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18. 爷爷的苦心

June 11, 2017

 

  在他开始第三年的实习的时候,程老爷子终于让他参与了一个小型的商业聚会,都是一些跨国企业的管理人员在美国聚头,其中就有裴劭宏的出席。
  那可以算得上是城羽第一次看到裴劭宏,虽然两人一句话都没说过。那天城羽到的比较晚,入场的时候主办人已经至过词。知道城羽的人不多,他只是以一个小助理的身份陪同程氏的高管应邀。但裴劭宏知道他。
  裴劭宏对城羽的了解也是一个偶然。那天晚上他正开车回家,一部超速行驶的摩托车从他旁边呼啸而过,最后在前面的码头边停下。骑车的年轻人摘下安全帽,旁边就迎上了一个老人。其实裴劭宏绝对是看到了那个老人的面孔才对那个年轻人起了兴趣。程氏大家庭里的大管家,稍微明白一点的人对那张脸都不陌生,在程家他有不可动摇的地位。而这么有地位的老人却对着一个毛头小子毕恭毕敬,那这个孩子必须是在程家有相当的地位。
  这个孩子会是谁?
  那时候程家对城羽的事情只是不宣扬,并没有做到那种销毁背景资料什么的,所以有心去查还是能找到一点相关的消息。至少裴劭宏当时就认定,那孩子应该是程家的私生子,即便那孩子姓薛。也就是说程家并不如外界传扬的那样死了第二代就没了后人,程家迟早落入那孙小姐的夫家手中。
  如今再见城羽,裴劭宏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很明显,说说是作为助理出席的城羽站在那个主管身边显得太过耀目抢眼,那个主管相当在意城羽的表情和言行,很难让人不去猜测他们之间到底谁才是老板。而且听他们介绍的时候那孩子的名字已经改成了程羽,更证实了裴劭宏那个私生子的猜测。
  也只是仅仅见了那么两次,裴劭宏当时就直觉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是程氏的顶梁柱,程氏如果交到他手上只会比现在更好。
  城羽和裴劭宏的所想的事情完全不同,早在刚入场的时候身边的那个程氏高管就已经悄悄告诉过他站在那里的就是裴劭宏。城羽不过就是匆匆扫了一眼,把对方的脸和报纸杂志上的对号入座了,更没有兴趣上前攀谈。
  只不过是这么匆匆一瞥,城羽也没想到之后那个让程氏不知如何是好的男人竟然退出了商业界,跑去经营一家画馆。当时很多人都感叹大材小用了,但城羽倒是很羡慕裴劭宏的自由洒脱,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留恋,更没有拘束。
  就在城羽即将完成学业的时候,他已经基本肯定程老爷子早就没了杨雨澄的消息,那个小姑娘竟然在程家人的眼皮底下逃跑了!还消失得无影无踪。城羽不相信杨雨澄会离开那个城市,所以坚持让暴狼在市内寻找,却始终一无所获。
  可能是看出城羽私底下的行动,虽然没有人戳破,但程老爷子知道城羽已经猜到杨雨澄的事情,之所以不提还依旧听话,是因为双方谁都没有先找到杨雨澄。真正拥有主导权的那一方必须是先找到那个小姑娘的一方。
  这几年说实话程老爷子为了城羽的事情是煞费苦心,好不容易把生意范围扩展至全国,又要准备进军国际。长年的疲劳让老人的身体有所不支,加上年轻时拼搏留下的胃病,终究恶化成了癌症。
  “程老试试化疗吧,现在也只是二期,还是有可能控制的。”医生一边看着病历,一边游说坐在病床上的老人。
  程老爷子没有多作考虑,直接回答说:“不用了,你给我用药物控制就好。”他不能接受化疗,这个时候如果传出去说他得了绝症绝对是极大的负面新闻,公司会蒙受相当大的损失。
  医生知道再劝也是一样,只能摇着头出去。待他出去后程老爷子问一旁的西装男:“我让你们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件事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年,但当时被雇佣的那几个杀手还是在邻市找到了。很遗憾,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那事情应该就是孙小姐和少夫人指使的。”
  程老爷子抿着嘴皱着眉,栖放在身边的手已经紧握成拳。“从今天起,不准再在我面前用上孙小姐和少夫人这两个称呼。还有,打电话给张律师,要他现在就过来。”
  张律师是程氏多年来的御用律师,主管一切大小法律事务,包括程老爷子之前写下的遗书。
  一接到电话张律师就匆匆赶来了,其实他已经料想到老爷子找他来的目的。
  “张律师,我要在之前的遗嘱上作个补充。”程老爷子顿了顿,继续说,“我离世后,程家的所有财产只得程羽继承,如果在他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发生任何意外,那程家的财产就此成立程氏基金,专门培养年轻的企业家。记住,这份补充遗嘱只有在确认程羽坐稳了我这个位置之后才能给他。”
  张律师从来不会过问理由,只是非常尽职地记录程老爷子的嘱托。有钱人家就是如此,各种勾心斗角,乐此不疲。老爷子这样的遗嘱算得上是相当刻薄了,从此程家唯一的受益人也只会是程羽以及程羽的子嗣。但同样的,是不是愿意接受并且好好利用这份遗嘱那也是程羽的选择。
  其实程老爷子不放心的还有很多,他本来也相信那对被他排除在外的母女没那么大本事可以威胁到城羽,但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拖不了几年。他不知道在那之后城羽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他必须在那之前想到牵制那小子的办法,这样他就算死了,程氏依然能正常运作,永垂不朽。
  “我生病的事情现在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程羽和老刘,谁都不准走漏风声!”交待完最后一句之后,程老爷子让病房内的人都出去,自己闭目靠在床上。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对策,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去约束那个野性十足的小子。
  其实在程老爷子去福利院之前并没有对薛城羽抱有太高的期望,不就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生下的野种吗?他让人查过,这孩子没上过学,整天就跟一群小混混偷偷抢抢。如果不是自己儿子醉酒驾车出了意外,他是绝然不可能把薛城羽带回程家的。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