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抹消的人名

 

  比起油画我更擅长水彩和素描,况且要在两个星期内完成一幅大桢的油画对我来说并没什么把握。我也不知道我参加了这个征募是不是就一定有机会再遇到城羽,但我知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那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为了这一丁点的可能,我废寝忘食,把自己关在画室里创作这一幅可能会改变一切的作品。进展并不如意,我满脑子都是这些年我所不知道的变化,画布上只有胡乱涂的第一笔。不行,如果城羽有可能看到这幅画,我就应该利用这幅画来传达一些信息,一些他一看就能联想到我的信息。我呼吁每一个脑细胞都积极运作起来,努力挖掘记忆中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一瞬间。
  两个星期转眼即逝,我带着还未干透的画板赶在截止时间前送到了汽车代理公司的广告企划部,接待并且取走画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女人,脸上有着那种除了公事一切免谈的表情,除了让我回家等通知以外什么都没再多说。我还是没有城羽的消息。
  “雨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真的不能跟我们说吗?”裴先生喝了口咖啡,又把杯子放回桌上的小碟子上,望着我的眼神相当严肃。
  我去送画之前他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事要跟我当面谈,于是就约在了这家咖啡厅。我猜应该是和陈小雅的事情有关。但他并没有开门见山,反倒问了这样的问题,我没有准备,只能低头回避他的眼神。
  见我不回答,他又说:“很多事情如果你不说清楚我能帮你的就很有限了。如果你相信我,相信你老师和白果的话,我们都很乐意为你分担。”
  “对不起。”这是我目前唯一能说的了,在我自己都还没理清头绪之前,我解释不了任何问题。
  裴先生叹了口气,身体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目光放到了窗外的大街上,一根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似乎也在考虑着什么。我偷偷看了他一眼,他蹙着眉,烦恼又很犹豫的样子。他生气了吗?
  窗外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在等车,看着我们这边嬉笑着窃窃私语,她们在看裴先生。我一直都知道裴先生很英俊,身形也很挺拔,浑身都有那种成熟男人的味道。平时在画廊业总有些慕名而来的女孩子,纷纷想着法子找裴先生问东问西。看着他的侧脸,不能否认地悄悄赞赏了一下。为什么我身边总有一些光芒四射的人呢?以前是城羽,后来是老师还有裴先生,相形之下我觉得自己渺小到不容于世间了一样,连烘托别人都做不到。
  “我这么跟你说吧——”裴先生忽然转头看我,而我还沉浸在自己渺小的世界里,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又低下头。
  “你说。”我说得很轻,声音还有些发抖。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确定我没异常后才又继续:“你想找的这个人并不存在。”
  意料之中的答案。那裴先生一定觉得我疯了,有幻想症,又或者在撒谎编故事吧?似乎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有陈小雅这个人呢。
  “你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吧?让你找这样一个人。”再迟钝的人也能听出我自嘲的口气。
  “我就是没有这么觉得才想你能说明情况。我相信你确实认识陈小雅这个人,至于为什么她人间蒸发了,我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才能帮你查下去。通常这样的情况有两个可能,她更名改姓,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还有就是——”
  “死了?”我终于抬头看他,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我这么迫切希望陈小雅是个死去的人。
  裴先生点点头,说:“是的,可能死因牵扯太多问题,有人故意掩盖才销毁她的一切资料。总之不管是哪一个可能,都不是能够轻易办到的事情。而且你说过之前在电视里看到她,我想前者居多吧。”
  是啊,我之前才在电视里看到她,怎么可能死掉了呢?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丝毫没有进展。
  “真的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裴先生又问。
  说什么好呢?现在说什么都是在添乱,最有用的线索就是那则新闻了。而我一想到城羽要订婚的事情,心里就一阵阵酸痛。
  “我说的陈小雅就是前段时间新闻里报的那个程氏继承人的未婚妻,至于其它的,我也和你一样没有头绪。”
  “我也猜到了。那那个程氏继承人呢?和这个事情有关吗?”他在用眼睛分析我的反应,而且他的分析完全正确。
  “我不确定,所以我想知道答案。”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能不能蒙混过关。
  裴先生没有再追问下去,却又问了另一个让我不知所措的问题。
  “你不是一直在找一个人吗?陈小雅以外的人。是你喜欢的人吗?”
  当然喜欢啊!城羽是我第一个朋友,第一个除爸妈外还关心我的人,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们说好要做一辈子的朋友的。”
  “哦?一辈子的朋友吗?”说不上来是什么,但裴先生的语气有点变了。
  “嗯。”
  裴先生清了清嗓子,换上了一幅我看不懂的表情对我说:“雨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说。”他忽然这么认真,让我觉得很害怕,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之前小白果说他喜欢我的事情。
  我吞了口口水等他继续,压抑自己想逃走的冲动。
  “其实我——”他还没来得及开头,我的手机就很不给面子的响了起来,我竟然庆幸小白果在这个时候打来找我,连忙接起来,故意不看裴先生有些受挫的样子。
  “雨澄姐,今天还顺利吗?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小白果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像是有好事发生。
  “我都好,在和劭宏哥说事情。什么消息?”
  “咦?你们在约会吗?他跟你表白了?”
  我被小白果说得脸一热,压低了声音回答:“胡说什么呀你!快说是什么消息。”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