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羽22. 傲气的小姐

June 11, 2017

 

  城羽顿了顿脚步,但很快又迈步离开餐厅。答不答应有意义吗?刚那个是命令,不是询问。
  回到房间,城羽拨通暴狼的电话。
  “还没有消息吗?杨雨澄。”他真的迫不及待想要立刻找到她,一天找不到他就一天不敢轻举妄动,最主要的是他真的很想见她,突然很想念那年两人纹身的那个夜晚。她就那样睡着,直到破晓,他真的好想念她睁眼看他的那一瞬间。他希望以后的每一个早上,她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都是他。
  爱情吗?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霸道,会想占有,更看不得对方受一点点伤害。所以他必须找到她,确定她是安全的。
  “很抱歉,还没有。就连她父母都好几年没有见过她了。”暴狼顿了一下,见城羽没回答,又接着问,“你今天去看你妈妈了吧?”
  城羽哼笑一声,回答:“用不着一个下午,全世界都知道我的行踪了啊。”
  听得出他口气中的不悦,暴狼连忙解释:“只是我底下的人给我汇报她的状况,我让他们关照她,免得在里面有不好的待遇。”
  “你可以不必这么做,我是她儿子我都没有做的事情,你不需要去做。”城羽显得充满攻击性。
  “就因为你没有做,我才帮你去做,我不想你在很多年之后后悔。”暴狼回答得很快很坚定。
  城羽沉默了,他不是一个会去迁怒别人的人。暴狼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对他是不公平的。
  好半晌,城羽才说:“抱歉,最近事情很多,我先不跟你说了。她的事情……多谢了。”
  “不用介意,有什么事情我再跟你联络。”
  挂了电话城羽躺在床上,不知怎么的,心里明明没什么波动,眼泪却从眼角滑了下来。
  呵呵……他原来一直都活在别人的世界中,但他的世界里,就只有杨雨澄。
  现实永远不会给他太多时间去感叹自己的命运,老头子周末的安排显然又是另一个锁住他的局。
  那是和黎家的饭局,城羽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正式和他们家打过照面,如此认真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这还是第一次,让他不得不揣摩两家人的用意。从进入这个酒店包房开始他除了打招呼他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坐在一旁静观其变。
  “程老倒是把这个孙子藏得够牢,就连我们都只见过照片而已啊。”黎太太的笑容一点都不诚心,过浓的妆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在掩饰年龄的痕迹。
  “哪里,也不就是这孩子贪玩,跑去国外读书就不想回来,这不才刚回来没多久,还在熟悉公司业务。”程老爷子兵来将挡,一点也不在乎对方的口气。
  “程羽是吗?真是一表人材,还习惯国内的生活吗?”这次黎太太干脆转向城羽。
  城羽望着眼前这个相貌酷似陈小雅,只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有些发愣。如果陈小雅没死,那过个十几二十年后也会是这样一张面孔吧?
  见城羽不回答,黎太太有些尴尬,笑问:“怎么,是我有什么不妥吗?”说着还整了整头发,拉了拉衣服。
  城羽收回眼光,勾了勾嘴角,却没有笑意,淡淡地回答:“抱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老朋友。”
  黎太太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僵了僵,但随即又扬起她那抹违心的笑容说:“那还真是巧合。对了,你爷爷跟你说了今天的事情了吧?我们瑞兮等一下就来了,这丫头也真是的,都提醒她不要迟到了。哎,女孩子爱漂亮爱打扮,不弄到十全十美不出门啊。”
  她女儿?城羽听暴狼提过,觉得没什么在意的必要就没细问过。但他看过那个叫黎瑞兮的女孩的照片,跟死去的陈小雅简直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细看还真分不出来,而这两个女孩显然都是遗传了母亲的外貌。第一次看到黎瑞兮照片的时候城羽还真的吓一跳,明明不是同父,却如此相似,仿似双胞胎。
  被黎太太这么一说,城羽似乎能猜出今天这个饭局的意思了,带两个孩子出来见面还能干什么?不就是相亲。
  想着他斜眼瞟了瞟一旁的程老爷子,老头子脸上依然笑着,根本不紧张城羽是不是会在下一秒起身走人,显然料定了城羽不会。
  看来老头子和黎家这几年的合作很是愉快啊,否则又怎么会要利用婚姻来固筑这个合作关系。城羽装作不明白,继续观望状况。
  这时候雕花木门被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男服务生,低头向包房里伸出一只手,说:“黎小姐请。”
  紧接着还没见人,就听到一阵高跟鞋的踢踏声,很快,门口出现了一个留着栗色长发的,身穿短裙的女孩子。本来并不丑的脸被化妆品覆盖,绝对不比她妈妈用得少。黎达小姐走进包房的同时,也卷进来一股偏甜的香水味。城羽闻了微微皱了皱眉,他相当厌恶这样的味道。
  “妈,爸怎么没来?”女孩进来看都不看那些不认识的人,就只跟自己妈妈说话,那种傲慢且目空一切的态度让人恼火,但程老爷子和城羽都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
  黎太太显然并不介意女儿的态度,笑着责备:“你看你这个孩子,看到程爷爷怎么不打招呼呢?”
  黎瑞兮这才转向另外两人的方向,看到城羽的时候愣了一下,眼中有掩饰不了的惊艳,但很快又换上那张高傲的面孔。
  “哦,就是那个一直让爸帮忙的吗?”她这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一说瞬间就改变了气氛。程老爷子脸上的笑意浅了,黎太太瞬间尴尬,城羽则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是吗?原来你爸妈常有提起我吗?”程老爷子不动声色地问,问完后还看了看一旁的黎太太。
  黎太太连忙赔笑,两家的关系一直微妙,不适合任何一方翻脸。“现在的孩子真是乱说话,明明都不懂她爸爸工作的事情还胡说。还不跟程爷爷道歉,还有这位就是程爷爷的孙子,程羽。”

Tag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November 3, 2017

October 3, 2017

September 18,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17, 2017

September 4, 2017

Please reload

RECENT BLOG

Please reload

© Copyright 2017 KAWIRIDLE-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Designed by: KK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Pinterest Icon
  • Black Twitter Icon
  • 3bba5a_e35ff74cbce34fbf97e5fb90eba4a0f3