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小雅的秘密

 

  我没想到他会来找我,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他正朝我走来,没有给我更多的时间去解读他的来意。
  “雨澄小姐,好久不见,抱歉我冒昧来打扰。”老刘固有的说话方式,不知道是不是从上次起,我就不再为了那句“雨澄小姐”而沾沾自喜了,他会这么称呼我只能说明我和程家有着多大的距离,因为他的语气里只有淡漠,不存感情。
  “老刘你客气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没必要拐弯抹角,他绝对不可能只是来跟我打声招呼,我看得出来他在这里等我有一会儿了,至于他怎么知道我的行踪我也没必要去细想,对他们程家来说这根本算不上是有难度的事情。
  “既然雨澄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想请雨澄小姐随我去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有事想拜托雨澄小姐。”
  拜托我?他们程家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要来拜托我这种毫无影响力的小人物?我看了看停在马路对面的黑色大奔,这些年过去了自然不会还是以前在岛上见到的那一辆,但还是擦得雪亮,看起来晃眼。
  去就去吧,反正他会来找我想必和城羽脱不了关系,现在的我没办法做到对城羽的事情坐视不理,不闻不问。
  车子直驶海边,我非常熟悉的海滩,在这里能看到我长大的小岛。这个时候的海滩上很安静,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
  我们走到海边,面对大海,我在等老刘先开口。
  半晌,他举起一手指向小岛,说:“雨澄小姐你看,站在这里我们就能清楚看到陆上和小岛上一切船只的通行,当然这并不全面。”他顿了顿,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只能等他继续。“你能想象那座小岛被海陆空二十四小时监控是什么概念吗?”他转头看我。
  我木然看着他,他是想说那座小岛一直都是被监控的吗?包括现在?还是只有城羽在那里的时候?
  “我想雨澄小姐你一定不知道,那座岛是个人使用土地吧。”如他预期,这确实让我很震惊,让我不得不竖直耳朵听下文。“那座岛的绝对使用权为程氏所有,在那之前那里不过是住了几户渔民的,因为程氏,岛上的人口才慢慢增长起来。很多岛民并不知道,不过如果你去问问最早的那些渔民,他们一定都非常清楚。”
  “你知道为什么程氏从来没想过开发使用这座岛,只是建了那么一座大房子,人口也一直控制在百余人?因为那座岛最大的用途不是拿来获利,而是以备不时之需。我这么说你应该能联想到了吧?当初为什么我会陪同孙少爷住到小岛上。孙少爷遭遇生命危险的时候,老爷子就把他送去岛上,让我陪同,同时二十四小时监控保护他的安全。可孙少爷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保护,只是纯粹的监视,那座岛对他来说就是个大一点的牢笼。”
  “其实我很庆幸孙少爷能遇见你,不知道我说这个话你会不会相信。我服侍程家三代,老爷子的独子意外去世的时候我以为程家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老爷子接回了当年不肯相认的孙子,那时候我想,不管孙少爷到底是什么身份,他都会是我将来需要服侍的人。孙少爷刚来程家的时候很努力,很出色,老爷子很高兴。但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一天孙少爷就开始反抗程家,本来老爷子是想送他出国的,但遇到意外,老爷子知道不能把他送太远,必须是个就近能够保护,而孙少爷自己也没法逃跑的地方。所以我们就到了小岛上居住。住在那里的那段日子孙少爷真的变了很多,我知道都是因为雨澄小姐你的关系,我很高兴,所以那时候让你常和孙少爷来往是真心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但没想到之后会发生那么多不幸。”说着他叹了口气。
  他说的这些很大一部分我都从城羽那里听说过了,立场不同,但发展经过是一致的。
  “你说的不幸是指陈小雅?”这像谜一样的事情终于在今天有个明确的答案了吗?
  老刘沉默了,我不知道他是在思考合适的表达方式,还是在筛选可以让我知道的真相,过了好久他才终于一点一点为我揭开谜底。
  “雨澄小姐你还记不记得读书的时候你被学校的人排挤,孙少爷离开岛上的那几天有人恶意破坏你的画?”
  我点点头:“记得,但这和陈小雅有什么关系,那时候不是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吗?”
  “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其实那些手段并不是赵雯丽自己想出来的,据她自己说,是有人在她的课本里夹了纸条教她的。那纸条她没扔,所以我和孙少爷都看过了。”
  “难道你是想说写纸条的是陈小雅?”我很努力把陈小雅和这件事重叠,但就我认识的她,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她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情,特别是当初写在墙壁上的油漆字,她为什么要让赵雯丽写这样的话?“用你的血来和我交换永恒的生命”,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刘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继续他的故事:“陈小雅不是托你转交一个盒子给孙少爷吗?我想雨澄小姐你不知道那盒子里是什么吧?孙少爷不准我说,当然我相信即便到今天他也不想告诉你,因为孙少爷一直都想保护你。”
  “保护我?什么意思?”我越来越不能理解了,到底怎么回事,城羽,陈小雅,还有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陈小雅从小就被妈妈抛弃,她爸爸对她的爱又趋向病态,这让她有了常人无法理解的扭曲心理。”
  他是在说陈小雅的精神精神状况有问题吗?“可是我从来没觉得她有什么问题啊,虽然跟她不熟,但我知道她从来都很乖的啊。”
  老刘摇摇头,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惋惜以及无奈:“很多有这方面疾病的人不触发是和常人无异的,我们猜测她的病是遗传自她爸爸。陈小雅的情况已经不是轻微的忧郁或者躁郁了,她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除了有不切实际的幻觉和幻想,她还有自残的举动。”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