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雨中的女孩

 

  “狗屎运。”他咕哝了一声,又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球。
  还是他发球,这次他似乎用了更大的力道来让球速加快,但薛城羽依旧不慌不忙在球反弹之前找好了回击的位置。这次他的回球直直瞄准了周大宝握拍的那条手臂,球反弹之后就毫不留情打了过去。周大宝勉强想回,但自己没能提早判断球路,只能狼狈往后连退几步,好不容易接到了球,自己却没能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而球也软绵绵地飞过网,薛城羽用力一抽,球就从周大宝头顶一公分处飞了过去,吓得他用手护头,缩成一团坐在地上。
  “大宝!”他弟弟周小宝想过去扶他,没想到被他一把推开,想必是自尊心严重受损了。
  “两分了,你还打吗?”薛城羽把玩手上的球拍,语气冷得能让整个房间变成冰窖。
  周大宝没回答,起身又拿出一颗球,不等对方准备就发球。来回打了几次后,薛城羽又一次抽球,依然瞄准了周大宝,只是这次不是他的手臂,而是他的脸。周大宝回之前几个球就已经很吃力了,还没来得及从上一球的姿势中回复防守,那球在桌上弹过后就冲他面门飞去。
  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了,我只听到大家的惊呼声,随后是周大宝的哀号。再过了两秒钟,周小宝和几个同学就奔上前去扶起周大宝。
  “大宝,你没事吧?”弟弟一边关心哥哥,一边回头破口大骂,“薛城羽你给我记着!别以为家里有几个破钱就了不起,有种回去就别出家门,我回去让我爸爸找人砍死你!”
  薛城羽冷哼一声,把球拍往桌子上一丢,说:“有本事你就来啊,这次便宜你们了,以后要是还口不择言打断的就是你们嘴里的牙!”
  说完他头也不回就往我这边来,拉了我的手就离开。才走两步就碰上体育老师,应该是听闻风声过来看的,之前可能都在办公室里偷闲。
  “你们去哪儿?发生什么事了?”老师拦住我们问。
  “回家。”薛城羽没打算多罗嗦,拽着我往教室里去,根本没管老师在后面叫唤。
  我一步一跌地跟着他,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但是被他这么拉着,我竟然没有害怕和担忧,因为他总是会为我挺身而出,像这样在我身前引领我。
  我们拿了东西就直接离开了,外面下了很大的雨,视野里尽是白茫茫的雨幕,狂风卷着雨帘疯狂拍打着整座小岛。好像这些天都在报道台风动向,今年的第一个台风特别早,可能过不了多久便会登陆我们岛。还没有放学,所以校门口没有人,只有他们家的那部大奔停在那里被雨水冲刷。
  我们只有一把伞,薛城羽搂着我的肩,护着我穿过操场。老刘已经看到我们了,不顾大风大雨,拿了伞过来接我们。坐进车子里我才发现自己衣服早就被打湿,但明显薛城羽那里要比我严重得多。
  “孙少爷那么早出来,是要直接回家吗?还是送雨澄小姐回家?”
  “我……我还是晚一点回去吧,现在那么早,妈妈会奇怪的。”
  车子直接开去了那座大宅。我坐在客厅,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家的高级沙发组,因为我裤腿还湿湿的。他们让我去洗澡我没去,只拿了毛巾擦拭。
  “刚刚那个事情……没关系吧?”我怯怯地问,怕他还在气头上然后朝我发火。
  他看我的眼神还真是凶巴巴的,害我乱紧张一把。不过他口气倒还算和善。
  “有什么关系?打球不就是比水平,他技不如人当然要愿赌服输,我还没让他履行赌约呢,够客气了。”
  那我还真得感谢他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这种个性不知道要怎么整那周家二宝了。
  “那个……”我偷看了他一眼,又赶忙把视线转开,“我……”其实我是想说我怕大小宝回家告状,然后他们老爸就扛着鱼杆抄着刀子来寻仇,指不定后面还跟着鱼帮帮众呐喊示威。但我怕这么说薛城羽会以为我在指责他,说我狗咬吕洞宾,支支吾吾的时候倒给他抢去了话头。
  “什么这个那个你你我我的,大小姐我有名字的好不好?请你叫我城羽,谢谢配合。”
  我全身骨头一麻,城羽?我连想都没想过能这么叫他。太亲切了吧?但心里止不住的渴望想要那么叫,搞得我心跳莫名其妙地就上了马达一样狂跳。可能血液流动过快,浑身热腾腾的,感觉自己额头都能冒出汗了。
  “那个……”这两个字早就成了我的习惯性开场白了,特别是面对他的时候。等我不自觉脱口而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毫不客气瞪了我一眼,让我干涩涩佯装咽口水,其实是赶紧把剩下的“这个那个”吞进肚子赶快消化,省得再冒出来招他白眼。
  哎,每次跟他说话我都小心翼翼,现在要让我喊他名字,我还真喊不出口。
  “城……城羽……”我浑身不自在,两手握拳搁在膝盖上,“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他点点头,瞧了瞧窗外的雨势后站起身,似乎是打算和老刘一起送我回去。我们三人走到车库,还没开车门,我和薛城羽同时看到正门的大铁门前似乎站了一个人。雨幕模糊了那人的身影,但我看得出是个女孩子,还没有打伞。那人的身型很单薄,雨水落下的力道似乎都能将她打垮,但她就那么站在那里,仿佛在和自然抗争。
  她是谁?我没有问,转身看向薛城羽。他又蹙眉了,望着那边的视线明白告诉我他知道那是什么人。他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上车。
  “快上车。”他在后座对我命令。
  我看看他,又看看那边的人影,问:“那个人……”
  “你上车,其他的不用操心。”他显得有些烦躁,别开头不打算再啰嗦的样子。
  我只能听他话上车,老刘跟着他小主人从来不多管闲事,待我们都上车后就发动引擎。车子接近大门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站在那里的不是别人,是那个请假多日,传言中那个被吸血鬼看上的女孩——陈小雅。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