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0. 母子的重逢

June 11, 2017

 

  戒毒所管理人员很快出来相迎,就算不知道来人是谁,光看这车和里面的人的衣着打扮,就知道不可以怠慢。
  “我找薛安玲。”没有任何客气的招呼,城羽直接道明来意。
  那个所长眯着小眼睛,语气里有不确定,问:“薛安玲?”
  旁边的小跟班连忙凑上前去,低声说:“就是上个礼拜进来的那个女的,因为不配合被送到西栋强制隔离了。”
  “哦哦哦!”所长立刻笑着又转向城羽,语气里都是巴结的意味,“不知道两位和薛安玲是什么关系呢?”
  戴着墨镜城羽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情的变化,一旁的老刘给司机兼保镖的西装男使了个眼色,西装男立刻会意,转身回到车上。不一会儿他回来了,手上多了个信封。
  老刘很淡然地对所长说:“请安排我们见一见薛女士,至于其它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说完就让西装男把那个信封交给了那个小眼睛大肚皮的所长。所长犹豫了一下,笑着接下了,捏了捏信封确定厚度,随后笑盈盈地说:“跟我来跟我来。”
  城羽一行人被领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桌子和椅子,另一边的墙上有另一扇门。这样的设计和探监很相似。城羽落座在桌边的椅子上,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谁都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老刘默默站在一旁,现在说什么都是不适合的。
  不一会儿另一边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女人穿着一套青色布制衣裤跟在一个女管理员身后走了进来。城羽缓缓抬起头,眼光也落在了女人的脸上。那一瞬间记忆里已经模糊了的模样立刻被重组构建,清晰无比。
  薛安玲因为长期吸毒,身形单薄瘦弱,脸色苍白,两个眼窝深深凹陷进去。她双眼愣愣地看着前面,任由那个管理员推走着到桌前。
  站在桌前好半晌,她终于低下头直视桌子另一边的城羽。薛安玲眯着眼睛歪着头,似乎在思考分析着什么。突然她那凹陷的双眼死死地瞪大,张开嘴发出刺耳的尖叫,一只手更是指着城羽的鼻尖。
  “你!是你!就是你这个绝情绝义的混蛋!当初你甜言蜜语勾搭我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啊!你连你亲生儿子都不要!”说着就隔着桌子扑向城羽,死抓着城羽的领口又捶又打。
  城羽没有避开,更没有推开她,只是站在那里任由她打。旁边的人意图上来拉走薛安玲,但却被城羽出手阻止了,没有人敢再上前。
  “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要一个人养个孩子!你说你一分钱都不给我,我凭什么要给你养孩子!你说我大个肚子生那么个小孩出来有什么用!”
  眼看薛安玲越闹越凶,老刘立刻吩咐保镖把她拉开,旁边的管理人员也上前帮忙。被拉开的薛安玲还是发了疯一样的甩着脑袋,嘴里重复着“有什么用”。城羽始终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丝毫表情。
  “真是抱歉,她吸毒过量已经损害了脑部,常常会这样胡言乱语的。”管理人怎么看也不觉得城羽这么个年轻人会让一个中年女人怀孕,自然是当薛安玲又在发疯。
  “吸毒?”薛安玲一听到这两个字立刻换了表情,仿佛刚刚那些嘶喊都没发生过一样,原先那无神的眼睛突然就充满光彩,拉着管理员说,“给我来一针吧?就一针?啊?”
  知道薛安玲已经情绪失控,管理人员不可不强行将她带出房间。铁门砰地关上后,城羽依然能听到远处讨毒品的叫喊声。
  “孙少爷……”老刘站在一旁,无法揣测小主人的心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
  城羽垂下眼睑,整了整被拉乱的衣服,抬头转向老刘说:“走吧,我们回去了。”
  老刘看着城羽,犹豫了一下后,只能点头说是。离开房间,外面还等着那个收了钱的所长。既然收下钱了他自然不敢再多八卦些什么,只能一边陪他们往外走,一边侃侃说起薛安玲的事情。
  “今天真是太抱歉了,不知道有没有弄伤你们?不过她进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是在一个小酒吧里吸毒被抓个现行。估摸着毒龄都能有个四、五年了吧。像她这个样子是肯定是不可能复原了,就算毒瘾被强制戒了,损伤的脑袋是好不了的了,一辈子大概就这么疯疯癫癫了吧。”
  所长不知道城羽是谁,更不知道城羽和薛安玲的关系,估计是怎么也没料想到是母与子吧,所以也就口没遮拦了些。
  城羽没搭话,应该说自从进了这个戒毒所,他就基本没开过口,表情也是始终如一。
  老刘知道再由着这个所长继续说下去就不知道会冒出什么尴尬的话题来,所以连忙先行扯开话题。
  “所长不用陪同了,我们自己出去就好,非常感谢今天的方便,将来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还一定再来麻烦你。”
  “哎哟!麻烦什么!不麻烦不麻烦!那你们走好,下次有时间再来!”这所长眯着小眼睛套近乎,说得好像串门一样。
  城羽三人没再多跟他罗嗦,离开了戒毒所。上车后西装男发动了车子,等老刘或者城羽指示去向。
  “孙少爷有想去的地方吗?”老刘知道现在城羽估计是不想回本家的。
  城羽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说:“去码头那里吧。”
  这个城市的码头很多,但老刘知道城羽说的是哪一个,转头告知西装男具体位置。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车内播着很轻的古典钢琴曲,轻到几乎被外面的风声遮掩。
  到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城羽下车后径自往沙滩上走,老刘示意西装男在车里等候,自己则跟在小主人身后。
  这个时候的海滩让城羽觉得很怀念,那是一种从心底里滋长出来的幸福感和充实感。这个沙滩上有他和杨雨澄的回忆。
  在去戒毒所之前,城羽还是很迷茫的,他不知道自己去见母亲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也不知道见到之后又会怎么样。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