蠢,还胆小得要命。就这她这种性格竟然会在那个时候天天跑来管人家上课抽烟的问题,太不可思议了。   也真巧,他们两个人连名字都差不多,城羽——雨澄,或许这就叫缘分吧。   薛城羽一边回想前些日子在岛上发生的事情,一边在大街上乱晃,后面除了老刘还跟了两个保镖。自从上次差点死了之后,老头子任何时候都会派人紧盯城羽的行踪,以防他落跑继而出什么事故。   现在城羽明白了,老头子对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要自己真是块朽木那也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有了被追杀的经历并不代表城羽就此乖乖低着头做人,他得找对时机,前后必须都得安排好,必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要拜托暴狼,虽然他不太想欠别人人情。   看到路边一家礼品店,城羽顿了脚步。作为程家的继承人,对于品牌的学习自然也不能缺少。这是一家专做饰品的牌子,除了金银首饰也做其他小的装饰品,他们家的宴会及婚嫁首饰更是上流社会的宠儿,哪个女人出嫁要是不准备个几套那绝对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橱窗里展示的是一套公主系的首饰,式样简洁,俏皮可爱。除了项链耳环那些的,还有一根非常抢眼的发箍。这让城羽不禁联想到那个小鸡婆的头发,不知道是谁剪的一刀平,整天绑成两根大麻花,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个土到爆的刘海。真不明白这年头怎么还有人留那种刘海?第一次看到差点以为自己穿越时空到了爸妈年轻时的那个年代。   本来他还以为是因为这个小岛与世隔绝流行信息传播得慢,但等他称了那小鸡婆的心意去了学校才知道整个岛上大概就剩她杨雨澄是活在七八十年代。   他能感觉得到别人对杨雨澄的特殊态度,没有人真心想和她做朋友。当他知道小鸡婆眼睛有问题之后他更受不了别人那么对她,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人的外在的条件去擅自决定一个人的价值?他相信小鸡婆打扮起来绝不会输给那岛上任何一个女孩子。   想着他勾了勾嘴角,毫不犹豫转身进了商店。   这种品牌店的售货员都是明眼人,看顾客的衣着举止就能大概猜到对方的身价,更何况城羽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一看就是个超级富二代,决不能怠慢。   “先生需要什么?”女店员一看城羽出众的外貌,也不在乎对方明显年纪比自己小很多,一脸献媚地问。   “我要橱窗里的发箍。”城羽没有表情,完全无视店员的态度。   女店员连忙从柜台拿出一个新的让城羽检查,确定没问题之后城羽就让她包了起来。女店员一边包难免有点小失望,但还秉持职业素养和城羽搭讪。   “送女朋友的吧?她肯定会喜欢的,真是幸福。”酸溜溜的口气有点明显。   城羽挑了挑眉,知道做销售的嘴上说的都是好听的。女朋友吗?忍不住又满眼笑意。就那个小村姑?拜托!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还有点喜滋滋。最好是像这店员说的那样,小村姑会感激涕零自己不忘给她送个礼。   买好东西城羽头也不回就离开了,女店员一脸受伤地看他扬长而去,怎么说自己也算有点姿色吧?哎,现在的帅哥都被抢光了啊。   出了商店城羽还没有回程家的打算,老刘连忙上前提醒:“孙少爷,老爷交代了要您回家吃饭,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原本还挺好的心情被老刘这句话说得立刻乌云密布,他压根儿就不想回本家,回去对着老头子阿谀奉承吗?他可没这个心思,但如果不顺老头子的意,指不定他又弄点什么规矩出来约束自己。算了,反正也饿了,既然现在被他们看得死死的他也逃不了,那就去本家吧。   他们进到程家大门的时候还没到程老爷子的标准用餐时间,但他对城羽姗姗来迟的行为依旧相当不满意。   “这么晚回来就为了去买你手上这个东西吗?”虽然问得普通,但很明显老人是不悦的。   城羽耸肩,完全没有惊讶,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没有一点是能逃得过老头子的眼线。可能他东西还没带出店门呢就已经有人跟老头子汇报了吧?   见城羽不回答,老人的耐心已经到了底线,但他明白太过强硬反而适得其反。   “你在岛上做什么,交什么朋友随便你,但是我提醒你一句,那些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继承程家的帮手。我让你去岛上是让你少跟那群混混瘪三来往,不是让你去岛上胡闹的,你自己把握好分寸。还有——”程老爷子深深看了城羽一眼,说,“不要再妄想逃跑,吃苦头的不单是你,有牵连的人都要负责任!”   城羽抬眼看了看这个极度威严的老人,他的爷爷,胸口那种莫名的翻腾感搅得他想吐。要是他擅自逃跑的话就会连累其他人是吧?连累又怎样,那些都是老头子的人,是死是活和自己没半点关系。但……难道老头子说的是那个村姑?妈的!这就是老头子的手段!   咬咬牙,城羽没有摆出气愤的面孔,反而风轻云淡地说:“逃跑?现在没兴趣。”没错,岛上还有个小村姑给他解闷,他何必急着逃跑呢?而且绑架追杀的事情也才刚过去,老头子还警惕着,有谁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冒险逃跑,还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程老爷子颇具深意地看着他,高深莫测,是年轻的城羽还无法明白的眼神。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