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3. 国外的生活

June 10, 2017

 

  “什么?”暴狼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感到很震惊,“怎么突然就要出国?我听说好像岛上出了人命?”
  城羽很意外暴狼竟然知道陈小雅的事情,按照通常的处理方式,程家和黎家都不会让这样的消息走漏出去。看来暴狼现在的消息渠道越来越广了。
  “这事情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说,等我到了美国安定下来之后,我会再联系你。我今天打给你主要是想拜托你一件事。”说到这里的时候登机的广播已经响了,远处的老刘也对他比了比登机口。城羽也不打算绕圈子了,直截了当地说:“我没时间解释了,不过我想请你帮我留意,顺便保护杨雨澄,我想你知道她是谁。我走了之后岛上的戒备自然不会再那么森严了,有机会你就帮我去看看。”
  对面的暴狼沉默不作声,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广播里又喊了一次头等舱的客人去登机。
  “所以你打给我就是想让我帮你看好那个女的?”语气有点冷,但城羽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确定他这是乐意还是要拒绝。
  “我也只有你可以拜托这件事了。”难得城羽说得如此诚恳。
  暴狼又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回答说:“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到了那里尽快和我联络。”
  “谢谢。”城羽感觉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相信只要暴狼答应下来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尽力。
  然而另一边的暴狼却是完全不同的心态。从未跟他道过谢的城羽竟然破天荒地跟他说“谢谢”?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个叫杨雨澄的女人,那个女人竟然可以让一向高傲冷漠的城羽去求别人!
  这个想法让暴狼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他花了那么多年想去栽培起来的人,如今竟然只为一个毫不相干,毫无利用价值,甚至还可能随时扯他后腿的女人而动容,学会了妥协。
  挂了电话,暴狼一把就丢了手上的手机泄愤,很想现在就冲到岛上去让那个叫杨雨澄的女人从此从人间消失。奈何他已经答应了城羽的事情,他就必须做到。
  城羽在老刘的陪同下上了飞机,起飞前他轻轻叹了口气。
  小村姑,再见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看见你喜欢的彩虹的颜色。
  来接机的是两个男人,都是金发碧眼的老外。一个是负责保全工作的,另一个是关照他们在美国的饮食起居的。
  程老爷子在学校附近买下了一栋小别墅,不是什么特别豪华的,纯粹为了方便,走路十分钟内就可以到教室里。房子买下后稍微装修了一下,所有的地毯换成了木质地板,刷了墙壁,一些老旧的橱柜等也都一并更新。
  房子有五个房间,楼下两个,是那个保镖和另一个负责家事的女佣。楼上三个,其中一间是主卧室,给城羽住,另外两间分别是书房和老刘的卧室。说实话这样一个房子住四个人对有钱人家的少爷来说,稍嫌小了一点,但城羽从来不当自己是什么大少爷,有自己的房间和空间就很不错了。
  一到美国他们就给了城羽一个新手机,准备了平板电脑和笔记本,都是上学必备的东西。
  美国的校园生活和国内的还是大不相同的,更不用说像这种名牌大学,历史悠久,但设施却先进且完善。学校的课程都是程老爷子让人安排好了的,由不得城羽自己选择,他要做的就是遵照老爷子的意思天天过三点一线的生活:学校,家,健身房。
  课程那些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就是语言方面稍微有些跟不上,毕竟在国内学校里再怎么学也不过是一些课本知识,真的要把英文当作日常用语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期。为此他们还特别请来了老师一对一教学,没花上半年时间,城羽的英文程度已经足够他交谈自如了。
  在国外不比在国内,更何况又是这么一所顶级学校,里面的有钱孩子多得去了,自然是不能太过招摇。但有过追杀事件让程老爷子很不放心,为了保护他的安全,那个保全人员也伪装成旁听的学生,和城羽形影不离。也正因为如此,城羽的生活相当不自由,就连吃饭上厕所也都有人候在一旁。
  程老爷子是同意了城羽在离开前提出的要求的,因为每个月他都能收到老爷子让人发过来的邮件,里面会附上杨雨澄的一些生活照,随后逐渐增加了一些名医的资料,还有杨雨澄的病例。老爷子这是在告诉他,只要他在美国听话,那杨雨澄就能安然无恙。
  其中一封邮件里,老爷子让人带了一句话。
  “去关心在乎一个没有用的人,最后还要因她而受制于人。你觉得这样的生意合算吗?”
  城羽根本没兴趣回复,直接删掉了邮件。
  也就在差不多半年之后,他收到了第一封杨雨澄住院接受治疗后的照片和资料。老头子如约找了一个权威医生主治,按照诊断结果,治疗计划约摸会长达一年半至两年,全看杨雨澄术后的自身恢复状况。
  两年吗?看来至少在这两年内他的小村姑是安全的,而他也必须守信读好自己的书。
  但是城羽从来都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商人?所以他正琢磨着怎么才能获得更确切的信息。
  “孙少爷。”老刘在门口敲了敲原本就开着的门,打断了城羽的思绪。
  城羽转过身看向老刘,见他手上拿了一叠纸,表情还很严肃,忍不住蹙眉。该不会是杨雨澄手术出什么事了吧?
  老刘走进书房,叹了口气,说:“刚刚本家来消息,说陈小雅的爸爸去世了。”
  城羽一愣,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消息。
  “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晚上,在他们岛上的家里发现的。”
  “岛上?他不是搬走了吗?怎么会又回去岛上?怎么死的?”
  “这我也不太清楚,但验尸结果说是自杀。”
  自杀?这更匪夷所思了啊,好好的一个人,死了女儿,搬走了之后还特地回到老房子里去自杀?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