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消失的旧宅

 

  太乱了,这一切都太乱了,能给我答案的人偏偏又什么都不肯说,我该怎么办?
  我把发箍收进包里,知道自己一定睡不着,我决定等妈妈他们都睡下后出去走走。
  这么小的岛,就算绕着岛走上一圈也花不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而我想去的地方只有两个。半夜走去城羽家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条路我依然熟悉得很。没有走太久,大房子那边的灯光已经能看见了。原来那座大宅在夜晚是那么浪漫的粉红还有浅紫色,而一旁的码头边有蓝色的灯光,从海面上反射形成倒影,我第一次发现这座城堡原来这么有立体感。
  没有人,也不可能会有,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又不是吸血鬼,怎么可能在晚上突然就跑出来?但是没有人就不会有答案,不管我绕这个房子几圈,老刘,或者是城羽都不可能从门口走出来,不再有闪亮的大奔,自动铁门也不会再打开。房子旁边的大堤上空无一人,我站到上面,吹着湿粘的海风,一点也不冷。热带的几乎是没有冬天的,而且现在已经入春,已经偶尔会有几天特别热。
  这个地方看来除了回忆,就不再有任何线索了,只能去陈小雅以前住过的地方看看。我不是太记得路,但幸好岛上的住户不多,他们家的位置附近也没几户人家。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六年来真的让这个地方有很大的变化,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太一样。
  黑黑的没有路灯,我只能借着月光寻路。印象里这一块有五六栋房子,陈小雅的家在最左边。但我已经在这里徘徊好几次了,怎么看都不觉得最左边这房子像他们家。最主要的是这房子里有人住,灯还开着,门口种的花也有被好好照顾。难道有别人搬来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决不可能是岛上的人。
  怎么办?我该去敲门吗?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这家的房门突然就开了,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看到我先是一愣,随后用很不友善的口气问:“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我借着屋内的光看清了她的脸,我记得见过她,应该是以前某个同学的妈妈,只是从来没讲过话。我不意外她不认得我,因为以前住在岛上的时候我们就没什么交集,更何况现在的我和以前差别太大。只是,我记得她家是陈小雅的邻居,应该是一直都住在这里的,那陈小雅家呢?
  我不禁朝左边看去,那里空空旷旷,根本没有房子,除了杂草在风中拂动,根本连个房子的残骸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我记错了?陈小雅不住这里?
  “喂!你是谁啊!我要报警了啊!”可能是我发呆走神,让这个女人有了更强的警戒心。
  “我……我是想来看看陈小雅的家。”我如实说。
  女人脸色一变,像看到了怪物一般,扯高了嗓门说:“你谁啊,这里没这个人!走走走!再不走我叫警察了!快走!”说完了还当真动手就把我往门外推。
  “这位阿姨,陈小雅就是六年前出事的女孩子啊,不是就住在这里吗?”
  “说什么晦气话!我不认识什么雅的,我住这里几十年了,从来没听过。你快走!”说完一把把我推开后便回屋子去了,还一把关上了门,好大一声,在这样安静的晚上显得格外刺耳。
  怎么回事?不止妈妈和林阿姨,连陈小雅的邻居也说不认识她,怎么会这样?重点是旁边的这块空地,我确信以前陈小雅的房子就在这里!但现在竟然拆得连一块砖一根木头都不剩,还长满了杂草,怎么看都已经空置了许多年。
  或者……这里从来就没盖过房子?
  我觉得我的脑袋里像被人灌了一桶米浆,还被用力搅合了几下。到底是这个小岛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问题?我觉得自从我回到这个岛上之后就像穿越了一样,走进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世界里。
  难道是妈妈之前说的术后影响?难道一场手术打乱了我的记忆?不可能啊!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像烙印一样在我的心上,身上,怎么可能只是个误会?所有的温度和感觉像是从我身上被抽空了似的,只能机械地不停从脑袋里搜索过去的所有记忆片断。
  哪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我忘记了什么?还是我打乱了什么?如果问题不在我身上,那这座岛又发生了什么?
  忽然我觉得最漆黑的角落似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那阴寒的目光在打量我,像是要把我看透。我猛然四下张望,却什么都没看见。
  我怎么了?我在哪里?难道这里不是我所熟悉的家乡吗?难道我一直都活在一个幻觉里?我好想有一个人可以立刻跳出来给我解释这所有的一切,但这样的夜里,除了风声我什么都听不见。
  城羽!城羽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家里的,爸爸妈妈都已经熟睡。好不容易拖着疲惫沉重的身子回到房间里,坐定在书桌前,我不停揉着额头期望这能帮助我理清思路,但丝毫不见有用。头疼欲裂的时候,我忽然瞥见我放在一旁的手提包,那是我唯一的行李,一股异样的感觉让我起身走了过去。我打开包随便翻看了一下,一时有种恐惧自脚底沿脊椎奔向后脑。
  被翻过了!我的行李被人动过了!是谁?是妈妈还是爸爸?或者是外面的人?那个我刚才感觉到的目光的主人?他们想做什么?
  我顿时坐立难安,感觉一刻都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了。但要离开这座小岛也要等到明天早上的第一班船,算算时间起码还有六,七个小时。我该怎么办?
  对了!手机!这些年为了迎合社会发展的需要,跟上时代的脚步,岛上也能收到信号了。我从包里翻出带来的手机,也顾不上是不是一样被人查看过。我最先翻到的是小白果的电话,但她和老师一样,睡觉都开静音,照他们这种雷打不动的睡眠质量,估计就算我打爆他们手机也是不会有人接听的。考虑再三,我拨通了裴先生的电话。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