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1. 各人的价值

June 11, 2017

 

  问她当初为什么一走了之?还是问为什么会生下他?其实都不是,这些都不是城羽所关心的问题。只有当看到了多年不见的妈妈,城羽才知道,他最想问的问题是: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而我是不是爱你?
  关于爱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他很多年,在遇到杨雨澄之前他没去深思过,但那之后他常常自问,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爱?小的时候妈妈没有教过他,更没有让他体验过这样的感情,在之后的福利院以及程家他所学到的也不过是人情世故那些世俗的东西。
  当看到妈妈从那扇门里走出来,站在桌前看着自己,城羽竟然没有一丝激动。她根本就不记得他是谁,甚至误认为他是拒绝他们母子的父亲。很好笑不是吗?因为妈妈的每一句对父亲的指控都是他害苦了她,而不是城羽,在妈妈眼里,他始终是一个没用的棋子,所以在他十岁那年终于不再忍受,彻底丢弃了他。
  城羽觉得很庆幸,真的很庆幸自己今天去看了妈妈,因为心底最深处的那个问号终于被解答了。
  他不爱他妈妈,在看到妈妈发疯似的捶打谩骂自己的时候,他的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波澜,他甚至阻止旁边的人拉开她,为的只是能确定这种感觉的真实性。
  妈妈?果然就只是个称呼罢了。
  “比起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人,有时候我觉得你反而更像我父亲,又或是祖父。”城羽没有转身,话却明显是对身后的老刘说的。
  老刘一惊,没想到小主人会突然这么说,结果他酝酿了许久的安慰说辞一句都派不上用场了。“孙少爷这么说实在是让老头子我受宠若惊。不过孙少爷也不需这么觉得,老爷也好,您母亲也罢,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切断不了的。或许每个人价值观不同,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但那不能就此否定血缘关系。孙少爷有自己重视以及追求的东西,老头子我也只是尽力帮助您完成。”
  “你对我的了解和关心比他们多太多了,在他们眼里我不过就是一件物品。”说这话的时候城羽竟然完全没有情绪,仿佛在陈述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家庭琐事。
  “其实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原本就是互利互惠才在一起。你不要觉得我说得太现实,我对您和老爷好,也是因为你们对我好,这何尝不算是一种互惠互利呢?只不过世人把这种关系说得更好听了一些。如果不是因为血缘关系,您母亲大可在意识到不能靠您换取任何利益的时候抛弃您,可她还是把您带大,即便最后她选择了离开。如果不是因为血缘,老爷子也不可能允许您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的底线,又一次次为您降低底线。我明白孙少爷您的心思,您不喜欢老爷曾经说过的人只分有用的和没用的,但很多时候确实是这样没错,试问一个不能带给您任何益处的人又有什么深交的意义呢?”
  城羽并不能完全接受老刘的这番话,蹙着眉反问:“所以你也觉得我不该跟我那些朋友来往吗,不该去找杨雨澄吗?”
  老刘笑了笑,依然和煦:“价值观不同自然对有用的定义不同。老爷注重的是生意,那雨澄小姐对他来说当然没用。但老头子我觉得孙少爷需要的是人情味儿,所以我觉得雨澄小姐很好,能帮助您理解很多从我,老爷,还有您母亲那里无法明白的事情。”
  无法明白的事情?城羽猜想老刘说的应该是所谓的“爱”吧?
  “你真的很了解我。”说着城羽转头,朝身后的老刘撇了撇嘴角。他很高兴老刘能在杨雨澄的事情上表明态度以及对自己的支持。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错过吃饭的时间老爷又该不高兴了。”守旧如程老爷子,相当重视每天的晚餐,作为他唯一的亲人,城羽必须到场,除非是工作上的需要。那不是什么一家和睦地享用晚餐,纯粹就是一个家规。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过了开饭的时间,程老爷子端坐在餐桌前,没有动筷子。老爷子不爱西餐,就连桌子也是买的红木古董大圆桌,桌子中间摆满了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
  再迟钝的人也知道老爷子现在心情很差,但城羽却不以为然地走到餐桌边坐下,一旁的女佣立刻给两人端上热汤。老爷子拿起汤勺喝了一口后放下,城羽没什么食欲,只喝了放在一旁的水。
  “去戒毒所了?”程老爷子没有抬头,继续吃着饭菜。
  城羽一点也不意外,好像就是在等他问一样,立刻“嗯”了一声应付,手上拿着汤勺有意无意搅拌着。
  “见到她了?有什么收获。”老爷子还是问得随意,完全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
  “这种事情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又何必问。”城羽一点也不在乎挑起老爷子的怒气。
  “哦?你也知道是没意义的?”说着放下手上的碗筷,直视对面的城羽,“去见她你能得到什么?她不过是生下你而已,根本帮不了你什么。更何况,你现在的身份是程家的继承人,虽然我还没有正式对外宣布,但你现在的所有行为都会代表程家!如果别人知道程家继承人跑去戒毒所,之后还知道你是那个女人生的,你要别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怎么看我们程家?你要知道你的任何一举一动都有可能造成程家成千上万的损失。”
  程老爷子说得越多,城羽拿着勺子的手的关节就越发泛白,到最后干脆用力放下勺子,还溅出了一些汤。
  老刘站在一旁看情况不妙,连忙插嘴说:“孙少爷是觉得汤不好吗?要不要吃点别的?”
  城羽深吸一口气,回答说:“不用了,汤很好,但我现在吃不下,我先上去了。”说完也不顾对面的程老爷子是什么表情,直接起身准备走人。
  程老爷子并没有斥责,一反常态,冷静地开口说:“周末我要你跟我一起去见一个人。”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不必作别的安排了。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