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2. 遗传的病症

June 10, 2017

 

  程羽吗?呵呵,巧合吧,或许是妈妈当初起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总有一天他能回到程家才用了“城”这个字吧?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背着这个名字,作为程家的扯线木偶生存下去了,活在别人的人生里。
  但是只要杨雨澄好,他就绝不后悔。
  临上飞机前几天日子过得特别平静,老头子没再找过城羽,至于行李自然有人帮他收拾。在程家没有人会主动提陈小雅的命案,他也懒得问,连老头子都亲自出面了,怎么可能处理不好。
  上飞机的那天只有两个保镖把城羽和老刘送到了机场,为他们托运了行李,还拿了登机牌。城羽根本无心在外面多逗留,不能和自己想见的人在一起的话,任何地方都不值得留恋,去哪个国家都一样。
  单肩背着书包,看也不看那两个保镖一眼,径自往安检处去。老刘在后面示意那两个人可以回去了,便尾随城羽进了安检。
  坐在候机室,城羽闭目养神,老刘也没吵他,安静地坐在一旁翻着一本带来的书。
  “老刘……”不知过了多久,城羽忽然开口,眼睛还是闭着的。
  老刘闻言连忙抬头应了一声:“是的,孙少爷?”
  “那事情最后怎么处理的?”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也不怕有人会去跟老头子报告。他相信老刘,在祖孙俩人之间,老刘一直是极力维持之间的平衡关系,不会背叛任何一人。
  “孙少爷不需要太操心,其实我们要做的事情并不多,老爷子让对方把事情处理干净,以后两家就是合作关系了。”
  城羽明白这话中的意思,陈小雅会被抹煞干净的吧?
  “陈小雅的父亲呢?”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黎家在办的事。不过我听说他最近从岛上搬走了,不知道现在被黎家人安顿到什么地方去了。”
  城羽沉默了,安顿?这是最好的说法了吧?说不定这个人不久后也会人间蒸发了。
  回想起老头子先前给他看的那叠调查陈小雅背景的资料,城羽总觉得心里像堵了什么一样,很不舒服。
  资料上说陈小雅的爸爸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遗传性的,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陈小雅的妈妈会抛弃他们跟着那个地质检测员跑了。有谁能一辈子对着两个精神异常的人过日子?他一直都觉得陈小雅在整件事情里是无辜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岛上那么久,他都极力容忍陈小雅那些匪夷所思的行为。
  又有谁能想到那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会有精神疾病?城羽对这类病症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据咨询过的医生解释,可能是精神分裂症。他从来没有带陈小雅去看过医生,更不原意告诉老头子,他怕陈小雅就此被关在精神病院,他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会是比死更痛不欲生的生活。
  但他错了,真的错了。早在收到陈小雅给他礼物的时候他就应该给她找个医生!而不是一拖再拖,等到一切无法挽回。
  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第一次拆开陈小雅送的东西时的心情。那是一个好看的玻璃瓶子,上面有个软木塞。可是好看的瓶子里装的东西却不堪入目,那是一瓶红得发黑的液体,在阳光下透着骇人的色泽。
  在他终于领悟到那是一瓶鲜血的时候他当时真的慌乱了,他不知道是动物的还是人类的,直到后来陈小雅陆续送来更多的瓶子,而他也看到了她手臂静脉处的针孔和伤痕。那些伤痕很粗糙,一看就知道不是专业人员抽血的痕迹。
  陈小雅竟然一直在抽自己的血出来送给他!她竟然真的相信了那些吸血鬼的传言,而且坚信他就是那个吸血鬼,期望他能有一天咬了她之后让她也变成吸血鬼,做他的新娘。
  这些事情老刘都看在眼里,曾经很多次劝他应该送她就医。但城羽真的不忍心,自己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开始尝试沟通。谈过很多次,有时候她似乎恍然大悟了,但过不了几天又会给他送那些装血的瓶子来,哭着嚷着要他不要离开。最后他选择冷淡面对陈小雅,以为这样可以让她清醒些,但没想到起到了反效果,最后在他家门口留下了那张字条。
  这让城羽又想到了杨雨澄,不知道她现在还好不好?他没办法跟她联络,那个小破岛上什么先进的东西都没有,而给她的那支手机也在他离岛后没多久被老头子停机了。那个小姑娘一定吓坏了吧?没有人会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再见到她,明明说了过几天就回去找她,看来这个无法兑现的诺言了。
  “老刘……”城羽又轻轻唤了声,依然闭着眼睛,老刘再次应了之后,他问,“如果我现在去那边给暴狼打个电话,你会阻止我吗?”说完睁开眼,转头看着老刘,表情是认真的。
  老刘听了愣了一下,随即沉默,没有立刻回答。最后他伸手从一旁的随身行李中摸出了一小把硬币交给城羽,知道他身无分文。“这个您用得上。”
  老刘不像城羽,手机什么的全被没收,说是到了美国自然会给他准备。但是用老刘的手机打的话会被老爷子知道城羽找过暴狼,自然不合适。
  城羽接过硬币,点点头,便往一旁的公用电话走去。
  拨通后暴狼一看是陌生号码,没有立刻接起来,直道快要跳转到自动录音回答之前才按下通话建。
  “喂?”暴狼的声音有些不耐。
  “是我。”城羽回答得简洁,丝毫没有被暴狼的态度影响。
  一听是城羽的声音,暴狼原有的那些不耐烦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连忙关切地问:“城羽!你现在在哪里?这是什么电话?我听说之前你从岛上搬出来了?”一连几个问题,话语中的焦急显而易见。
  城羽倒是不疾不徐,挨个回答:“我在机场,用的公用电话。我离开岛上已经好多天了,现在要去美国。”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