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落跑的少爷

 

  车子驶向昏暗的公路,那边的两个人渐渐被夜幕吞没,我没能再看到之后的情况。
  “老刘,那个是陈小雅吗?”我向老刘求证。
  老刘看了看后视镜,回答:“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我也不知道那是谁。”
  知道你也不会说吧!无奈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那陈小雅会常来你们这里吗?”
  “我没有见过,她也没来过家里,我对她的情况不熟悉呢。”
  那是,人家是在你家门口,老刘真是一个老狐狸,难怪其他人都对他这么尊敬,他们家那个老爷子一定很重用他。算了,问他也得不到答案,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没心思去管别人,满脑子都在想那两个人在做什么。
  我知道的薛城羽不是一个乐意亲近别人的人,如果他不拒绝陈小雅,那就是对她有好感的。而且刚才他看到她就丢下我去找她了,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吧?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个晚上,彻底失眠。我觉得我是在吃醋,但不明白有什么醋可吃。拿着他送的手机摆弄,我家还真的有信号,不过也只有几格。我从来没用过手机,晚上和家人吃了蛋糕后就躲房间里研究了半天说明书,还真是个新鲜的东西,能拍照还能打游戏。联络人里只存了一个号码,名字是“羽”,那他会怎么存我的号码?“雨”?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熊猫眼去学校,本以为他会开始来上学,哪知道他还是没来。悄悄拿出手机,学校里没有信号,不可能给他打电话。陈小雅也没有来,学校里形形色色的流言越传越离谱,我只能装没听到躲在角落一个人着急。有时候我会猜想是不是薛少爷讨厌雨天,一下雨他就不出门,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整个雨季岂不是都要搞失踪了。
  不过我这想法还真对了那么几分,因为之后的几个雨天他都没有来,别说他了,就连陈小雅也已经缺课很多天了。听说有人去看过她,病殃殃的没什么生气,却又不肯住院检查,在岛上引起了不小的话题。
  我躺在床上摆弄手机,前天鼓起勇气给薛城羽发过一个消息,两天了都没收到回复,也就再也没有勇气发第二个了。忍不住叹了口气,确定手机是震动模式后就塞进书包里,关灯睡觉。
  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我感觉有一阵嗡嗡的声响,醒过来听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手机的声音。这还是我第一次接到来电呢。一搞明白我立刻爬起来,从书包里抓出手机。荧幕上闪着灯,显示来电是“羽”。匆匆忙忙按了接听,才发现我自己竟然紧张到手都在发抖,差点就把手机给弄掉了。
  “喂……喂……”我这绝对不是喂了两次,而是抖得连一个音调都颤成了两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快出来,我在你家门口。”这大少爷一上来就是不耐烦加命令,搞得我更紧张了。
  “我……我刚睡下……”等一下,他怎么会在我家门口?“你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你快出来,我没那么多时间。”他越发不耐烦了。
  我只能轻轻打开房门,确定爸妈房间的灯已经关了,才拿了钥匙去开门。外面下了很小很小的雨,果然他就站在院子外面,只有他,老刘没有跟着。他一见我出来了就上前来拉了我就走,我不敢大声说话怕吵到爸妈,只能任他拉离我家门口才挣扎。
  “你这又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他回头看看我,意外的是他没有像之前那样不耐烦,反而很兴奋很高兴的样子,眼睛里都能放出光来。
  “带你去吃好吃的。”
  “啊?”这岛上该关的店早关门了,哪还有东西吃,他该不会是要半夜去钓鱼然后烤了吃吧?“去哪里吃?”
  “陆上。”他回答得很轻快。
  “现在?现在都晚上了啊。”我就觉得有一排轰炸机在我脑袋瓜里演习呢,炸弹丢得硝烟弥漫了。
  “大姐,只有你们这个岛上的人才八九点就关灯睡觉的吧?现在可是黄金时间,你不知道夜市小吃都这个时候最热火吗?算了,看你就知道一定没吃过,我刚还以为要在你家门口等上一两个小时呢,结果等了十分钟你爸妈的房间就熄灯了。”
  不知道怎么的,他这话说得我特别抬不起头,感觉自己就是个土包子一样,只能小声抗议说:“我们家一直都是这样的……”
  “那今天就破例一次,反正雨也不大,看样子一会儿就停了。”他今天不但话特别多,还特别有精神,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怎么变化这么大,他这样反倒让我很忐忑。
  到了他家,大房子里没开半盏灯,我们直接绕到后院去坐快艇。海浪有些大,但出航还算安全。一上船他就发动引擎,而且很快就加速往海面去,像是逃跑一样。
  “老刘今天不跟你吗?”忽然想起那个老爷爷,平时都是形影不离,今天竟然让他家孙少爷独自外出,还是晚上。
  一说老刘,薛城羽竟然笑出了声,好半晌才回答我说:“要他不跟着还真是不容易,我可是精心策划那么久才付诸行动的啊。”
  他说这话让我脑子里闪过一幕不怎么和谐的画面,老刘被打晕在他家的客厅的情景。“你把他怎么了啊?”
  可能是听出我担心的口气了,他回头瞥了我一眼说:“你放心,他只是喝醉了。他酒量一向很差,除了啤酒,其它别说是混酒了,大概一小口烈酒就够他睡到明天中午了。”
  “那你策划什么策划了那么久?”
  “他警惕性高,既然是奉命要看好我,怎么可能胡乱喝酒呢。我也是观察了很久他的生活作息才钻个空子,在他常喝的果汁里加了伏特加,怕他喝出来,先骗他喝一杯啤酒,我看他现在估计睡得正香呢。”
  我忍不住啧了啧嘴,他原来也是个满肚子整人鬼点子的小鬼嘛,平时在我面前装什么老成。
  船在有浪的海面上颠得有些厉害,我心里不免害怕,紧抓着围栏。陆上的灯火已经在眼前,我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夜市小吃的香味。虽然看起来我是被他强迫拉来的,但其实我高兴着呢,我还真从没吃过这样的东西。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