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海边的日出

 

  他冷哼一声,又说:“不过那是他们的打算,因为那个时候我偶然从家里的佣人那里知道了原来那老头找我回来是因为那年我爸死了,车祸。他和他老婆只有个女儿,他又是独子,老头子守旧,坚决不同意让外人接管,我成了他们家唯一的香火,所以才找我回去。但他打心底里是不认我的,所以找回我那么多年也没让我改姓认祖归宗。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再读书了,再努力也不过是为了别人的愿望,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瞧不起我的人。我又开始和以前的那群朋友联系,摩托车就是那个时候买的。我想得单纯了,以为达不到那老头的要求他就会赶我走,没想到他开始找人监视我,甚至拘禁我在家里不给我出门,我就找机会逃出来。这不逃出来我还不知道豪门险恶,除了老头子派人满世界找我,还有另外那么一批人。我爸的女儿,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和她妈还有老公,想要解决我,然后顺理成章接管家业,老刘之前说的绑架就是他们干的。但还是没斗过老头子,我除了受点伤也没生命危险,事情最后以绑架为由收场。老头子不知道主谋就是他孙女,那就让他身边留着那些如狼似虎的人吧。出了事老头自然不敢把我轻易送走,就让老刘带我来这岛上,名义上是养伤,实际上就是换个地方把我关起来。这岛二十四小时有人监控,你绝对想不到你们岛上的居民里面也有那老头的人,所以我之前要了解点事情那么容易。我们今天跑出来想必老头那儿已经知道了,不现身不代表没人在注意我们。”
  他说完了就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沿海堤向另一边的海滩走去。我本能站起身跟在他身后,但他的故事还在我脑袋里盘旋。长这么大,除了看电视小说,这种复杂的人生我就从没碰见过。我真的没想到他会有那样的父母亲,连自己孩子都不想要的父母是真的存在的吗?他小的时候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知道这个时候并不适合说什么安慰人的话,我也不懂得该怎么安慰,也不晓得该说什么来转换这种气氛,只能跟在他身后走在沙滩上,踩着他留下的脚印,发现自己的脚和他的比起来,大小真的差好多。
  “在这儿能看到日出的,今天天气好象还不错。”他停下脚步,手指了指东边的海平线,打破了让我觉得尴尬的沉默。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天已经蒙蒙亮了,看似五点左右的光景。东面的天空早就变浅变亮,海天交界处的光芒反倒让天空中的积云不再呈现雪白的颜色,变得灰蒙蒙的。
  糟糕,再过会儿我妈妈该起床了,要是被发现我不在床上打呼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刚想开跟薛城羽提议回家,他倒先开口了。
  “你看!”
  海平线上不知何时闪出了一道刺眼的光束,把海面上的波涛染得星星点点,形同鳞片般闪烁。那些灰蒙蒙的云朵也一样沾染了这光辉,就像披了高贵的丝绸顿时身价百倍。那光束不断扩大,愈见耀眼,直到我能清楚分辨出一道弧形弯在海面上。那光比起夏日午后的艳阳要柔和多了,但也亮得足够让我伸手在额前做个小挡光板。像我们这种住在海岛上的人要看这样的日出是轻而易举的,每次都能看到日光把陆上的楼群照亮,却是第一次看自己居住的沐浴在这样的朝阳下,那岛顿时变得格外美丽。
  我看了看我身前的薛城羽,不禁呆了呆。他就那样站在阳光下,染过的头发几经透明地在海风中飘动,他的背影被添加了一层闪亮的轮廓,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从天而降的天使,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地站在我面前。他忽然回头,脸上的笑容意外地灿烂,更胜他背后的朝阳,让我一时不知道自己是酒没醒,还是因为日光太刺眼,让我看走了眼。
  “走吧,送你回去。”说着他向我伸出一只手。
  我愣愣看着他的手,觉得自己就像是童话里不起眼的小女孩,而他就是那个王子。小女孩把手交给王子,从此他们携手共度美好的一生。而我却迟迟不敢那么做,如果我把手交给他,那又代表了什么?
  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背后向起了脚步声,而薛城羽的脸色也唰地一下一片铁青。我反射性回头看,又是一群戴着墨镜的西装男,来了五个,到了我们身旁后一字站开,就跟电影里那样两手交握在身前。
  其中一个朝薛城羽鞠了个躬,随后说:“孙少爷,我们准备好了船,您该回去了。”
  果然是他们家的那些保镖,还真是把我们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
  “不用了,我自己会回去。”说完薛城羽拉住我的手,“我们走!”不等我反应就往码头去。
  另外四个西装男十分利落以半圆形围住我们的去路,领头的那个又说:“老爷很担心您,为了您的安全,请孙少爷务必乘坐我们准备好的船。”
  我有点害怕,这和上次去游乐场遇到的情况不同,不知怎么的,我很怕他们打起来。见薛城羽没有回答,我摇了摇被他牵住的手,小声说:“我们就坐他们的船吧,反正都是要回去的。”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没什么表情,让我心里连个底都没,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劝说,只能跟他对视。
  “船在哪儿?”似乎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请跟我来。”领头的走在前面,另外四个走在我们身后,把我们带到一艘小型游艇前,两层甲板,怎么看都比那艘快艇豪华。
  上了船,其中一人就迅速前去启动,不一会儿船就驶离了码头。
  “那部船什么时候送过来?”薛城羽问那个领头的,指的是他之前开的那艘。
  “老爷吩咐了,船就不留在岛上了。日后孙少爷若是要出岛我们会开船来接,若是有紧急情况就直接派直升机过去。”
  才说完,薛城羽就一个箭步跨到那领头的面前,在我还没明白状况的时候就抡起拳头,不偏不倚直接捶在那人的脸上。我吓得捂住嘴,没叫出声。那人被揍得往后踉跄几步,架在鼻梁上的墨镜也飞了出去,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越过栏杆,扑通一声掉进了海里。西装男生了对炯炯有神的眼睛,但那双眼里平淡如水,连半点不满都没有,抹了抹嘴角的血丝,低头站在薛城羽面前,似乎随时准备再挨一拳。
  但薛城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扭头也没再看他,撑着栏杆看着海面,从他的侧面我也没能看出什么情绪。
  有钱人家的人都是怎么回事,我在这儿还惊魂未定呢,他们却可以如此镇定,仿佛那一拳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招呼方式。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低头看着海面上被船溅出的水花,默默祈祷船能再开快些,好让我早点远离这让人窒息的气氛。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