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2. 难熬的夜晚


  “雨澄吗?怎么这么晚打来?出什么事了吗?还有昨晚也是。”裴先生关切的声音终于让我觉得我还活在现实中,至少这四年是真实活着的。   “劭宏哥……我……”一哽咽,所有的话都被卡在喉咙里。没让眼泪流下来,在眼眶里转了几圈又全咽了下去。   “别急,慢慢说。你现在哪儿?”裴先生的声音还是一样稳重,不知不觉间扫除了我些许恐惧和不安。   “我……我在自己家。”   “家?就是你以前住的那个岛?”   “嗯。劭宏哥,我好害怕,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这里好可怕,不是我认识的地方了,我好想回去老师那里。”我语无伦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想他大概也没能明白。   但裴先生没有追问,反而安慰我说:“现在这个时间一时也找不到船出海,这样,你先躺下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坐最早班的船去接你。你知道几点开始有船吗?”   “六点……”   “那你现在先睡一觉,别想太多。”   他的意思是要挂电话了,我想都没想,连忙阻止:“别!别挂电话!”然后呢?我不知道,但我好怕整个房间又回复到寂静无声的样子。   “嗯,你先乖乖躺好,我们聊天。”裴先生竟然一点也不意外,更没有为难的意思。   我听他话躺到了床上,心里有着感动却说不出口,只能闭着眼睛紧紧抓着电话。一整个晚上都是裴先生在给我说故事,说他和老师以前学生时代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但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而电话那头依然没有断。   我轻轻唤了声,听筒那边传来呼呼的杂音,但裴先生竟然回答了。   “醒了?才睡了这么一会儿。”   “你……你一直都没睡吗?”我真是没想到他会拿着电话等我醒来,即便我睡着的时间不长。   “嗯,你还没睡着的时候我就出门了,现在已经上了船。我手机快没电了,等到了岛上再打给你吧?”   “我去码头等你。那个……”我深吸一口气,发自内心地说,“谢谢你,劭宏哥。”   挂了电话,我立刻起身收拾。衣服没脱就睡了,也没什么特别需要整理的,门外还很安静,他们还在睡吧。看看时间船应该要到了,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等爸妈起来后再走,这时爸妈的房间门开了。出来的是妈妈,这一向是我们家的生活习惯,妈妈会早起买菜,再回来帮爸爸做早餐,也就是说爸爸起码还要再睡一个小时。   “怎么这么早起来?”看到我在客厅,妈妈的样子很意外,但说话声音很小,怕吵醒爸爸。当她看到我身边的行李,似乎立刻明白了,眼神有些落寞。“要走了吗?不多住几天?难得回来的。”   我一时觉得特别难过,自己这么仓皇逃走的决定实在太不孝太对不起爸妈了。但一想到昨夜发生的一切,我全身的汗毛就不自觉得高竖起来,连额头都像是要泚出冷汗。   “妈妈,其实这次回来我是想……”我顿了顿,没敢再提陈小雅,“我在陆上看到两个熟人,本来以为可以回来了解点情况的,但可能我找错了方向。事出紧急,所以我打算回去看看。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一定再回来看你和爸爸。”说着我就起身拿起行李,不打算给妈妈开口阻止的机会,因为她脸上又是昨夜那种“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妈,帮我跟爸爸说声对不起,下次回来我一定好好认错,我会再和你们联系的,先走了。”   没有丝毫停顿,我转身就往门口走去。手还没贴门把,妈妈在身后唤了声:“澄澄!”   我不敢回头,怕看见她难过的表情,只能深吸一口气,低低地说:“妈妈,对不起。”说完后便开门疾步离开,不理会妈妈追出门外想要留住我,一口气就跑到了沿海的环岛公路。妈妈没有追上来,我又伤了她的心。   码头离我家有点距离,但我不打算坐巴士,不想再看到任何熟人,害怕每个人都用同样的表情看我,说同样我不能理解的话。   走了约莫半小时,码头已经在眼前了,船早已靠岸,很远我就能看到裴先生挺拔的背影,心里的巨石莫名就放了下来。从来都没觉得他有这么亲切的背影,让人充满安全感。我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我,脸上有担忧,但嘴角还是带了一抹笑。   “对不起劭宏哥,害你晚上没睡觉,大清早还要赶来这里。”我是真心感到内疚,只是出自我的问题和我的任性,连累了裴先生。   “别这么说,你现在没事吧?”   我点点头,刚想说什么,旁边来了个人,朝着我们两个猛看。这个岛上人口依然不多,来来去去坐船的基本都是岛上的居民,很少有外面的人过来。在他们认不出我的情况下,我和裴先生这两个陌生人出现在码头实在是太突兀了。   “我们先上船吧,等一下要开了。”边说我边从包里拿出一顶我以前用的帽子戴在头上,拉低了帽沿,我不想别人认出我,然后跑来跟我说些我不想听的事情。   上了船我们直接走到最后的位置,一路上两边的乘客都不由自主看我们,而我尽量低着头,一坐下便转看向窗外。裴先生似乎是知道我的心思,以身体帮我挡去视线,也没有再追问我在岛上发生的事情,直到把我送回老师那里。   我没有跟他们解释什么,回房间洗了澡就躺到床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把我折腾得精疲力尽,就算我现在还是有那么多疑问,那么多想去找出的真相,但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再多想了。但我却没能睡得很沉,总在半梦半醒之间,梦见的都是以前小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比如陈小雅,比如城羽。没能睡上多久便强迫自己起来了,这样的睡眠比熬夜更难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起来想找点吃的,才发现原来老师,小白果,还有裴先生都在客厅,看到我出来,个个脸上都有不同的复杂表情。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