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BLOG

47. 颓废的生活


  我刻意把头埋在裴先生的怀里,我不想见他,至少不是现在这种狼狈的样子。因为刚刚的意外,我身上的披肩滑落下来。   不好,我的刺青!我连忙抓起披肩将自己裹住,压低声音对裴先生说:“我们走,我想回家。”   不等老刘回答,我便在裴先生的陪同下离开会场,正好遇到赶来的老师和小白果。当我被熟悉的人环绕,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决堤般落下。   他们没有多问,因为周围还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我们,只是默默带我离开。   真的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吗?想见面的心情从来都只是一厢情愿吗?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什么一切的一切从陈小雅死掉的那个夏天起就面目全非了呢?噢不对!我根本不知道陈小雅是死是活。谁知道呢?说不定我的脑袋真的坏掉了,过去的一切不过是我的幻觉,包括和城羽之间的一切。   我好累,全身上下每一丝力气都用尽了一样,连抬头睁眼都力不从心了。回到家我直接倒在沙发上就睡下了,没有余力应付老师他们。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懒得去追究怎么回的房间,谁帮我换的睡衣,看到床头柜有水,想都没想一口气喝了一大半后,又躺下继续睡。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睡,知道偶尔会有人进来,每次醒来都能看到床边有倒满水的杯子和新鲜的食物。我对吃的没兴趣,就只喝水。   我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过了几个昼夜,脑子里面只有像现在这样睡到死掉的想法,直到有一个早晨,小白果冲进房间里,一把拉开了原本拉得密实的窗帘。顿时外面的阳光像洪水猛兽般扑了过来,让我长时间处于黑暗的眼睛有了那种要瞎掉的感觉。   “你打算这样不吃不喝睡到什么时候?”小白果跳到床上,一把就扯掉了我拿来蒙脸的被子,我只能用手挡着阳光,眯着眼看她气势汹汹,好像要揍我一样的表情。   我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她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纸放到我面前,太近了我眼睛根本没办法聚焦,完全不知道那上面写了什么。   “你看看这是什么!这不就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吗?”   梦寐以求?我闭上眼,不打算细看纸上的内容,翻身背对窗户后回答她说:“我没有想要的东西了。”   “你开什么玩笑!搞什么堕落?难道你就想着依附别人过日子吗?依附的人没了就活不下去了?你又不是没能力好好活的人,干吗搞得像要死掉了一样?就算你突然间失去了很多,难道你就不能振作点,去寻找一点新的生活动力吗?”   小白果一阵咆哮,我不想听,干脆把耳朵也给捂上。   “好了小果子,别那么激进,给她点时间恢复。”是老师的声音,我不敢睁眼看他,怕看到他担心的样子。   “我生气啊!她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呢?”说着她还扯了扯我的被子,“真正该看的人看不到,让我们在这儿穷操心,大好前程等着她呢!有本事就做出点成绩,让那个人看看你有多出色,活得多好,让他后悔放弃你了呀!放开我,我要骂醒她!”   小白果的咆哮声越来越远,应该是老师来把她给拽走了,最后门被关上了,隐约还能听到她在门外的叫嚣。   房间内突然安静得出奇,让我心里空掉的那一块显得格外零落。   我知道小白果想说什么,但我不想懂,也不想明白,因为如果我真的明白了就意味着我是彻底失去城羽了,所有过去的一切都会变成海上的泡沫被浪冲得支离破碎。   我一翻身,压到了刚才小白果拿来的那张纸。犹豫了一下,我从背后抽出来眯眼看了看。   是一封电子邮件的影印件,寄给小白果的,但信上想找的人是我,景雨。   发信的人是一家儿童刊物出版社,我听过,算是行业中的新星,网罗了不少年轻的儿童故事作家,故事新颖有趣,也富教育意义,在年轻妈妈中很受好评,也有不少幼儿教学机构开始引用他们的刊物加入启蒙的课程。   他们希望我能为他们的新版儿童杂志画故事插画。难怪小白果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是啊,昨天之前我做梦都想有这样的机会,但那都是为了城羽,为了让他能看到我,让他能找到我。现在我去做这些的意义是什么?   小白果说我要为自己活,我明白,除非我现在就死了,否则我不可能就这样活。但城羽呢?我可以就这么把他从我的生活和记忆中抽除吗?如果我像小白果说的继续堕落下去的话,对她,老师,还有裴先生是不公平的,这些我都明白。我到底该怎么做?怎么做才能活得更像我自己?而我又该是怎么样的?   那些过去从未被解开的疑问,以及未来那一片迷雾茫茫,在我脑子里就结成一个雪球越滚越大,我觉得自己就要被压垮了。或许我就不适合独自去思考这些问题。   我把那封信盖在脸上作最后的内心挣扎,许久,给自己做了个决定后便起身梳洗,随后便拿着信走出房门。   他们三个都在,各忙各的,小白果还一脸气呼呼地样子。他们看到我先是诧异,随后是一种放松的温和。他们一定都是在等我自己走出房门吧,我突然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们。   没有多余的问题,我刚一坐下,他们就围过来坐在我旁边,小白果还拿来了点心和茶水,个个都是准备听故事的表情。   我叹了口气,开始娓娓说起过去的一切,从城羽搬来我们岛上的那天开始。原本以为很难跟别人分享的故事,突然变得流畅的字句,连我自己都讶异竟然可以这么平静无波地去说那些旁人无法想像的事情。   “真的假的啊!你这简直就是写悬疑小说了嘛!死而复活的人什么的,太离奇了。”听完我的故事,小白果第一个从震撼中恢复。

#雨城

Related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