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绝望的母女

 

  好吧,我不再坚持了,乖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城羽见我不再执着,交待了老刘照顾我,便准备出去。但还没转身呢,门就被人重重地打开了,进来的是那对程氏母女。奇怪,城羽不是下令不准她们再进程氏吗?她们看到我安然坐在这里吃点心,似乎非常不满意,就连一直维持高贵形象的贵妇人也不再泰然,脸部有些抽搐。
  “没用的废物,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
  看来能确定是她们派人抓我的了。我转头看城羽,担心他看到她们的反应。但我好像多虑了,他竟意外地平静。
  “怎么?看到她在这里你那么难受吗?程夫人。”他最后三个字说得相当有深意。
  “哼,你以为没了她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如果要搞到鱼死网破,你们两个绝对不会安然无事的,不要以为我没有两手准备。”
  “怎么?你是要拿我的身世作文章,还是要告诉我你和黎家会联手让我滚出程氏?你觉得你还会有机会做这种事情吗?”城羽显得很自若,和那对母女的焦躁形成截然的反差。
  “你这是在跟我说大话吗?就算我不能拿你怎样,你以为你随便跟黎家解除婚约他们会善罢甘休?你让他们在商政两界都丢尽颜面,你觉得你还能安然继续经营程氏吗?更不要说你要是解散程氏了,没了这个后盾你以为你还能保护那个女人吗?”程夫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能面对城羽无动于衷的样子,让她对自己的计划产生了怀疑,不管她说得有多大声,在气势上已经兵败如山倒了。
  “哦?你知道我今天开记者会的目的是什么吗?解散程氏?还是跟黎家脱离关系?”冷笑一声,看着程夫人的眼神多了些怜悯,“让我告诉你一点你不知道的事情吧。今天的演讲稿我准备了两份,一份是老头子生前立下的其中一个没有公开的遗嘱,是他死后律师拿来给我,让我自行处理的。另一份是我自己的意思。你想知道老头子临死前最惦记的是什么吗?他到死都在担心程家的产业落到外姓人手里。他最后一份遗嘱是已经公开的那份遗嘱的补充,申明程氏在任何情况下都只有我可以继承,如果在我没有子嗣的情况下遇到意外,那程氏的一切资产将被用来成立程氏基金,用来培养年轻的企业家。遗嘱里还特别注明,程沛琪及其家人,包括其母亲,终生不得动用程家一分一毫。意外吗?老头子竟然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其实也没什么可意外的,老头子确实不喜欢我,我对他来说不过是程家唯一的男子,纯粹是用来延续程家家业以及香火的。但他对我厌恶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其他人对我别有居心,包括你们。你以为你们以前对我做的事情老头子真的毫不知情吗?后来那份遗嘱补充就是在查明真相后添加的,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城羽看着母女俩的反应,我也能感觉到她们心中的绝望。
  “但是我讨厌他这种处事方式,而我最讨厌的是他随便就给我安排了人生,自以为自己是皇帝,还拿我重视的人来威胁我,所以我并不打算让他如愿。你们大概都以为老头子是因为我想解散程氏才被气得进医院的吧?实话告诉你们好了,当时我只告诉了他两件事,第一是我要解除婚约,第二,我告诉他我会让其程家的人得到他们该有的东西。这也是我准备的另一份稿子,我原本是想如果在今天之前你们什么都不做,那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你们会如愿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但相对的,如果你们真的对杨雨澄做什么——”城羽笑了笑,“会怎么样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了。”
  “你!”程夫人绝然没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只能怒瞪着城羽离开。
  “夫人,您是想和孙小姐一起在这里看转播吗?”老刘还是一样的恭敬,没有丝毫怠慢。
  程家母女恶狠狠看了我们一眼,转身也离开了。他们走后老刘为我打开电视机,果然是转播,那边的会议室人声鼎沸,大部分是拿着长镜头的记者,而且还相当混乱。但当城羽出现之后,嘈杂顿时平息了。城羽是对的,我确实不适合去那样的场合,如果那么多镜头对着我我大概会傻掉的。
  城羽的衣着已经被打理过,更显他那种位于人上的气质。我是第一次看到他在这么正式的场合发表讲话,不管是他的表情还是说话措辞,俨然就是一个老成的生意人。
  我终于明白他其实并不想解散程氏,相对的,他已经把生意扩展至全国各地,还聚集了大笔资金准备走上世界的经济舞台。程氏会在他的手里走上另一个巅峰。
  记者会的尾声他宣布了程老先生的遗嘱,并加以自己的申明,从此程氏和程家母女划清界限,她们将不再享有身为程家人的任何特殊待遇。可能在外人眼里城羽这么做太无情,太过分,但我明白,这是他最宽容的做法了。城羽不是那种受世俗约束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属于他以及不属于他的东西,如果不属于他,那他根本不存在任何感情,包括他的爷爷和父母。他完全可以做得更绝情,让他厌恶痛恨的人生不如死,不带一丝怜悯地看着别人痛苦,但他没有。更何况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我,我根本没有去责怪他的理由。
  除此之外,城羽还正式宣布和黎家解除婚约。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问一旁的老管家:“老刘,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城羽根本没打算解散程氏?”
  老刘笑着摇头:“我也是在老爷子的葬礼之后才知道的,孙少爷的心思我能明白,其实他是不希望再有人因为嫉妒和贪念而互相怨恨了,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因为这些怨恨让雨澄小姐遇到危险。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很自责,而我也是,我没能及时掌握和雨澄小姐有关的消息而让你身处险境,很抱歉。”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