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0. 双方的条件

June 10, 2017

 

  “陈小雅毕竟是黎太太的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有资格出来说话。现在黎先生官做得不错,他还想往上面爬,就得要钱,他们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老爷为了保全您,想必是会在一些条件上妥协,但也绝不能让对方得意忘形,让程家蒙受过大的损失。”
  呵!城羽简直佩服那些道貌岸然的有钱人和有权人,走在人前仪表堂堂,呼风唤雨,但事实上连一个死去的女孩都要利用得淋漓尽致,其中还有这女孩的亲生母亲。有时候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必须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他很羡慕杨雨澄他们那个小岛上纯朴的生活方式。
  城羽不怎么在乎老头子会做出什么样的牺牲,因为这些牺牲不能证明老头子多重视自己,而是自己还有多少利用价值。重要的是谈妥了之后他们会怎么处理陈小雅,又会怎么处理他?
  “这事情会牵连岛上别人吗?”说到头,城羽还是担心杨雨澄的。
  “孙少爷说的是雨澄小姐吗?”见城羽不回答,老刘继续说,“只要孙少爷没事,那雨澄小姐自然也不会有事,所以现在您务必听从老爷的安排,不要擅自离开本家。”
  城羽低着头好半晌,最后才回答说:“我知道了。”说完便率先往回走,老刘不再多说什么,安静地跟在后面。
  程老爷子离开后直接去了和黎太太约见的地方,大酒店里的VIP包房。
  “老黎日理万机,都抽不出空来跟我这个老朋友喝杯茶水。”程老爷子笑呵呵地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口服务员给满上的好茶。
  “程老别笑话他了,还不就是给上面的人卖命嘛,毕竟他也还只是个地方官,还是要做实事的。而且——”黎太太垂下眼睑,有一丝哀伤的模样,“那孩子毕竟是我的女儿。”
  程老爷子叹口气,深表惋惜:“现在的孩子啊,和我们那时候想法都不一样了,他们那些小脑瓜里整天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谈个恋爱都要死要活,你说像我这么老的人了,要怎么去理解。”
  一听他这么说,黎太太明显不满意了,脸色也沉了下来,回答说:“哦?程老是觉得我女儿要死要活了吗?”
  “这话说得……”程老爷子又笑着喝了口茶,“不过,您前夫是个什么状况我想您比我清楚多了是吧?您女儿是不是也一样只有您知道。你说现在的小年轻不是都很流行走那个什么极端路线,您女儿的不幸目前不是还没个确凿说法吗?”
  “怎么?程老是觉得警察在你们那别墅里找出来的东西还不够作为证据是吗?”到底不是一个年龄层次的人,经历也大有差距,黎太太显然已经不那么淡定了。
  “那些东西啊——”程老爷子惬意地靠向椅背直视黎太太,脸上始终有着笑意,但目光却相当凌厉,让对面的黎太太心生畏惧。“那些东西也就最多证明了您女儿和我们家那小子关系非浅而已,至于真要拿来做什么法律证据,那似乎还稍嫌无力了点啊。”
  黎太太勉强一笑,但也不打算就此退缩:“这可不是程老说得算的,如果我们坚持追查到底,那这事情势必会造成不小的社会舆论,上个新闻的头版头条什么的也属正常。想必程老也不乐见这种情况吧?”
  程老爷子收起笑容,不再直视对方,把目光放在了桌上那盆装饰用的水仙花上。他当然不乐意这样的负面消息上新闻,再说薛城羽的身世目前还是保密的,他还不打算让那个不成气候的孩子走到公众面前,而且还是给他们程家拖后腿的事情。
  见程老爷子不回答,黎太太又鼓足了士气乘热打铁:“所以程老务必考虑一下我丈夫之前的提议,这样的结果对程老来说会比较好吧?”
  程老爷子淡淡笑了笑,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重重地放下杯子后再次直视对方:“这么说吧,我是个生意人,做买卖自然不会亏本。我家那小子值多少钱你不明白,但我自己心里明白得很。我开门见山地说,如果是互惠互利的交易,那我是勉强可以接受,但若是全按着你们的意思走,三个字——不可能。”
  “哦?程老不在乎这种事情传得人尽皆知影响你们股价吗?”在黎太太看来,这样的威胁是她唯一的胜算。
  “哈哈!”程老爷子爽朗大笑,“黎太太您是在说笑吗?若真要搞得鱼死网破,你们同样有损失吧?试想一个政府要员娶一个丢下孩子和丈夫,跟着地质监测员跑了的人为妻,这又该是个怎样的新闻?是该上社会新闻呢还是娱乐头条?”
  这一说让黎太太顿时没了底气,虽然因为现在丈夫的权利,没有人会挖出她过去的那些事情。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牵扯的对象是程家,她实在不想旧事重提,对她来说越少人知道她的过去越好。而陈小雅这个女儿她打从心底里不想认,因为那孩子就像她爸爸一样,她绝然不能接受别人说她有一个精神异常的孩子和丈夫。
  “那程老的意思呢?”其实在来之前她就知道要完全达到目的是不可能的,讨价还价之后还能获得一定的利益才是此行最大的目的。
  “黎太太你懂的,人都是要互相帮助的,特别是我们这样的。我们一个经商,一个行政,本就不冲突,而且还能很融洽,何必剑拔弩张地针锋相对呢?”程老爷子不急不徐,知道谈判立场已经有了转变。对他来说黎太太毕竟年轻得多,还只是个女人,如果今天来的是她丈夫,可能就没那么好办。不过他丈夫自然不会亲自出面,政员的立场自然是比商人要敏感得多。不过就算今天他亲自来了,程老爷子也不可能答应无条件支持他仕途这种荒唐的条件。
  不等对方回答,老爷子起身整了整西装后说:“好了,今天就这样吧,黎太太考虑一下,想好了托人带个话,要忙的事情还很多啊,老头子我就先走了。”他知道对面那个女人不可能独自决定这么大的事情,自是要回去跟丈夫商量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