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1. 留学的通知

June 10, 2017

 

  离开包房,程老爷子原本还笑着的脸瞬间冷成冰霜。混帐小子!如果不是因为薛城羽,他今天也不必跑这一趟,更不需要被黎家牵着鼻子走。在程老爷子的眼里黎家根本算不上什么,但现在开始就不一样了,因为程家将成为黎家的经济后盾。两家必须得互相依附着生存下去,这绝对不是孤傲的程老爷子喜欢的发展趋势。
  似乎是确定了黎家最终会答应自己的提议,程老爷子一回去便命人准备安排城羽出国读书的事情,现在必须要尽快把他送走。
  下面的人办事效率也挺快,没多少天就送来了学校的录取通知,签证还有护照。
  “去叫他下来。”程老爷子吩咐老刘,说的是城羽。这孩子近些天安静得出奇,就算他没下令关他在房间,他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窝在房间里看书。
  不一会儿城羽便跟着老刘下来了,没有不耐,没有厌烦,也没有表情,像个机器人一样。在他看来,只要能保全杨雨澄,只是被关着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冷冷看着程老爷子,等他的命令。
  “买了星期天的机票去美国,学校的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老刘会陪你一起过去,到了那里自然有人接你们去住的地方。这里是你的录取通知还有护照,这两天你就准备一下。”说着程老爷子把桌上的一本护照还有信封推到城羽面前。
  城羽没有伸手去拿,抿着双唇。他没想到老头子竟然这么快就要把他送走,本还以为只是要关他在家一阵子,留学的事情已经因为上次被追杀的事情打消念头了。比起他的生命安危,老头子更担心程氏的声誉吧?所以才着急送他出国。
  这样的认知让城羽恶心透顶,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会出国的。”出国了就意味着阻断了一切与认识的人的联系,包括暴狼他们,也包括杨雨澄。而且这一走,再回国根本就是遥遥无期,他没有理由妥协。
  “你觉得你有拒绝的资格吗?”程老爷子倒没生气,但态度坚决,根本不容人违抗,“你想也好,不想也无所谓,你必须搭上星期天的飞机去美国,到了那里就给我好好读书。”
  “如果我不去你又能怎样?”城羽这不是试探,是挑衅。
  程老爷子看着他,很久,直到城羽内心似乎有了些危机感,才对一旁的老刘说:“老刘,上次我让你帮我查的那个小姑娘叫什么?杨雨澄?”没有更多的话语,却足够达到了威胁。
  城羽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倾身向前,怒视着自己的爷爷,沉着声音说:“不准你动她!”
  “你这是在命令我吗?”程老爷子始终是那个表情,看不出情绪,“还是要跟我谈条件?”
  其实这个话意思很明确,如果是命令,那就没继续谈的余地,否则就凭自己的能耐谈。其实程老爷子一直在找机会试探城羽的能力,无奈这孩子完全不配合。
  城羽不是笨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然不会再态度过硬,总而言之他出国似乎是不可回转的事情了,但他还有他的优势不是吗?
  难得他勾了勾嘴角,重新调整了情绪,说:“你真要送我走我也没办法,我走了之后你会把她怎样我也无法知道。不过,如果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到了美国我自然会用功读书,达到你的要求。”
  “说。”程老爷子就在等他这句话,他要知道城羽会如何利用这仅有的机会提出多大的要求。如果只是保全杨雨澄的人生安全,那他会很失望。
  “我要你找来全世界最权威的医生去医治她的眼睛,她什么时候能恢复视力,那我就什么时候能学成归国。”老头子要他走不难,但去了美国他愿不愿意学,能不能毕业可不是老头子说了算的。既然老头子送他出国那就是还在坚持让他继承家业,自然希望他能早日学成。杨雨澄的安全等他出国就无法保证了,但只要确定她眼睛治好了,那也就等于她是安全的。
  “如果我不同意呢?”程老爷子可不算这么简单就妥协,即便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城羽耸耸肩,回答得轻松:“我不介意你现在就把我踢出程家然后把大好家业给你已经嫁人的孙女,我相信她妈妈还有她老公会很开心很感激你的。这样你也省下送我去留学的费用。”如果不能确保杨雨澄没事,那他自然不可能乖乖走老头子帮他安排好的路。而他现在唯一能赌的就是老头子对老古板思想的执著,所以故意那么说。
  程老爷子可不是随便吓吓就乖乖就范的人,但他不能否认城羽说的是事实,否则他也不会矛盾再三,最后又大费周章把他接回程家培养,即便他如此不配合。而如今更是为了他妥协帮助黎家,老爷子又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城羽走?
  不错,他很满意,城羽成功抓住了他的软肋。
  “东西带上楼去,通知书看一看,学校那方面的信息我会让人给你送去。好了你出去吧。”
  这表示老头子答应了吧?城羽不确定,但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死缠烂打。伸手拿过桌上的护照和信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书房。
  到了自己房间他把东西往床上一丢,没什么心思看什么录取通知书,反正去哪个学校对他来说都是一回事。拿过护照随手翻了翻,意外发现那护照上不是他的名字。
  程羽,护照的姓名栏里这么写着。
  呵!老头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把他的名字给改了!以程羽的名义出去读书,回来以后毕业证书上的名字就不是薛城羽,不管是哪里留下的档案都会是程家的名字,从此他的过去将不复存在。
  姓程还是姓薛对他来说没多大差别,这两个姓一个是见都没见过的父亲的,还有一个是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的妈妈的。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唯一有意义的是那个村姑的身上被刺上了他的名字。他叫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杨雨澄喜欢的叫法,他的名字就是为了她而存在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